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修法鬆綁外國人、華僑來台投資:85%改為「事後申報」

行政院修法鬆綁外國人、華僑來台投資:85%改為「事後申報」
Photo credit: Heikki Holstila @ 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資誠會計師事務所也表示,近5年來共有12家KY公司來自新南向國家,預期在美中貿易戰影響下,未來南向國家來台IPO家數將持續增加,其中又以越南機會最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美貿易戰可能成為台灣吸引外商、台商的重要時機,行政院會昨(3)日通過外國人投資條例華僑回國投資條例修正草案,未來外國人與華僑投資除少數案件外,將由「事前審查」改採「事後申報」制,預期修法後有85%可改採事後申報。但即便修法通過,台灣的投資環境仍有一些因素讓投資者卻步。

根據經濟部2017年11月修法公聽會簡報,《外國人投資條例》和《華僑回國投資條例》自1997年後,就沒有再修正過,外僑商會白皮書多次提及台灣應簡化僑外投資審議的程序,台美TIFA(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美方也希望台灣能強化外國人投資審議之透明度與可預測性。

(中央社)行政院會昨日通過《外國人投資條例》及《華僑回國投資條例》修正草案,法案後續送立法院審議。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執行秘書張銘斌出席行政院院會後記者會時表示,為簡化僑外人來台投資審核程序,未來修法後,將由現行「事前核准」制度,修正為「原則事後申報,例外事前核准」。

張銘斌表示,未來除了依投資行為或投資型態區分之一定金額或持股比例以上案件、限制投資項目、投資人為外國政府(如主權基金),或特定地區投資人(遭聯合國經濟制裁或涉及反恐)等案件須事先核准外,其餘都可改採事後申報。

張銘斌說,目前每年僑外人投資案件約3500件,預期修法後有85%可改採事後申報,僅餘500件需事前核准。

《今周刊》報導,根據聯合國貿易與發展會議發布的《2018年世界投資報告》,截至2017年底,台灣的「外國直接投資」(FDI)總額為868.2億美元,絕對數值不到韓國2305.97億美元的4成。台灣至2017年的FDI總額,僅占GDP的15%,遠低於全球平均的39.24%。

《經濟日報》報導,資誠會計師事務所2日舉辦記者會時表示,2018年在台上市櫃新掛牌家數共62家,其中外國來台上市櫃(KY股)僅8家,無論家數、平均集資額都是近5年新低。

經濟部次長王美花說明,所謂「一定金額」的門檻為100萬美元,但仍要與中央銀行等機關討論後,以子法訂定。至於中資的部分,王美花表示回歸《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處理》;張銘斌則指出,現行規定,即使中資比率低於3成,若經判斷中資對公司有「控制能力」,仍會管制。

另外,修正草案強化外資審查制度透明度與可預測性,未來投資人申請案件文件不齊備者,主管機關須於5日內通知補正,受理後1個月內做出准駁,如涉及其他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者,則須於2個月內做出准駁;經濟部也會針對投資案的准駁或限制投資的條件,發布明確規定,以提升審核效率。

草案也強化管理措施,增訂主管機關事後管理權限與罰則。現行罰則僅有撤銷投資或取消結匯權的處分,草案新增違反證券投資可處新台幣24萬至480萬元罰鍰,並得停止投資證券1年或註銷登記;股權投資應申請未申請,可處12萬至60萬元罰鍰、應申報未申報處6萬至30萬元罰鍰,並得命其改正、停止股東權利、停止或撤回投資等。

根據經濟部修法公聽會簡報,除了以上內容,草案也「擴大投資人定義」、「擴大投資事業定義」並新增「專業代理人」制度、新增「仲裁准用條款」。

  1. 擴大投資人定義:現行條文僅規定自然人與法人二種,無法涵蓋外國基金、合夥(LP/GP)等投資人,新法擴大適用對象包括「團體」或「其他機構」。
  2. 擴大投資定義:新增「協議控制國內獨資、合夥事業或公司」和「併購國內獨資、合夥 事業或公司」兩項。
  3. 新增「專業代理人」制度:為避免投資人錯誤適用法令(如應申請卻申報),而有受裁處之風險,或因欠缺應備文件徒增投資人之程序耗費,另考量須事先申請核准的案件多為較重大、複雜之投資, 增訂投資人於國內未設有住居所者,應委任律師或會計師為代理人。
  4. 新增仲裁准用條款:投資人與地主國政府間所提付之國際仲裁,其仲裁判斷準用《仲裁法》第47條至第52條之規定。
過去影響「創投來台」意願的是什麼?

《今周刊》報導,在企業眼中的台灣的投資環境存在一些障礙與不確定因素,包括《勞基法》對外籍經理人的規範、台灣環評制度的不確定性,以及政策延續性。

美國商會認為,政府以營業額限企業聘用外籍經理人,這樣的規定可能限制新創企業發展性。對此,國發會表示已透過「優化新創事業投資環境行動方案」,以及推動《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僱用法》、《新經濟移民法》立法等工作,逐步放寬外國專業人士來台規定,吸引並留住台灣需要的外籍人才。

此外,環評程序效率低、不確定性高,是過去外商對台灣投資環境的另一項重要疑慮。環保署前副署長詹順貴認為,台灣環評制度最大的問題出在缺乏效率與公信力,「環評應該是審查與環境相關的議題,但過去很多環評是把經濟、社會、政治這些面向,都拿到環保署吵,結果當然是沒有效率。」

此外,政策延續性,也在選後成為外商關注的話題。比如,政府原本大力扶植離岸風電企業,但九合一選舉過後,經濟部突然宣佈大幅降低「離岸風電躉購費率」,讓在台投資的離岸風電開發商大為震驚,打擊外國及本土投資者的信心。

「當外國企業對一個國家失去投資信心,直接的影響是產業無法升級、經濟失去動能;長期而言,將造成薪資成長停滯、人才外流、產業空洞化等後遺症,進一步使投資環境惡化。」淡江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教授李沃牆提到。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layout.economy』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