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主義上太空:美中兩國仍是最大的「月球玩家」

民族主義上太空:美中兩國仍是最大的「月球玩家」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登月在美蘇都沒有軟著陸過的月球背面,有兩種影響,第一,當然是在月球競賽中先行一步,為建立基地做準備,第二,由於美蘇都沒有到過月球背面,中國先到達,也會為潛在的「領土主張」帶來便利。

在中國啓動嫦娥工程前後,其他國家也啓動登月計劃,但其進展都遠不如中國。

日本宇航局(JAXA)在2007年發射月亮女神號(SELENE),繞月一年半後硬著陸。這和中國嫦娥一號基本同時。但月亮女神二號還遲遲未發。

印度國家研究組織(ISRO)在2008年發射月船一號(Chandrayaan-1)繞月,繞月312天之後失去聯絡(但完成大部分計劃的實驗)。從月船一號發射的月球撞擊器在2008年11月撞擊月球,印度成為第四個在月球硬著陸的國家,這次撞擊也發現月球有水冰。但此後,印度的登月計劃沒有大進展。準備在月球軟著陸的月船二號本來計劃在2018年發射,數次拖延後定在本年2月發射,能否成功尚未知。

最值得一提的是美國「重返月球」的計劃。小布希(George W. Bush)在2005年提出星座計劃(Constellation Program),準備在2020年之前帶人「重返月球」,在月球上建立根據地,作為人類遠征火星的中繼點。美國選擇的目標區域在月球極區,2009年月球觀測和傳感衛星撞擊月球成功,證實水的存在。

可能有人以為,美國在幾十年前已經登上月球,重返月球並不是一個問題。但事實證明,當一個龐大的計劃中斷了這麽多年,要重拾並非想象中那麽容易,而且美國並非要重複以往的技術。美國提出設計新的獵戶座太空船(Orion),比以前更大、更安全、更先進,最重要的是可以重複使用;新的月面著陸器牽牛星號(Altair),以及新的運載火箭戰神一號和戰神五號(Ares I & V)。整套系統用以取代(當時)將要退役航天飛機系統。

但設計的難度超出預期,最關鍵是2008年,美國發生金融危機,歐巴馬(Barack Obama)又上臺。歐巴馬以工程「超支、進度落後、缺乏創新」為名而取消計劃,三大塊中只有獵戶座計劃保留下來。2014年獵戶座首次試驗成功。但航天飛機退役後,美國到現在依然依賴俄羅斯的發射系統把宇航員送上太空。

在捨棄登月計劃的同時,歐巴馬又提出了更加遠大的計劃,把人類送上火星(以及研究小行星)。以科學進步的觀點,火星為目標當然比重返月球更有吸引力,畢竟登月在幾十年前已經做過了。歐巴馬的計劃看似順理成章,當時也博得一定掌聲(當然也有很多人反對)。

然而,歐巴馬把太空科技競賽依然看作科技、制度和形象的比拼,而忽視了新時代,太空競賽的意義已經完全不同。它已經成為商業、工業、軍事戰略的比拼,是實實在在的國家利益。從這個意義上說,不先重返月球,而追求漫長的火星登陸,完全錯判了形勢。

正是在這10年,美國沒有一次月球著陸,反而被中國後來居上佔了先。當然,以美國的科技實力,在月球背面登陸沒有根本性的科技障礙,但這不意味這件事是輕而易舉的,也要至少需要幾年時間準備。因此,中國確實有理由高興。

AP_19004415165210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民族主義時期的新月球競賽

經過幾十年的科技進步,月球不再是一個毫無價值的荒蕪之地。在21世紀,在月球上建立永久性的人類基地(即殖民月球)的條件已經具備。機器人技術的發展更讓月球殖民地花費降低(不需這麽多人力)。在月球建立基地可以作為科研用途(觀察站或前往火星的中轉站)、商業用途(開發礦產)、甚至軍事用途。

月球有豐富的能源和礦產。月球背面有大量氦-3同位素。這種同位素即不會輻射,理論上又可以作為核聚合反應的能源。中國嫦娥計劃的一期首席科學家歐陽自遠,多次提及中國登月的目標之一就是在月球上挖氦-3礦。中國在月球背面登陸的原因之一也在於考察氦-3的分佈。由於月球沒有空氣,陽光不經散射和吸收就到達表面,太陽能資源比地球上豐富得多。月球也上有豐富的稀有金屬,比如鈦、稀土等。此外,同樣由於沒有空氣,月球上也有很多隕石,隕石中含有很多貴金屬(比如鉑)。

月球的軍事價值大概有兩種。一個是主動的。其實在冷戰時期,美國就有考慮在月球背面進行核試驗,最後權衡利弊下才放棄。美蘇都有在月球上建立導彈基地的構想,只是技術問題而作罷。2013年,嫦娥三號登月後,中國科工委相關專家就透露:「探月的最終目的是在月球上建立永久性基地,未來可以在月球上建武器試驗場、軍用火箭燃料庫和導彈發射基地,打擊地球上敵對的軍事目標。」一種是被動的,原先在月球建立基地被設想用於偵察和警戒作用,但這種功用已經被地球軌道衛星所取代。可是與軌道衛星相比,月球上的基地較難受到襲擊和干擾,於是仍有備用的價值。

世界上主要大國都對月球摩拳擦掌。印度、日本、歐洲和俄羅斯都有在這幾年派出無人登月器的登月計劃,也有在20-30年代左右送人到月球的計劃。

當然,以科技能力、金錢、時機、戰略意志等因素綜合而論,最大的月球玩家還是美國和中國。

川普(Donald Trump)上任後第一份預算案已經廢除歐巴馬時期的「小行星構想」,把歐巴馬用於地球環保研究的錢都撥歸太空研究。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也是主張重返月球、組建太空軍、以及把「美國優先」原則應用在太空的積極分子。

2017年6月,彭斯在NASA發表講話,讚揚了川普把「民族主義帶上太空」之舉。在彭斯等人的推動下,2017年12月,川普簽署《白宮空間政策第一號》,重新把「重返月球」作為NASA的重點(但也不放棄火星計劃)。在2018年3月,川普又宣佈要組建太空軍,時任國防部長馬提斯(James Mattis)並不積極,可是現任代理國防部長夏納翰(Pat Shanahan)就是組建太空軍的負責人。在太空軍計劃中,月球是重要的一環。夏納翰的上任,可望進一步推進美國的月球計劃。


猜你喜歡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設計師的人生相談室:插畫家微疼 X 設計師顏伯駿:靈感怎麼找?動畫也可以用Photoshop做?不只是工具而是溝通語言!設計麻瓜也能用的Photoshop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設計師的人生相談室:插畫家微疼 X 設計師顏伯駿:靈感怎麼找?動畫也可以用Photoshop做?不只是工具而是溝通語言!設計麻瓜也能用的Photoshop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同領域的創意工作者怎麼應用 Photoshop 來創作?插畫家微疼與設計師顏伯駿在節目中分享他們各自入行以來的甘苦,從自學修圖軟體到得心應手地使用,做出近百萬粉絲追蹤的圖文與動畫,以及讓業主很有感覺的設計提案。

收聽管道如下:

這集節目邀請到插畫家微疼與設計師顏伯駿,兩位創意人來聊聊他們使用Adobe Photoshop的心得,與他們一路堅持在創意產業的工作的動力。微疼在10多年前自己慢慢摸索PS繪圖,透過Photoshop自學從無名小站發跡,走上全職插畫家之路;顏伯駿是三頁文設計公司藝術總監,大學時期就開始接案做MV,從五月天演唱會的動畫設計開始踏入唱片產業,而後又從音樂產業拓展到許多大型活動的視覺統籌,包括多屆金曲獎、文博會、全運會、白晝之夜等。

☞現在就下載Photoshop自學!


沒有靈感的時候就睡一覺吧!(01:05)

兩位的平時的工作都是產量高、創意強度密集,讓人非常好奇他們平時的靈感來源,以及他們是怎麼紀錄與整理這些靈感,最後轉化成廣受歡迎的動畫作品與視覺規劃,沒想到兩人竟不約而同地在睡夢中找到答案!

微疼以白色兔子為主角創作插畫,他分享自己一開始都是從生活周遭親友的經驗,延伸發展出創作主題與角色,「但我發現最大的問題是,這些東西很容易被消磨殆盡,就像切蛋糕一樣,有一天會被切完。」對他來說找到更多靈感的方式之一就是走上街去,多多接觸人、觀察人。

顏伯駿則反問:「大家是不是對靈感太執著了?」他在帶領設計團隊時會透過幾種不同的路徑找到「靈感」或所謂的解法。顏伯駿認為找到靈感的前提是「先對生活有感覺」,接著按照主題分析每件事情,把累積的資料放進對應的資料夾,需要時把它們調出來,組合成一個完整的內容。

相較於這樣井然有序的整理方式,微疼形容自己屬於感覺派,「找不到的時候就睡一覺,靈感就來了。」聽到這個回應,顏伯駿直呼自己也有類似的經驗,笑說大家以後會不會要發想題目之前,都會跑來說「老闆,我要睡一覺」!而有趣的是,微疼也分享,現在工作室裡面還真的就有放一張床!

☞睡醒打開Photoshop實現你的創意

插畫家微疼
插畫家微疼

從 0 開始的 PS 之路(09:00)

要成就好作品當然不能只是睡個覺,而是要動手將這些絕佳的靈感實現,這時候設計師和插畫家使用的工具就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顏伯駿分享他除了就讀設計系因為課堂考試而學習使用Photoshop之外,早期使用PS創作的前輩像是藝術家李小鏡,以及言情小說封面繪者平凡、陳淑芳,都是促使他探索 PS 強大功能的榜樣,「我從PS 10一路到現在的Adobe CC,每年看著這個軟體,你本來想某個功能怎麼沒有,有一天突然間就蹦出來,到最後有一些讓你覺得『這是黑魔法嗎?』的功能。」顏伯駿感觸很深地說道。

☞立即體驗Photoshop黑魔法

顏伯駿PS排版設計 美感教育聯絡簿
三頁文
顏伯駿PS排版設計 美感教育聯絡簿

微疼接觸Photoshop的路徑比較特別。大學時期因為一場車禍讓他必須長期在家休養,從未受過美術訓練但熱愛畫畫他,在朋友介紹下認識Photoshop,「那時候無名小站很風靡,有些前輩創作者像我是馬克、彎彎都在上面做自己的圖文創作。」微疼心想自己也許也能試試看,而當年Photoshop自學的他已經進化成PS老手,從PS畫圖到影片製作,拓展出更多創作上的應用,「說出來大家可能很驚訝,我Youtube上的動畫影片都是在PS完成的。」

微疼PS創作,由左至右分別是動物微疼、承太郎、土豆之星 Photo Credit:微疼
微疼
微疼PS創作,由左至右分別是動物微疼、承太郎、土豆之星

儘管有不少人推薦過他用其他軟體,但微疼始終認為Photoshop是最直觀也最好調整細節的,工作室的所有夥伴也都非常熟悉這套軟體,在溝通過程中有任何不清楚的地方,只要打開PS示範就能讓大家馬上理解,「我覺得PS已經不是工具,而是一個語言了。」

☞學會設計的語言,現在就下載Photoshop

提案雙神器:Photoshop與Illustrator(13:31)

三頁文藝術總監 顏伯駿
三頁文藝術總監 顏伯駿

顏伯駿接著分析 Adobe 兩套重要的軟體:Illustrator跟Photoshop,許多學習設計的人在初初接觸繪圖軟體時,「就像戴上分類帽一樣分成Illustrator派跟Photoshop派,這兩種人是截然不同的思考路徑。」 前者是向量繪圖軟體,像工程圖一樣非常理性;後者則接近畫畫的原理,有PS筆刷、圖層和色調等功能可搭配使用。雖然設計師們對於習慣使用的軟體各有鍾愛,但Adobe在跨軟體、跨平台的高度整合性,現在不論是PS轉AI,或是反之,都能輕鬆跨軟體操作,是他認為非常優異又親民的特點。

顏伯駿PS專輯封面設計J.Sheon街巷
三頁文
顏伯駿PS專輯封面設計J.Sheon街巷

「我做所有的簡報一定都是從Photoshop和Illustrator開始。」顏博駿分享他與團隊在向客戶提案時會做PS mockup,讓客戶看到Logo在不同介面上的呈現,除了提供客戶意想不到的創意,更要透過圖面證明你怎麼實現它。「下一個世代,應該是人人都會用Photoshop和Illustrator,不只是設計系,而是所有的企劃、專案都會用。」

☞升級你的提案!免費試用Photoshop

保持初衷?不!別再說那些熱血的話(28:18)

左起為微疼、馬力歐、顏伯駿
左起為微疼、馬力歐、顏伯駿

節目尾聲談到兩位在各自的領域努力多年,除了有一路陪伴他們創作、成長的Adobe,他們持續投入的動力是什麼呢?微疼坦承他過去在演講中常用熱血的話鼓勵其他人,「可是我後來發現什麼初衷都是屁啦,」他笑說自己從小到大幾乎沒有別的擅長的技能,「我堅持下去的原因就是,這輩子我可以做好的就是這件事了。」

顏伯駿也提到自己不想再對人說「保持初衷」,設計產業裡的每個崗位都有不同的挑戰,到處都會遇到挫折,但要思考那個挫折是否有跟成就感達成平衡,「如果沒有的話,你就要換個路走。」找到自己最擅長的事,不斷突破難關、維持品質,如同他們多年來的累積都是最好證明了。


☞ 現在就訂閱 Adobe Photoshop,開啟你的創作之路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