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線瀏覽」:沒有網路時,你到底選擇看了什麼?又生產了什麼?

「離線瀏覽」:沒有網路時,你到底選擇看了什麼?又生產了什麼?
Photo Credit:鳳甲美術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離線瀏覽」錄像展的44件錄像作品若從頭看到尾,的確是個非常大的負荷量,更不知道要耗時多久⋯而最後有幾位參觀者透過預約的制度完成3小時的體驗?

台北當代藝術館2018年推出「幽浮一族-2018MOCA國際錄像藝術節」,蘇匯宇的《唐朝綺麗男》(邱剛健,1985)於2018台灣美術雙年展「野根莖」中展出,並獲邀參與鹿特丹國際影展。

錄像藝術在2018年的台灣藝術博覽會中逐漸成為主角,像是台中藝術博覽會、台北藝術博覽會可以看到不少畫廊都有力推的錄像藝術作品。

台北藝術博覽會更是有別以往,特別規劃「開.窗:藏家錄像藝術收藏展」,將台灣藏家聯誼會的收藏展出共24件錄像作品,除了讓大眾了解台灣藏家的品味及轉變,更翻轉錄像藝術較難成為藏品的觀念。可以看出錄像藝術的討論在2018年非常熱鬧。

談到台灣的錄像藝術,便會馬上聯想到鳳甲美術館,從第一屆2008年「居無定所」(策展人:陳永賢胡朝聖)、第二屆「食托邦」(策展人:陳永賢、胡朝聖)、第三屆「憂鬱的進步」(策展人:鄭慧華郭昭蘭)、第四屆「鬼魂的往返」(策展人:龔卓軍高森信男)、第五屆「負地平線」(策展人:呂佩怡許芳慈),歷經了10年到目前2018年第六屆,可見其耕耘錄像藝術領域有成,已將館舍與每兩年舉辦的國際錄像藝術展強烈連結,經營出館舍品牌特色。今年的主題為「離線瀏覽」,維持雙策展人(許家維許峰瑞)模式進行生產。

「離線瀏覽」這個命題,許家維說到:「離線之所以有感,是因為現在是一個隨時上線的時代。」於現今3G即將滅絕的世代中不免讓人思考什麼時刻我們才會離線瀏覽?網路世代的技術日新月異,影像的接收、生產、再製的門檻降低到人手一機就可以瞬間完成。

策展論述中提到:「如何在我們身兼生產者/使用者/消費者的用戶身份下,思考個體生產與網絡的結構關係。」

而在許峰瑞的策展論述中也提到:「在資訊的生產與使用間,網絡社會中的文化亦因技術所形塑,但同時,所有的參與者也擁有著塑造著技術的能動性,如何使用這股力量,而不被這股力量所挾持,也正是當代影像文化所思考的策略:離線瀏覽。」也再度提到了「技術」為重要因子。

20181025-s002
Photo Credit:鳳甲美術館提供

從電梯門打開時,便被第一件作品陸明龍的《玩站》、《中華未來主義》(1839-2046 AD)的強烈電玩視覺所吸引。而步入這個展場時,發現有的作品是置於茶水間和閱讀區的空間內,當日觀賞時有人在用餐和做問卷等,沒有特別區隔反而使得欣賞作品時更像是日常的電視頻道一般。

《自動存檔:堡壘》設置於閱讀區,彷彿進入書房內打電動一般的自然,這部分的規劃讓人無距離感的體驗作品。除了上述的作品外,走到主展間時看到哈倫.法洛基的作品《嚴肅遊戲I-III》,呈現出現在軍隊受訓、復健時的電玩化現象,而又令人回想到欣賞前幾件作品是否有可能為真實情況。

這樣的真實與虛擬的錯置安排使人有了不同的刺激思考,而從眾作品中也拉出一條「戰爭」、「電玩」與「電腦影像」的脈絡線。

20181025-s017
Photo Credit:鳳甲美術館提供

此次44件錄像作品若從頭看到尾,的確是個非常大的負荷量,更不知道要耗時多久,因此盡可能的先從感興趣和能夠引起共鳴的作品開始。葛雷格里.海曼《狗》從震驚全球的敘利亞難民小男孩於海灘死亡的事件開始延伸到哥雅黑暗時期的作品《狗》的影像。

皮亞特.珂施摩斯基《每日一字》則從1977年法國歌手阿曼達.李爾歌曲「字母表」去改編成2017的版本,每個字母從google中搜索熱搜字,出現了許多流行的圖、代表字,都讓人感受到當代社會網路造成的快速流動、文化轉變與過去社會的差異對比。

上述作品都展現了當代社會網路的使用文化,也是在觀展時令人馬上產生迴響的。逛展覽時在假定自己無法看完全部時,也如同網路使用習慣一般,隨時可能在還沒結束時就前往下一件作品,這也令人思考錄像作品的創作是否會因此而受到影響。

觀展至最後時,走進賈伯葉.德布朗格的《上帝之聲》空間,畫面由生活的碎小片段串接而穿插著各種時刻的內心獨白,時不時搭配設定好的風扇吹襲讓人彷彿和畫面一樣來到海邊和旋轉小模型讓人在注目時去思考許多投射的可能,這樣結合感官的作品在眾多作品中讓人記憶猶新。

而其中張奕滿的《一則關於台北的故事》置於展區的落地窗口,看到一件只有桌椅而沒有螢幕的作品令人疑惑,此建作品需透過指導員與參與者的互動,背誦完一個完整的故事才算完成,約莫耗時3小時。給予筆者的感覺像是透過這樣的形式去反應,網路資訊的發達,許多的知識已經不需要透過背誦來獲得,而是一鍵可知,那恢復到沒有網路輔助的時刻又會如何呢?

這是一件符合離線瀏覽主題的作品,和其他作品有了對比,不過卻令人好奇策展人選進這件作品與錄像作品的關係為何呢?還有最後有幾位參觀者透過預約的制度完成3小時的體驗?

20181025-s031
Photo Credit:鳳甲美術館提供
張奕滿《一個關於台北的故事》

從這次主題的開宗明義破題,從作品的選擇和空間的規劃,都令人去反思麥克魯漢的科技傳播論述和當今科技的進步而產生的社會現象。這樣的主題直接反映了每個人日常生活上的經驗,令人聯想到國外品牌所舉辦的 #NoPhoneForAYear活動,一年不用智慧型手機可以獲得10萬美元。

同樣的,本展也試圖刺激對於觀者去思考「演算法」、「影像生產技術的改變」、「戰爭」等因素之關連。而前段提到作品數量與觀展經驗,許家維於介紹展覽文章中補充為什麼要那麼多作品,即是呼應瀏覽的狀態,大家各取所需,不再像之前那麼強調電影敘事或是作品本身,而是用展覽創造大量的資訊狀態。

可以理解在展場空間的規劃處理上企圖去和主題「離線瀏覽」呼應,不過可惜的是,作品彼此間聲音上的干擾和如果沒有熟知作品的情況下,較無從得知作品間的對話,如果能夠有如同連結功能提供般的指引,也許會減低觀眾逛展時真的瀏覽的可能。

20181025-s028
Photo Credit:鳳甲美術館提供

除此之外,在觀賞「離線瀏覽」時還是可以感受到手機社群軟體提醒通知的震動,產生自身的不切題感。如果能夠在進入展場時,宣導調成飛航模式或是干擾參觀者的網路連線,讓進入此空間可以真的「離線瀏覽」,也許會更令人去體會和思考這個命題。

展覽資訊

名稱:離線瀏覽
時間:~2019/01/20
放映地點:鳳甲美術館 (台北市北投區大業路166號11樓)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