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缺反省與批判意識的單向度台灣,「價值的失落與揚棄」就是主要症候

欠缺反省與批判意識的單向度台灣,「價值的失落與揚棄」就是主要症候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關注政治」是40歲男人無能的象徵,這樣「政治零分、經濟一百分」的政治明碼,好像賺大錢愛護家庭維持秩序才是這個世代的新典範,若要點破,其實就是試圖弱化台灣民主政治的價值高度,

先前我自己以「單向度的社會」作為標題,在媒體專欄中描述當下台灣的社會氛圍。深入觀察,「價值的失落與揚棄」是單向度社會主要的症候,欠缺反省與批判意識、沈溺虛假的經濟發展論、為反而反的虛無主義都是主要的表現形式。在進入評論的主題前,還是先分享一下這個現象的社會情境。

日前有個作家提出「男人過40對政治狂熱,就是無能的表現」的主張,雖然他對「政治狂熱」與「無能」界定十分狹隘,亦即「只知在選舉前猛看政論性節目,從不關注自己的家庭生活的男人」。可以想像的是,此一言論隨即受到各方的猛烈回應。

姑且不論性別運動者對於這種「父權思想」的批判(可以想像),一看到這樣語境,我立刻回想起在國中小學階段父親念茲在茲的叮嚀吩:「千萬不要討論政治,更不要去問不該問的問題,好好唸書將來才會出人頭地」。諷刺的是,這是走過白色恐怖時期許多人明哲保身或是安身立命的態度,然而在公民社會的當下,「對政治狂熱是無能」這種潛台詞,直接也為政客提出的「政治零分,經濟一百分」或「不要意識形態,只要拼經濟」等政治話術創造條件。

台灣走向價值失落的原因,究竟是什麼?

對於政治菁英的與政黨政治預期落空應該是重要的元素。這10年來,藍綠兩黨所提出的總統人選都屬「菁英」,豐富完整的學經歷再加上總統的強人想像,使得選民對馬英九與蔡英文有存有過多的期待,然而在執政後無法拿出亮麗的經濟表現後,人們相對剝奪感的情緒特別容易蔓延,在市井小民心中,這些標榜菁英的政治人物根本眼高手低,無法滿足大家生活的需要,這自然就民粹政政客粉墨登場提供舞台。

這個社會本來就有價值理性與工具理性之分,然而當政治菁英提出的改革方案屢屢挫敗之際,人們直接放棄傳統的理性思維,就各種人格特質鮮明卻願意憑空提供人們想像的狂人。對與在現實生活因為各項原因情緒受挫的人來說,「寧可相信這些素人創造夢想的能力」、「反正執政者吃香喝辣令人不爽」、「教訓民進黨是種流行,不跟上潮流」的情緒擴散時,感性自然壓倒理性,口號甚於政策發大財的邏輯自然成為新的普世價值。

在此背景下,擅長二分法的民粹政治人物,把民進黨的改革方案、蔡英文的施政作風、太陽花運動高舉的公民社會做了最大簡單化的聯結與扭曲,結果就是主張進步價值的變成保守反動派,倡議改革的變成既得利益者,昔日的加害人變成了被害人,角色的定義權一夕之間全盤翻轉。

助長價值失落的兩大火種:雙重標準和象牙塔學者

本來學者的批判以及媒體的監督,應該是制衡民粹政治的理性來源。然而部分學者卻選擇缺席或雙重標準的立場,也就是面對川普的行徑大聲撻伐,然而面對韓國瑜的登場不僅拋棄了自己的知識分子立場,而成其造勢的發聲筒,全然喪失應有的獨立性與批判性,說穿了這是一種鮮明的「偶像犬儒症」。

另一種,則是標準的「蛋頭學者」,作為一個社會科學領域的教授,不僅欠缺政治生活的具體實踐,對於政治哲學、歷史發展以及人文思想全無涉略,因為對這些人來說,從來不知自己始終活在象牙塔的窠臼中,又如何進行政治知識的教育與傳承?更別說肩負起批判時政角色。

此外,媒體本來應該是民主政治之下的第四權,然而在本次選舉的前後,某色彩鮮明的媒體始終打著「無色覺醒」的招牌,為南北兩位特定候選人進行文宣造神與政治動員的功能。在這種趨近於皮下注射的政治社會化過程,更為民粹與反智現象添上柴火。這樣的媒體結構,再加上自媒體的各類網紅直播與剪輯流暢的影片,在網路媒體的傳遞發酵下手機與電腦的重度使用者,在乎的只是後天後製好的懶人包或影音檔,或是在網路上接收沒有前因後果的資訊,知識的去脈絡化、去歷史化與碎裂化將更為嚴重,這也是客觀存在的事實。

戴手套清點選票(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如果前述的政治現象為全球普遍浪潮,那麼台灣還需承擔一個看不見的風險,也就是中國所啟動的各項「心理戰、輿論戰與法律戰」為主的銳實力攻勢。

在這些政治人物口中所溢流出來的「誇大國安危機就是最大的國安危機」、「政治零分、經濟一百分」等政治明碼,其實點破了就是試圖弱化台灣民主政治的價值高度,如果「關注政治」是40歲男人無能的象徵,那麼賺大錢愛護家庭維持秩序才是這個世代的新典範。令人沮喪的是,這樣的話術在民粹領袖口中,卻可以說的這麼理所當然,臉不紅且氣不喘且少有意見領袖趕直接回嘴打臉。

說穿了,這些論述邏輯其實就是讓台灣的社會意識轉變成扁平空洞的物質價格觀,對於許多藍營支持來說這並不陌生,因為這就是那些保守政客所懷念的「那個美好年代」,這也正是目前習近平的中國的政經制度的特徵,誠如美國著名中國研究專家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所言,中國向世界表明「重視秩序勝過自由,重視倫理道德勝過法律,重視菁英治理勝過民主與人權」,過去深藍人士還必須遮遮掩掩繞路認同這樣的政經體制,現在則是登堂入室宣稱這是台灣的新價值,這恐是民進黨在2016剛執政時始料未及的後果。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