插五星旗是言論自由?你知道德國為什麼發展出「防衛性民主」嗎?

插五星旗是言論自由?你知道德國為什麼發展出「防衛性民主」嗎?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民主是我們的最高價值,那我們就應該用憲法的民主原則來排除他們參與政治的權利,而不是一昧地強調所有人都有參政權、所有意見都享有言論自由,這些未經思考、不了解民主脆弱的語言,最容易被有心人士用來傷害民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監察委員陳師孟建議行政院可依《國安法》來禁插五星旗,不意外又引起一堆反彈聲浪,如果這些都是威權支持者就算了,但更慘的是,有些相信民主價值的人也在說這是侵犯言論自由,應該要保護那些舉五星旗的人的主張跟權利。

不懂的事情真的不要講,否則一步步把自己賣了都不知道。

要拿言論自由說嘴前,請先記得,民主是言論自由的前提,唯有民主政體的人民才能擁有較完整的言論自由。而民主政體並不是多數人想怎樣就怎樣,民主也有一定的範圍,幾乎民主各國都有的最明顯限制就是如中華民國憲法第一條規定的「民主共和國原則」,也就是施行民主的第一個原則就是,無論如何,都必須維持民主政體。

在兩岸關係上,任何人都知道所謂的一國兩制是不可能的,看看西藏(圖博)、新疆(東突厥斯坦)跟香港,當你成為中國的一部分,就是要接受獨裁跟威權、就是不可能擁有民主。因此,基於民主共和國原則,主張統一的政治人物、政黨或是公投題目,根本不能是這個政體下的選項,因為一旦選擇他們、接受了統一,我們就無法維持民主政體。

AP_17349293994921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這不是單純的「就算投票我們也不會輸」、「正義、真理、民主必勝」,不是這樣的,如果民主價值是我們共同相信、不能動搖的最高價值,那會撼動民主的人、黨或公投,就根本不能是投票的選項,這樣才是真正保護民主的底線。

這也是德國在經歷納粹黨的希特勒,透由民主掌權而成為獨裁政體,進而發動二次大戰的慘痛教訓後,衍生出來的「防衛性民主」概念,再給德國人一次機會的話,希特勒連選舉資格都不會有。

德國憲法法庭在2017年有過類似的判例,德國聯邦參議院申請對「德意志國家民主黨」宣告違憲解散,因為該黨的各項活動及倡議,如:拒絕非德意志族群參與、要求廢除代議政治、公開宣示對納粹領導人物的認同等等,都再再顯示出該黨對自由民主基本秩序的不尊重。

根據〈德國聯邦基本法第21條第2項〉:「政黨依其目的及其黨員之行為,意圖損害或廢除自由、民主之基本秩序或意圖危害德意志聯邦共和國之存在者,為違憲。」德國憲法法庭受理了這項申請。不過,他們最終判決該黨無須解散,但不是因為破壞民主不用懲罰,相反的,法院譴責了這個政黨,只是因為法律上「意圖」這個要件上不成立才宣布無須解散。

AP672940301425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在法院的新聞稿上指出,受理廢除一個政黨的申請,並不是要禁止特定觀點或意識型態,而是這個政黨確實以實際行動威脅到自由民主基本秩序。德意志國家民主黨的確追求廢除民主,但沒有指標顯示該政黨有機會成功(在聯邦議會709席中,他們沒有拿到任何席次),從而也沒有辦法主張它有構成憲法上違憲政黨的「意圖」這一要件。

簡單來說,就是法庭認為這個黨是傷害民主的,如果付諸實行的話絕對是違憲,但這個黨太弱了,根本沒有辦法對民主造成威脅,因此它更像是個體的、可以被保障的言論,而不像是集體的、需要被禁止的行為。

透過以上例子我們可以知道,民主並不是漫無邊際的,民主的邊緣就是民主本身,當有人或政黨確實傷害了民主、甚至有可能推翻民主時,他(們)傷害民主的行為舉止跟言論,就不再受到民主之下平等參政權的保護。

就像是讓殺人犯坐牢一樣,我們並不是剝奪他們所有的公民權利,而是如果民主如同生命一樣,是這個社會共同相信的基本價值的話,那當這個價值被傷害,就要有相對應的處置方式,絕不是毫無限制地保護他們的權利。如同,你不能主張人都應該享有人身自由,就說殺人放火都不用關,民主也是,你不能主張人都享有參政權跟言論自由,所以就可以藉此任意傷害民主。

回到台灣,有可能傷害甚至顛覆民主的途徑就是兩岸統一,所以當某個政治人物或政黨把人民往統一的方向帶去時,我們都應該有所警覺,只是通常他們都把話講得很模糊。

以國民黨為例,雖然在2015年把九二共識、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納入黨綱,但除了洪秀柱等少數人敢直接說「一中同表」(也就是兩岸同屬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多數國民黨依然喊著虛偽的「一中各表」,即使連他們自己都知道,中華民國根本不可能去統一對岸成為那個「一中」。

RTS1CEPM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所謂九二共識,無論各表或是同表,都是對中國下跪投降的意思,但透過這樣模糊的話術,就會造成判定是否「意圖統一、違反民主原則」的困難。

這是一個從紅到藍的光譜,也許對馬英九、吳敦義、韓國瑜等人會有判定困難,他們雖然跟中國親近,但你較難有確切證據證明他們是在促統還是用了錯誤的方式拚經濟;可是,最紅的如同新黨、洪秀柱、統促黨、愛國同心會,還有那些大搖大擺拿著五星旗在台灣搖的,擺明了就是要利用民主自由讓台灣納入中華人民共和國版圖。

如果民主是我們的最高價值,那我們就應該用憲法的民主原則來排除他們參與政治的權利,而不是一昧地強調所有人都有參政權、所有意見都享有言論自由,這些未經思考、不了解民主脆弱的語言,最容易被有心人士用來傷害民主。

你可以讓民主之下的人民選擇藍綠,那是因為藍的不好,下次你可以換綠的,這就是民主的可貴;但你可以讓人民選擇統獨嗎?難道當你發現統一不好時,你還有辦法選擇獨立嗎?不,你沒有辦法,跟中國統一是沒有回頭路的,屆時,我們已經萬劫不復、哭叫無人。

所以不要再傻了,不要再膠了,你我也許有不同的政治立場,但民主自由是我們共同的價值,「人民有主張統一的自由」這種話就是有毒。那是支持反民主、支持重返威權的人在喊的,不是你我該喊的。

在意民主價值的我們,需要更團結去支持現在的政府,讓他們放手對抗中國勢力、保護台灣人珍貴的自由。而不是因為我們的無知,讓政府像現在這樣裡外不是人、吃力不討好、想保護民主卻被說成傷害民主,而真正傷害民主的人卻逍遙自在,輕輕鬆鬆地一步步把船往中國划去。

本文由林艾德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林艾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