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告台灣同胞書40週年」談話:對台獨舞劍,意在「中華民國」項上人頭 

習近平「告台灣同胞書40週年」談話:對台獨舞劍,意在「中華民國」項上人頭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論擋在習近平前面的是中華民國還是台灣,他通通都要消滅掉,因為他必須在自己老到會被政敵威脅前,趕快併吞台灣。這樣的焦慮讓習近平把這份「第6次告台灣同胞書」寫得像是勸降文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有在關注台灣與中國兩岸關係的朋友,昨天(2019年1月2日)大概都度過了刺激的一天。早上先是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40週年」慶祝大會上表針對台灣的「重要談話」。下午台灣的蔡英文總統也迅速發表談話給予回應。

不過對大多數平常比較沒有關注這個問題的朋友來說,應該會覺得很無聊。不過就是台灣跟中國的領導人對著攝影機講一些文鄒鄒的「官方說法」而已,哪有什麼刺激的?

但對看得懂的人來說,今天一天內台灣與中國兩方各自發表的談話,充滿了刀光劍影,其中蘊藏的策略交鋒,可是比任何熱播中的宮鬥劇都要來的精彩。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不妨花一點時間來了解一下這其中的機鋒。

《告台灣同胞書》是在幹嘛?

在進入談話的內容前,先來講講這個「告台灣同胞書40週年」究竟是什麼來路,為什麼會這麼受到各方重視。所謂的《告台灣同胞書》其實就是中共建國以來,歷次對台灣發送的官方宣告。這樣的宣告在歷史上總共有五次。

頭一次是在228事件後發表,說中共必然要用武力「解放」台灣,第二次則是在八二三炮戰打不下去時發表的心戰喊話。第三次跟第四次大多是在重談要台灣不要跟美國「帝國主義」結盟的老套,比較沒什麼重要性。最重要的是第五次,中共宣布停止「軍事對峙」,願意跟台灣開啟經貿交流。

若是我們縱觀過去五次《告台灣同胞書》的內容,可以看到中共一開始仗持在國共戰爭中的軍事優勢,對攻下台灣充滿信心,但隨著後續在軍事上遭遇的挫折,轉而尋求台灣在冷戰體系中跟自己站在一邊,最後由於冷戰體系的瓦解身段越來越軟,最後希望能開啟兩岸交流。

《告台灣同胞書》的有趣之處,是我們可以從歷次的內容,看出隨著台灣與中國軍事力量的消長與國際情勢的變化,中共政策轉向的軌跡。而從最後一次,也就是前面講過的第五次,到今天已經過了40年的時間。

因此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40週年」會上的講話,可以視作中共對過去40年「兩岸開放」的官方總結論,甚至可以看作「第六次告台灣同胞書」。

RTX6IZUH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習近平隱藏在文告中的三個策略

習近平上午的談話,有媒體歸結為所謂的「習五條」。如果照這5條表面上的內容來看,就是無聊的官話。但如果細看,就會發現習近平的談話中有「三點」特別有趣,可以看作是未來中國對付台灣的新策略宣示。

  • 第一個策略是習近平透過重新定義「92共識」,正式宣布要把「中華民國」趕盡殺絕

習近平在今天的談話中花了很多的篇幅在談92共識,而且特別聲明:

堅定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團結全體中華兒女,堅決挫敗各種製造「兩個中國」「一中一台」「台灣獨立」的圖謀,取得一系列反「台獨」、反分裂鬥爭的重大勝利。

這段暗藏的玄機,就是把「兩個中國」「一中一台」「台灣獨立」都定義為「台獨、分裂」並且聲明要對他們發動鬥爭。

這三種「台獨」的後兩種,跟我們平常台灣自己在選舉時講的台獨是同樣的東西,沒什麼稀奇。問題是出在習近平說的「第一種」台獨,所謂的「兩個中國」指的就是中華民國跟中華人民共和國「並存」的選項。

所以這段習近平雖然說的雲淡風輕,但實際上就是在對中華民國下達宣戰佈告:維持中華民國也是台獨分裂的一種,是中國鬥爭的對象。雖然反對「兩個中國」慢性謀殺中華民國,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陰險詭計,過去中共還是保留了「一中各表」的空間給國民黨人。

配合這次「習五條」中的第二條,習近平採取了更極端的態度:

探索「兩制」台灣方案,豐富和平統一實踐。「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是實現國家統一的最佳方式,體現了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的中華智慧,既充分考慮台灣現實情況,又有利於統一後台灣長治久安。

這代表了中國不再承認所謂的「一中各表」,未來只有「一國兩制」,也就是中國從此拒絕給台灣任何宣揚「中華民國」的空間,要徹底消滅中華民國。雖然中國官方早在這幾年就不談一中各表,但今天習近平的談話,是兩岸結束軍事對峙40年來,第一次由中國領導人親自說出要消滅中華民國。

RTX6EIXG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 第二個策略是搬出「民主協商」這個古老的統戰計謀,意圖分化台灣

習近平在這套談話裡的第二個重點是要搞什麼民主協商:

我們鄭重倡議,在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共同政治基礎上,兩岸各政黨、各界別推舉代表性人士,就兩岸關係和民族未來開展廣泛深入的民主協商,就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達成制度性安排。

這套「民主協商」的玩法,很多人可能是第一次聽過,所以感覺好像很新。但實際上為什麼你以前沒聽過,是因為這一招實在是太舊了。這套老掉牙(說好聽是「古典」)的策略,是照搬毛澤東在二戰結束時為了鬥垮蔣介石所召開的「政治協商會議」。

這一套的玩法就是打著「民主」的旗號,召集所有「反蔣介石」的失意政客還有小黨,表面上是套過民主會議協商問題,實際上就是共產黨透過「連結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的手法讓民主派人士跟南京政府自相殘殺,共產黨再坐收漁翁之利。

另一方面則是透過這種「民主」談判麻痺南京政府,讓他們以為共產黨願意「和平」解決問題,對內欺騙國民黨放鬆武裝,對外欺騙美國爭取同情跟國際支持。這套掩護底下共產黨究竟在玩什麼,你可以去翻一下中國近代史的課本(越古早的黨國版本談得越清楚)或是去查一下國共戰爭前後發生了什麼事。

今天習近平這套談話呼籲的民主協商,完全就是學毛澤東的「政治協商」會議,甚至懶到只改了兩個字。當年就是這段經歷讓蔣介石對「民主」特別感冒,所以來到台灣後才會用比當年南京政府更嚴苛的極權統治來鎮壓台灣民主運動。

因為蔣介石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在他眼裡無論台灣人推動的民主是不是毛澤東那套,他都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放過一個。今天不知道習近平是不是吃定,當年吃過毛澤東虧的國民黨人都已經死光,還是覺得年輕的台灣人很好騙,又拿一模一樣的規劃來對付蔡英文領導的中華民國。

Zhouenlai_talk
Photo Credit: Historical Record of Political Consultation Conference Public Domain
政治協商會議上的周恩來
  • 第三個策略就是用「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來麻痺台灣的敵我意識

這招跟前面的「民主協商」正好相反,乍看之下是一個老掉牙的口號,但習近平卻從中玩出新意。
習近平特地玩弄了一套文字遊戲,讓這段話看起來像是中共的武力只針對支持「台獨」的台灣獨派跟泛綠陣營:

中國人不打中國人。我們願意以最大誠意、盡最大努力爭取和平統一的前景,因為以和平方式實現統一,對兩岸同胞和全民族最有利。我們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保留採取一切必要措施的選項,針對的是外部勢力干涉和極少數「台獨」分裂分子及其分裂活動,絕非針對台灣同胞。兩岸同胞要共謀和平、共護和平、共享和平。

習近平試圖用文字遊戲讓自己的文告看起來只是重彈老調,希望能讓台灣人相信只要你不支持台獨、不支持泛綠陣營,你就不是中國武力侵犯的對象。 但這段真正的意義,必須搭配整篇文章的上下文來看。從整篇文告的內容,處處可以看出習近平開出的條件高到只接受「一國兩制」。甚至對保存中華民國的「兩個中國」也同樣視做要用鬥爭撲滅的分裂行為。

因此,只要你認同「中華民國」支持「維持現狀」,不管你的政治立場是藍、綠、白,你都是中國武力撲滅的對象。這種指桑罵槐、指著和尚罵賊禿的玩法,是中共統戰最喜歡的文字操作。

RTS1LOQJ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習近平對「台獨」舞劍,意在「中華民國」的項上人頭

習近平在文告中說:

兩岸長期存在的政治分歧問題是影響兩岸關係行穩致遠的總根子,總不能一代一代傳下去。

這段表達了習近平希望在他這代就能達成兩岸統一。這其實很好理解,習近平在鞏固自己權力的過程中,清算了江澤民、胡錦濤等各派人士,更破壞了中共不成文的接班機制。如果無法用這樣的權力建立相稱的功業,習近平恐怕在仇家的威脅下難以善終,因此習近平急於在他自己這代解決台灣問題是勢所必然。

過去在江澤民、胡錦濤的時代,他們的對手真的只有「台獨」。因為只要台灣維持現狀不出亂子,對他們來說這個問題可以無止盡的拖下去,因此「中華民國」也是一個可以容忍的對手。

但是習近平完全不是這麼回事。無論擋在他前面的是中華民國還是台灣,他通通都要消滅掉,因為他必須在自己老到會被政敵威脅前,趕快併吞台灣。這樣的焦慮讓習近平把這份「第六次告台灣同胞書」寫得像是勸降文告。

無論你認同的是中華民國還是台灣,在習近平眼中都是一樣的。所謂藍綠之類的黨派恩怨在中國這個大敵當前,不過是我們自己關起門來的家務事。

在維持現狀下,未來要繼續中華民國或是建立台灣國都可以慢慢商量。只要等到習近平的統治結束,無論他是自然老死或是被人推翻,中國就沒有消滅中華民國的迫切需要。但習近平掌握權力一天,台灣的各個黨派或是各種國家認同都是「吳越同舟」。

Chiang_and_Lee
Photo Credit: 秦風 @ public domain
南京政府就職典禮上的蔣介石跟李宗仁

我們要是接受了習近平的勸降佈告,那就是重演中華民國南京政府覆滅的過程。今天民進黨、國民黨;泛綠、泛藍在選舉中結下的樑子,難道大過經歷中原大戰的蔣介石跟李宗仁?如果國民黨人對當年南京政府的覆滅感到遺憾,今天或許可以想想要不要重蹈當年的覆轍。

同樣的,許多夢想建國的朋友也可以想一下,先不要管蔡英文把「中華民國」當成最大公約數是不是太消極,在中國的威脅當前,位在台灣島上的這個政治共同體是不是應該先放下歧見,共同度過這個難關。

畢竟時間跟國際局勢對我們來說是有利的,只要我們撐下去,未來等到危機度過,不管未來的政治共同體叫做什麼,都好過讓一個外來的極權政體再次壓制。

核稿編輯:翁世航

4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彭振宣』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