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少子化,還是眼中釘:創立22年的世新大學社發所「被停招」

是少子化,還是眼中釘:創立22年的世新大學社發所「被停招」
Photo Credit: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創立至今22年,培育無數社會工作者的世新大學社發所在現有學生畢業後恐將走入歷史,你我為什麼要關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世新大學日前在校務會議上,無預警通過讓社會發展研究所「停招」,過程中不論是程序問題引起爭議,還是世新「社發所」在社會上的價值,這幾天都有不少討論,台大學生會東吳大學學生議會清大社會所學生會親子共學促進會台灣同志諮詢熱線等團體都聲援力挺。雖然有媒體報導此事,但其中包括管中祥和其媒體粉絲頁相關貼文卻遭檢舉下架,又根據網友自行回報,有上百人的相關分享都因此消失。

昨(4)日,所上教師又收到校方寄來的一封「速急件」,要求儘快回復、並出席「溝通」停招一事(回應校方「事後溝通」公開信)。《關鍵評論網》進一步整理事件始末如下:

你認識世新大學「社發所」嗎?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成立於1997年,是由創校人成舍我的么女,已故傳院院長成露茜(Lucie)設立,她也曾是《台灣立報》、《破報》、《四方報》三報發行人兼社長,目前系所列表上僅6位師資(包含成露茜),而其餘5位專任教師不只是從事學術和教育工作,更多的是身體力行、走入社會進行廣義的社會服務。

例如:夏曉鵑教授曾開設台灣第一班「外籍新娘識字班」,在高雄市推動成立「南洋台灣姊妹會」;陳政亮教授投入「高教工會」,長期擔任秘書長為高教勞動者爭取權益;陳信行教授結合學術研究與社會服務,與陽明大學林宜平教授長期投入協助「RCA勞工自救委員會」進行司法訴訟;蔡培慧教授長期投入農民運動,曾是「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現為不分區立委;現任所長黃德北教授,多年來都在勞工運動的第一線,身兼「左翼聯盟」秘書長,2018年底曾參選市議員。

創立至今培育出無數社會工作者,知名校友有台北市勞動局長賴香伶、新科社會局長陳雪慧,民進黨立委林淑芬、蔡培慧,長期投入遊友議題的陳大衛、郭靖盈、還有導演陳文彬、前路透記者鍾宜杰、天下雜誌獨立評論總監廖雲章等人。

「校務會議」上發生什麼事?

1月2日的世新大學校務會議中,校方提出「109學年度停招社發所」一案,在會前未與師生進行任何溝通說明下,強行表決將「社會發展研究所」(文後簡稱「社發所」)於109學年度停招,即便代表社發所出席的夏曉鵑教授提出擱置動議,主席仍逕行裁示表決,最後以23比9票通過,此舉也等同裁撤社發所。

社發所副教授陳信行指出,校務會議總共47位代表,當中有校方鐵票18票(15位主管、3位職員代表),最後通過社發所停招的贊成票為23票,也就是說,校方提案在29位教師與學生代表中只得到了「5張贊成票」。由於此案接下來還須經董事會和教育部通過,夏曉鵑強調,「這個仗還沒打完!」

議案表決前,社發所教授夏曉鵑就退席抗議,最後議案也強勢通過。校方此舉也引發學生和校友憤慨,當天20多人前往會議室門口舉牌抗議,過程中一度和警衛發生推擠衝突。

世新創辦人成舍我晚年生病無法言語,仍用筆寫下「我要說話」四個字,社發所學生也在成舍我的銅像前放置標語和黃紙條,向校方表達嚴正抗議。社發所學生李容渝表示,從破、立報停刊、強行漲學費到停招社發所,讓人不禁想問「世新的精神到底在哪裡?」

49204754_10216892603522720_1153831161500
Photo Credit:曾福全
「被停招」爭議之一:高層跳過「正常程序」

2018年12月底,校方就在完全沒通知社發所的狀況下,提出109學年度社發所停招一案,理由是連續2年招生狀況不佳,並排入今年1月2日的校務會議,並順利的強行表決通過。

社發所教授夏曉鵑指出,校方此舉違反「校內辦法」明訂招生名額的增設調整,應由下而上,由系所提出申請,再經過院務會議通過後,送研發處辦理。但此次「停招」明明是研究所招生名額的調整,卻不是由社發所申請,由校方直接在校務會議中提出,直接跳過「正常程序」。

《世新大學增設調整院系所學位學程辦法》第四條:「本校院、系、所、學位學程及招生名額之增設調整,應依下列程序提出申請:一、 既有系、所由系、所撰寫增設計畫書或調整申請表,經系、所務會議通過後,向隸屬學院提出申請;院及學位學程由院提出。各申請案經各院務會議通過後送研究發展處辦理。」

但校方卻辯稱,辦法第五條指出在「必要時」可以這麼做。然而,夏曉鵑強調該條文是針對增設調整所需考慮的「審議原則」,而非增設調整所需依循的「程序」。

第五條:前條第一項各款之申請,由研究發展處彙整後,依序經本校增設調整院系所學位學程審查委員會、校務會議及董事會審議通過後提報教育部。審議原則除考量社會變遷及人力需求、學術發展需要、學校發展特色外,並參考下列各款,必要時本校增設調整院系所學位學程審查委員會、校務會議及董事會,得針對全校各院、系、所、學位學程主動調整之⋯⋯。

「被停招」爭議之二:招生不佳也不該「裁撤」

對於校方強調「少子化危機」,社發所連續2年招生狀況不佳。夏曉鵑解釋,所上原本只招生9名,104年度註冊率為100%,但當時校方以招生良好為由主動增加3名(校方原規劃增加6名),考量各系都有招生壓力,社發所才同意分擔名額、調整至12名,也導致105年度註冊率83.33%,106年度及107年度註冊率為50%。

教育部於109年04月30日才實施的《專科以上學校總量發展規模與資源條件標準》第8條第3款:「碩士班最近連連續2個學年度新生註冊率均未達70%者,依附表六之一調整該學制班別招生名額總量至前一學年度招生名額總量之70%至90%。」

此外,世新大學107學年度的新生註冊率高達93.9%,還超過26所國立大學。

若依教育部現行規定,社發所未達到連續3年註冊率不足,無調整的需要。即便要調整,也應該只要縮減招生名額,而非校方強行通過的「全面停招」。夏曉鵑直言,「今日社發所,明日輪到誰?」

所長黃德北也指出,校方還在3日表示「按教育部停招相關規定,應與教師、學生進行溝通作業」,「將在下週,由研發長、教務長、人事室主任、人社院院長與社發所全體教師進行溝通⋯⋯並請轉知老師務必出席。」

「這是溝通嗎?校方強行在校務會議上通過社發所停招的決議,隔天回過頭來說要『溝通』,這不是在玩弄程序嗎!這種玩弄程序的『溝通』,恕我們無法接受。」(社發所回應校方「事後溝通」公開信

社發所為何成了校方的「眼中釘」?

「世新大學青年陣線」社發所碩士生整理這幾年世新大學傳出的爭議事件,2014年4月《台灣立報》、《破報》停刊,新校長吳永乾發言指責發行量只有600份「你告訴我這個報紙有什麼價值?」後來也引發上百名師生戴口罩抗議校方箝制言論自由

2017年針對校內勞動狀況違法,刻意打壓教職員外,連學生教學助理、工讀生的薪水都經常性遲發,社發所學生又是第一個跳出來檢舉學校,使學校屢次因違法而遭開罰,才爭取到校內編制外人員比照《勞基法》規定。而世新大學多次申請學費調漲方案,去年再度向教育部提出申請,遭到教育部駁回,原因是校方與學生缺乏妥善溝通,校方反而向教育部提起訴願,將所謂的「缺乏妥善溝通」怪罪為社發所學生的抗議所導致。

《苦勞網》報導,對於近年來社發所學生屢屢在世新校園發起行動,校方視之為極欲拔除的「眼中釘」。校友曾福全投書也指出,校長吳永乾曾說,「過去社發所都是在校外發聲,但這幾年都針對學校,十分不好。」

社發所副教授陳信行也提到,有一次社發所教師在跟校方談爭議案件時,就有段頗耐人尋味的對話:

學校高層說:「你們學生寫的抗議信,條理那麼清楚,一定是大人寫的,學生哪有那種文筆?」

我們的回答是:「我們的學生都是大人」。一方面,這個對話顯示出台灣社會威權餘緒下的某種世界觀。他們認為:人必然有上智下愚。一些平常乖乖的群體,有一天忽然會抗議了,8成是有聰明人在背後擺佈。另一方面,這個衝突也顯示出我們堅持盡力訓練學生平等待人;主事者卻認為最好什麼事都是掌權者說了算數,反對者8成都是幼稚愚昧,「需要教育」。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