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最該擔心的是,當選民覺得「藍綠本質都一樣」

民進黨最該擔心的是,當選民覺得「藍綠本質都一樣」
Photo Credit: 馬英九總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進黨正面臨「信任崩壞」的危機,許多中間選民越發覺得在清廉上「藍綠都一樣」,統獨上獨派認為民進黨不夠獨、統派認為兩套標準,支持維持現狀的又無法被現有論述說服,信任感一崩潰,那是講什麼都成謊言了。

過去我曾是國民黨的支持者,所以我很了解國民黨的支持者角度的切入點,民進黨這次會輸得這麼慘,除了中央執政不利的原因之外,我認為最大的原因,還是出在泛綠的論述,完全無法打進泛藍,甚至在今年已經完全失去了中間選民的支持,而只剩下同溫層的支持。

然而這個問題,是泛綠在同溫層內根本感受不到的事實。

深綠跟急獨派最擅長的選舉操作,就是立一個假想敵,並且建立打倒假想敵的原因,然後以仇恨跟敵對的語言做發動,並訴求如果不站在一起的人就是政治不正確者,利用群體的同儕效應,來讓泛綠同盟逐漸影響同溫層向外擴張。這個戰術在過去國民黨黑金時期的時候十分有效,民進黨確實靠著這樣的戰術,逐漸拉到不少對黑金政權厭惡的民眾,可是這個對國民黨黑金政權、殺人政權的印象跟描述,已經逐漸隨著兩個點而淡化。

第一個點就是台灣的民主化與民進黨兩次輪替上台執政;第二個點就是民進黨屢屢爆出弊案,讓許多中間選民跟泛藍有了不信任民進黨政權的原因,泛綠一定無法想像,阿扁的貪汙在泛藍族群當中,有多深化民進黨的貪腐印象,現在民進黨屢爆慶富案、大創案、台鐵等,這些案子在泛藍族群中,早已深深抵銷對國民黨黑金政權的描述。

選民覺得「藍綠本質一樣」,自然會用選票懲罰「執政不利」

泛綠有一個最大的麻煩點,就是深綠跟急獨派的音量發聲非常大,再加上深綠、急獨派也確實掌握了很多政治上的主動,比如白綠分手。大家會發現,泛綠同盟裡面主張走中間路線的聲音其實是勢單力薄,而深綠急獨派的音量,卻是又大又廣,這讓許多泛藍同盟跟中間選民感受到一件事情:民進黨是深綠急獨派當家作主,或者深藍或泛藍也會簡化認為,深綠急獨派就代表了民進黨,所謂的淺綠已經不在民進黨中了,在柯文哲的白色裡面。

換句話說,白綠分手所造成對民進黨最大的衝擊,是印象上民進黨沒有辦法讓大家覺得民進黨有走中間路線的能量,獨立建國、深化台獨、激發仇恨對立、檢討台灣價值等等種種,這些能被貼上對立的標籤,已經在泛藍同盟中固定下來,想擺脫也擺脫不掉了。

所以你們會發現,哪怕是什麼泛綠粉專在述說那些泛藍不正當的想法時,這些傳播力量傳達不到泛藍同盟中,他們看到也只是笑一笑,就當你網路新聞、網路笑話看一看,你講什麼中天新聞雙重標準怎樣怎樣,這些都沒用,因為雙重標準最大的,就是民進黨,而泛藍同盟裡面只要不斷的告訴大家,民進黨就是那一個最大的雙重標準的標的。

再來,民進黨只要不處理慶富案,不管你要怎樣講國民黨是黑金復辟,都無法打入泛藍同盟,因為他根本就覺得你民進黨黑金政權,當然,他也了解國民黨是黑金政權,但他要換上國民黨就是因為你做不好,這個是無論你想怎樣論述,都是無法扭轉泛藍同盟的整群大觀感,所以民進黨無論做什麼小改變小花招,都沒辦法讓他起死回生,除非他願意在根本性上處理這些弊案。

不處理,別說泛藍同盟就當你是黑金政權,更還有一堆泛綠也這麼看待你。

陳慶男停止羈押保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民進黨「維持現狀」的論述,已經失去了說服力

台灣的幾次輪替,對選民而言有如破解了民進黨深綠的台獨論述,就讓許多中間選民跟泛藍,都不認為民進黨的台獨論述有正當性,當然這是角度的觀察切入點不同,但是如果泛綠永遠都無法正視這個事實的話,你會發現你講的話,都只能在你的同溫層中流傳,只能讓同溫層點頭,但比人頭比人數,會輸就是會輸,這就是政治現實。

民進黨如果想要力挽狂瀾,就該認清楚你的政治現實:你知道你的整體形象已經讓泛藍認為你完全沒有泛綠淺綠了嗎?你知道泛藍深藍,覺得民進黨就是台獨,就是急獨,就是深綠這些人在把持在決定嗎?

當整個民進黨甚至整個泛綠都套上這一層色彩,你說你是中間路線的維持現狀,那已經是一個天大的謊言了,中間選民在2020年一定會用選票強力來回應你;當你用仇恨發動去追殺白色力量時,藍色同樣冷眼看待你,他會深深認為你狡兔死走狗烹,對你泛綠的評價是堅決不可信,民進黨說的謊言都不能相信,政見都是騙子,因為柯文哲是這樣的下場,那我們如果泛藍還傻到相信你,那我們不是天下最笨的傻子嗎?

白綠分手對泛藍來講,某方面象徵了民進黨的信任感,信任感一崩潰,那是講什麼都當你謊言了,我相信這個切入點,也是泛綠同盟所看不見的。

所以,我認為民進黨最該擔心的並不是掉了2020年的政權,而是如果這樣的標籤完全的套上去,以後民進黨的任何論述,只怕都難以再跨過半數,或獲得大多數民眾信任,民進黨該擔心的絕對不是眼前的2020大選,而是那一個永久,跳進哪條河都洗不清的形象。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