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vs. 歐美,禁止和開放大麻的理由分別是什麼?

台灣 vs. 歐美,禁止和開放大麻的理由分別是什麼?
加拿大大麻烘焙房櫥窗示意圖 。Photo Credit:楊綵竽/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荷蘭因為大麻對人體的造成的影響比菸酒低,而且合法化後因失去新鮮感導致吸食率反降,台灣卻有毒品混用和吸食年齡逐漸降低的問題,導致相關部會遲遲不修法將大麻調降至三級毒品,大麻在台灣的合法化也遙遙無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紀志勳、吳昱德、黃慶齡、黃柏凱(世新大學新聞學系)

自2014年藝人柯震東吸食大麻事件震驚演藝圈,到2018年10月加拿大娛樂用大麻完全合法化,期間台灣的社會新聞中,可以看到層出不窮的大麻毒品案件。2016年,國發會公共政策平台出現將「二級毒品大麻調降至三級毒品與開放管制醫療研究」的連署提議,獲得超過5000人覆議。雖然5000人的數字看起來相當不起眼,但若能加強大眾對於大麻問題的關注與了解程度,是否真能促使法律做出讓步,甚至像歐美國家般的解禁呢?

大麻在人類社會中向來是極具爭議性的毒品,支持者享受大麻帶來的心靈慰藉,反對者則表示其有害大腦結構、危害社會健康。部分國家表示大麻具有醫療用途,有些則認為是危害社會的毒品,各國抱持著不同的觀點,使得各自國家對於大麻有著相異的法律規範。不論是美國開放部分州合法使用醫療用途大麻,或是北韓的全面合法,無可否認的是大麻在歷史中,早已與人類結下不解之緣。

從本草綱目到越戰,大麻「足跡」遍布歷史

從歷史方面談起,早在距今一萬年前的新石器時代,就有人類吸食大麻的證據,即羅馬尼亞的古代墓地中發現的大麻種子。考古顯示,不僅限於西方,在早先的亞洲地區也有人們使用大麻的例子。現存最古老的中藥學專著《神農本草經》裡,更記載著對大麻的描述:「多食令人見鬼而狂走……久服通神明輕身」,說明食用大量大麻彷彿會產生見鬼般的幻覺,久而久之甚至能與神明溝通。

集結中國本草大成的《本草綱目》中,提到對於大麻植物的描述為——大麻即今火麻,亦曰黃麻,處處種之……可取油剝其皮作麻。當中說明了大麻對生長環境的要求並不嚴苛,因此常會耳聞國內外有民眾在住宅裡自種大麻的新聞,可取油與皮做麻,從而得知古人會利用大麻葉和莖,取其具利用價值處。印度教的四大經典之一《阿闥婆吠陀》,也提及一種參雜了大麻在裏頭的飲品蘇摩(Soma),曾在前16世紀的吠陀文化中被大力推崇。

近一世紀以來,隨著時代觀念的改變,大麻對於現代人逐漸有不同於以往的影響,也以不同的角色出現在各國舞台。在60年代的越戰期間,美國消耗大量的資源投入到戰爭中,於是國內掀起反越戰的浪潮,眾多支持者中包括了使用大麻的嬉皮(hippie),而後美國政府也以經濟理由來搜捕大麻違禁品,實際上是為了削減反戰勢力。

直到1996年,加州成為全美首個開放醫療用大麻的州;2012年,科羅拉多州和華盛頓州成為娛樂用大麻合法化的州;同樣在北美洲的加拿大,2001年來已可吸食藥用大麻的國家,在2018年10月17更是通過了娛樂用大麻全面合法的法律,是已開發國家中的首例。

加拿大大麻合法民眾徹夜排隊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大麻該禁還是不禁?看看歐美國家怎麼做

若從文化層面探討大麻問題,歐美國家中的使用者,將大麻以藥品的角度看待,而非亞洲多數國家將之歸類為毒品,他們認為吸食大麻帶來的危害並不會比抽菸喝酒大,而且僅是一種放鬆心靈的方式。來自溫哥華的Vanessa Liu說:「很多人聽到大麻就會自動和其他較為嚴重的毒品連結在一起,然後只知道不可以碰,而沒有其他的知識。」

假如你於2018年10月前造訪加拿大多倫多,在尚未開放娛樂性大麻時,走在街頭或是經過教堂,常常可以聞到燃燒大麻的植物味。在這裡,吸食大麻就和抽菸沒什麼不同,警察也不會逮捕你;在戶外的演唱會裡頭,上萬人的場合,隨處可見從人群中竄出的大麻煙,一支大麻捲菸在朋友間傳來傳去,即使是未到合法吸食的21歲青少年也是如此。

在加拿大也隨處可見大麻吸食者,他們不以毒品的角度來看待大麻。雖說藥用大麻的取得需醫生處方籤,再到指定診所購買,然而當地人都知曉,隨機的向路人購買都很容易就可以取得大麻。派對中、社交場合、公園等場所裡,大麻總會出現在有人們的地方,從60年代的嬉皮到21世紀的青少年,大麻的角色在生活中從來就沒有消失過,甚至在立法後的西方社會裡,一直合法的存在著。

面對大麻議題,德國的Jonas表示,使用大麻就如同飲酒般,是為了能和親密的朋友共度美好的時光,「誰還會獨自的抽著大麻呢?」在德國波昂大學就讀的大三學生楊綵竽也說:「在荷蘭到處都可以接觸到大麻,路上有很多抽大麻的coffee shop。」不過話鋒一轉她又說:「荷蘭之所以合法,是因為臨床實驗證明大麻對人體的造成的影響比菸酒低,而且合法化後對於人民來說就不是再隔著一層神秘面紗,失去新鮮感之後的毒品吸食率會比其他禁止大麻的國家還低。」

娛樂用?醫療用?美國各州規範皆不同
usweed
美國各州大麻合法程度分類 | 製圖:黃柏凱,資料來源:媒體整理/作者提供

放眼歐美國家對於大麻所制定的法律,以美國為例,各州對於大麻的法律不同,目前開放娛樂用大麻(recreational marijuana)和藥用大麻(medical marijuana)的州有佛特蒙州(Vermont)、緬因州(Maine)、麻薩諸塞州(Massachusetts)、內達華州(Nevada)、俄勒岡州(Oregon)、科羅拉多州(Colorado)、加州(California)、華盛頓州(Washington)以及阿拉斯加(Alaska)。例如奧勒岡州,每人持有大麻量不得超過1盎司,且須年滿21歲才允許在家中種植4株為上限的大麻。

另外,僅限醫生處方籤才允許使用的藥用大麻,有佛羅里達(Florida)在內的31個州可依法使用,以佛州為例,大麻會在癌症、癲癇等症狀上使用。而藥用內布拉斯加州和愛達荷州是完全不合法的。而在2018年10月17日全面合法的加拿大,每人在公眾場合最多可攜帶30公克的大麻,以及在自家種植4株的大麻株,若是攜帶量超過30公克,則會面臨5年以下刑罰。

文化差異、毒品混用、吸食年齡下修,台灣大麻合法化遙遙無期

根據台灣毒品危害防制條例,大麻歸類於第二級毒品。違法持有者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新臺幣3萬元以下罰金,違法販賣者得處7年以上有期徒刑或無期徒刑,併科新臺幣1000萬元以下罰金;施用大麻者,依法得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在刑警界工作數十年的資深刑警表示,根據警方內部的資料指出,國內大麻雖不如安非他命、海洛英等毒品普及,使用率卻有逐漸升高的趨勢,其中吸食族群多為大專院校的學生、外籍人士與白領階級。

藉由媒體報導的推波助瀾以及夜店、Pub等場所的傳遞,造成大麻逐漸在國內青少年間流行。林口長庚臨床毒物中心主任顏宗海表示,根據多年的治療經驗,大麻甚至可以被稱為「入門」毒品,許多吸毒人口接觸這種中樞神經迷幻劑一段時間後,會不滿足於大麻所帶來的快感,進而染上其他更為強烈的毒品,造成嚴重的毒品混用問題。

顏宗海認為,以上所提的毒品混用情況,以及大麻本身對人體的危害,像是使用成癮性物質後所產生生理、心理改變的戒斷症狀,是大麻無法在台灣合法化和除罪化的主因。顏宗海進一步指出,國內醫院的管制類毒品例如嗎啡,止痛效果更勝大麻,且僅提供醫師做為醫療用途。因此相較於國外,大麻在台灣並無藥用與娛樂用的區別,而是全面禁止使用。

doc
長庚醫院腎臟毒物科醫師顏宗海教授 | 攝影:黃柏凱/作者提供

台灣大麻合法化的問題爭議不斷,兩派意見始終僵持不下。2016年超過5000人連署,要求將大麻調降至三級毒品,並開放管制與醫療研究,然而最終仍不被法務部和衛福部採納。過往引發此議題熱議的起因通常為公眾人物吸食而遭捕,或歐美國家對於相關條例的放寬,但事件的熱潮一過,國內支持大麻合法與除罪的聲浪就像春末吹的東北季風,後繼無力,最終不了了之。

無論在立法者、醫療人員,甚至於大多數民眾的認知裡,大麻並非我國文化中可被輕易接受且認同的一環。基於國情不同,西方將大麻作為藥品和休閒娛樂用途的做法近幾年恐難以在台灣實現。反對合法化者踩著對健康有害,以及危害社會秩序的立場,讓大麻合法化的可能顯得遙遙無期,大麻在台合法與除罪化,未來恐怕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