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雅爾達密約和三百壯士,看「邊際效應」的務實利用

從雅爾達密約和三百壯士,看「邊際效應」的務實利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常聽見的「邊際效應」好像離我們很遠,但實際上卻在我們生活的各處運用,從二戰後小羅斯福的雅爾達密約,到開店時候的成本控管,在在皆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Chen Alucard

只要有人存在的地方,就有經濟學。哪怕是一個人的世界,他今天選擇要捕魚吃,就不能採水果獲取維生素礦物質的機會成本、時間稀缺選擇。甚至是沒有人類或動物的植物世界,植物演化也會以當下最適合、最省成本獲取最大效益方式演進來繁衍下一代。

最近看了電影《三百壯士》和美國前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的故事,發現也可用邊際效益來解釋這兩者的人類行為:理想與務實。

邊際效益是什麼?

首先,讓我們知道「邊際」是什麼。就像自由基一樣,邊際效益在我們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

簡單說,「邊際」是「每當增加...所增加的...」。前面的...可以是任何以名詞為主的詞彙譬如產量、薪水、考試分數;後面的...可以是成本或效益譬如機器成本、人事成本、準備時間,每當增加產品產量所增加的機器成本、每當增加員工業績所增加的人事成本、每當增加考試分數所增加的準備時間皆是。

以考試來說,1分到60分的準備時間可能只要1個小時綽綽有餘;61分到90分,可能要2-3個小時;91分以上所花的準備時間可能要4個小時以上——單位分數區間遞增,所要花的時間成本隨之更高。

與邊際成本相反,在邊際效益情況下,回饋自身報酬往往是得到該報酬的第一瞬間是最大的,後續會隨之遞減。肚子很餓時候吃一碗滷肉飯,第一口往往是最幸福、最滿足的。第一碗吃完換第二碗,就沒比第一碗幸福;第三碗已經很撐了,沒有幸福感可言。

1
就像吃了三碗滷肉飯一樣,邊際效益到一定程度後,還會遞減 | 作者提供
小羅斯福是掌握「邊際效議」的高手

先來說說富蘭克林.羅斯福吧!也就是俗稱「小羅斯福」(以下簡稱羅斯福);今天台北市大安區羅斯福路正是為了紀念這位人物而命名。羅斯福在連4任當選美利堅共和國總統後,有位記者採訪他問「連續當選4屆總統有何感想?」羅斯福惜字如金,只拿一份三明治給這位記者吃。「這真是無比光榮啊!可以吃到白宮等級三明治!」記者吃得很開心。

吃完後羅斯福再給他第份三明治、再給他第三份,到第四份時記者表示「乾!別再給我了..我好撐啊…!」羅斯福露出微笑道「你明白我的感受吧?」

當一件收益或得到一定程度時,這收益本身帶給該人價值會隨著單位增加而遞減。

小羅斯福法案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相反的來看邊際成本。二戰即將結束,羅斯福、邱吉爾和史達林撇開蔣中正私約在黑海旁克里米亞半島上的雅爾達會晤。

史稱「雅爾達密約」,那時羅斯福病已入膏肓,深知自己將不久於人世。面對英美談判條件全都被史達林掌握而沒有底牌情況下。羅斯福撇下自由市場國家立場,趕緊向史達林和議。

這場雅爾達密約目的是安排德意志戰後格局與盡快結束戰爭。羅斯福要求史達林盡快進軍日本逼迫其無條件投降,但史達林向羅斯福提出

  1. 外蒙古現狀應予維持
  2. 蘇聯集團內各國應加入聯合國
  3. 蘇聯本身是安理會理事國且有一票否決權

作為西方陣營羅斯福若仍要堅持英美自由市場的意識形態主導聯合國、主導全世界的話。每加一分附加條件、邊際成本也隨著水漲船高。

既然此行目的是安排德意志戰後格局與盡快結束戰爭,這兩者已經在此行會議達成共識;若還要堅持自己意識形態和史達林繼續談判,後續不僅邊際成本、連發生癌病變的變數也可能發生。

羅斯福索性簽訂此次合約,也後續被中華民國認為被出賣了。才有「雅爾達密約」歷史名詞(全世界都稱作雅爾達會議)。

Teheran_conference-1943
Photo Credit: U.S. Signal Corps photo @Wiki Public Domain

隨後羅斯福去世、杜魯門上任、投放兩顆原子彈、蘇聯對日宣戰、日本投降,二戰結束。

1
作者提供

有人可能會說羅斯福《新政》本身便是大政府,就連當初反對新政的的參議員都拿起《共產黨宣言》指責羅斯福新政是抄襲該宣言內容。但如果羅斯福真的親共產黨,向來反納粹、反共的邱吉爾就不會和羅斯福走到一塊,而且,在羅斯福第4任選上總統前,其所選定的副總統不是羅斯福以往倚重的副手華萊士,因為他的理念和行為和共產黨親近;而是選擇反共意識明確的杜魯門,作為戰後美國陣營立場做鋪墊。

可見,羅斯福在做重大決策時,並不會過度因自己信仰、立場或意識形態而堅定到底。而會根據當時環境、情況,用「勢」來衡量「度」。

在經濟學中,符合「邊際效益」原理,「每當增加…所增加的…」,那我們就要把利潤最大化,找到圖表中「控制點」取代意識型態一路到底來做事。

三百壯士斯巴達國王,則有點「超過」

相信大家都看過電影《三百壯士》,片中主角列奧尼達一世為了捍衛斯巴達、希臘城邦文明,不顧國會反對帶領三百壯士前往溫泉關阻擊薛西斯一世帶領的波斯王國聯軍,一開始順利阻擊波斯聯軍,但「每當增加駐守時間,所增加的傷員、糧食壓力」也會影響斯巴達軍隊,即便以勇武著稱的斯巴達,防守溫泉關邊際成本也跟著水漲船高。加上被叛徒繞道包夾,最後以失敗,全軍覆沒而告終。

Sparta_by_Luigi_Mussini
Photo Credit: Luigi Mussini @ public domain

但是這場以溫泉關戰役為開始的波希戰爭,仍以希臘獲勝為結束,因為列奧尼達一世帶領的三百壯士激發了希臘人團結。

兩相比較,列奧尼達一世這位理想主義者的「漢賊不兩立」,執行徹底到邊際成本高於自己與身邊戰士生命價值,犧牲掉了(雖然斯巴達教育向來如此),羅斯福這位務實主義者,能藉由更符合「邊際」原則處理事情,保留生命並且也能將事情辦成。

如果是我們,我們會是隨環境而調整行為的「邊際」者,看見銷售量有問題隨即調整步驟方法,務實行事,還是堅定信念,如果銷售量出問題仍相信有一天會轉好的理想者呢?我們會面對和自己理念不合甚至相左的人,仍然將事情辦好,還是堅定信念,寧願邊際成本過高也不要和對方交流呢?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商業』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