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公安也姓黨:「刀把子的刀把子」,共產黨永遠嫌刀不夠利

中國公安也姓黨:「刀把子的刀把子」,共產黨永遠嫌刀不夠利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共對公安的「刀把子」的定位,也從不含糊,並不隱晦,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多次公開表示,宣稱政法機關是「刀把子」,並要牢牢掌握在手中。公安實際位列政法序列之首,可謂「刀把子的刀把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國公安部在2018年12月19日,以公安部令的形式,頒布了一部「自我賦權」的《公安機關維護民警執法權威工作規定》的規章。筆者之所以認為公安自我賦權,是因為這個公安部令,將形式上對公安監督的,如過錯責任的認定、責任的免除,理應屬於外部監督的權力,都納入自家靡下,並且將原設於公安內部的警務督查部門,擅改為警員所謂權益維護部門——可直接將自己認定的、對警員不實投訴者立案偵查。

由於中國原本紊亂不堪的立法體系,公安部令儘管不是法律,但卻可中國全境適用。而且,由於執法主體、執法利益都歸於公安,不難預料,在2019年2月1日這部規章開始施行後,警權濫用現象必將急速加劇。中國原本日益逼仄的私權空間,必將臨到寒冬。

據中共官方喉舌《新華網》的報導,中國公安部對於為何頒布此令的說明,是要維護一線公安民警的合法權益,是要排除一線民警所面臨的執法阻擾、暴力抗法、造謠誹謗、輿論干擾。同時,為其必要性和合理性而背書,還列舉了一線公安民警,因公負傷、犧牲的數據。依照官方上述說法,中國公安的權威還不夠,一線民警的權益受到嚴重侵害。

但真實情況又是否如此?答案顯然不是,只需簡單比對幾個最近發生,且公眾暫時還沒忘記的事件,便能管窺一豹。

三起案件看中國公安的「執法」

孫世華案」事發2018年9月的廣州,孫是廣州一女律師,平素辦理民商事案件,偶然受理訪民委託,代理起訴公安部門為被告的「民告官」案件。由於需要去複印案卷,按照律師辦理行政案件流程去申請到公安複印,不料厄運臨頭,一去就被廣州公安以襲警為由關押十多小時。

據孫律師事後描述,其間先後遭遇被男性警員鎖喉近至窒息、在監視器下被脫光衣服安檢、靜脈抽血化驗排除吸毒人員等,一系列中國公安對待「進局子」人員的標準待遇。無端受辱,做為律師,孫律師當然希望能討個說法。但結果是,說法沒討到,傷害、羞辱她的公安沒事她有事,全家都被公安秘密限制出境(無法律文書),公安還以妨害公務為由給予其行政處罰。按照投訴涉案警員程序投訴,但結果是,涉案警員頂頭上司廣東省公安廳宣佈,警員無過錯。按照行政訴訟程序,起訴公安侵權,結果是至今為止,沒有任何一家法院受理。

雷洋案」事發2016年5月的北京,雷洋是一個初為人父,並且是畢業於中國名校——中國人民大學,一位喜愛足球的身體健康、在中央國家機關工作的可謂「中產」。在一次離家前往首都機場接人途中憑空消失,焦急等待的家人,次日截獲通知,因嫖娼拒捕,雷洋已死亡。

一個身體健康的大活人,突然暴亡,就算真的嫖娼,但嫖娼在中國也沒說是死罪,在公安手裡死去,自然引起社會關注。特別是,雷洋在人民大學校友追問死因、在公安全面封殺網路時,已通過網路為當時社會關注熱點。但公安於第一時間,便為案件關鍵定性:首先,雷洋嫖娼;其次,雷洋暴力抗法;再次,雷洋自己身體有病。總之,雷洋是自己找死,人民公安無錯。

接下來是,涉案警員被安排上央視,以通過央視這個國家喉舌採訪的形式,由原本的雷洋死因案的一方當事人——涉案警員單方向全國宣佈,雷洋這個已經在其手中暴死,死無對證的人,如何嫖娼、如何抗法、又如何的死亡。再接下來,是公安部副部長級別官員慰問涉案警員,儼然他們是受到莫大委屈的大英雄,以慰問兇手的方式,為這件明顯的警方殺人案定性。

當然,事後也成立了所謂的聯合調查組,而最終的調查結論,當然也是與公安的結論完全的一致了。

徐純合案」事發2015年的東北慶安,徐純合是東北一農民,官方眼裡的上訪戶,一次徐純合攜三個孩子及80歲母親乘車外出時,因其訪民身份,觸發公安控制訪民的報警系統,一名叫李樂斌的公安試圖阻其進站,但遭徐拒絕,李便用警棍將其毆打,徐出於本能在用手遮當時,竟被李當即拔槍射殺。徐被射殺時,其三個年幼孩子及80歲母親就在身旁,並目睹這一切。

徐純合死後,慶安縣政法委書記立即宣佈為正常執法,並即慰問開槍殺人的李姓公安。由於事發車站,目擊者無數,又有人用手機上傳於網絡,引起部分公民、律師的抗議,結果導致當局發起一場持續至今的對公民、律師的大抓捕。一夜之間,全國各地三百多名律師被強制約談。筆者因看了視頻,僅寫了篇〈安慶政法委書記此事慰問涉案民警不妥〉的探討性質的文章,也被威脅、告誡。

上述事件,分別發生於所謂的首善之區的北京,所謂的一線城市廣州及東北小城,可謂大江南北;這些與公安遭遇的人的身份,有律師、有中央部委工作人員以及底層農民,可謂身份各異,但所遭遇的經歷,都十分的相同。

首先,公安單方宣佈警方無錯;其次,黨政機器全部開動為公安洗地——媒體、網絡鋪天蓋地;再次,維穩系統啟動,替當事人(或家屬)表示情緒穩定,對圍觀群眾恐嚇、打壓,如有不服,抓人、恐嚇,無所不用其極,不服不行。孫世華是律師,是去辦案,只因被告是公安,一弱女子,無辜受辱,但公安反控襲警,公安說襲警就是襲警,狀告無門;雷洋畢業於名校,工作在中央部委,可謂中產,但遭遇公安,無辜死亡,說其嫖娼死,那就是嫖娼死;徐純合是農民,無權無勢,被定義為訪民,無故被槍殺,哪怕有視頻為證,但公安說襲警,那就是死有餘辜。

總之,叫天天不應,只有他們,才知道所謂求告無門的真正含義。

RTS22FY6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持續百日、抓獲百人的「雙百」行動,你剛好是第100個

筆者還曾有位當事人,平常喜歡鑽研專研法律,其妻是當地一政法官員,在一次駕車被交警攔截時,他按照平素從書本上學到的「公民權利」,也要執勤民警向其出示執法證件。當時是夜晚,不料,才剛提出這樣的要求,便被幾名公安二話不說拖下駕駛室,塞進警車後一頓胖揍,揍完後還以阻礙執行公務為由再拘留15天。直到進了拘留所後,因為需要在格式文書上填上姓名,才回頭問姓名,了解他的身份。原來,當時湖南省公安廳正在進行一個所謂持續100天、抓獲100人的「雙百」行動,這位先生剛好湊了數。

由於中國嚴密的新聞封鎖和網路管控,究竟有多少個雷洋、徐純合、孫世華……舉不勝舉。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中國公安並不弱勢,而是一直超越法律秩序的存在,是一個中國並無真正法治的證明——就連這部《公安機關維護民警執法權威工作規定》的頒布本身,就是上述結論的印證。因為這個東西本身,就已超越立法權限,但是從立項、到審查、到公佈,形式上所謂國務院審查、人大備案,通通無法阻止,僅有的形式上的監督,儼然無物。

RTX5G6PT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公安效忠黨,簡直是「刀把子的刀把子」

筆者在做為律師的執業過程中,一直不願用警察來稱謂公安,因為和一般意義上警察比,中國公安實乃有太多的不同。

首先,公安的效忠對象,是做為執政黨的中共,而不是中國這個國家。公安的入警誓詞即是明證:宣誓效忠的對象是中共。當然與之對應,中共對公安的「刀把子」的定位,也從不含糊,並不隱晦,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多次公開表示,宣稱政法機關是「刀把子」,並要牢牢掌握在手中。公安實際位列政法序列之首,可謂「刀把子的刀把子。」

其次,公安是中共「刀把子」的性質也決定了,它以維護中共政權的穩定為己任,因此其首要職責,是對異議人士的管控、打壓,以及對宗教信仰群體的管制,儘管也會承擔一般意義上的警察所應承擔的維護社會治安的職責,但這卻是在維穩任務之後的事。這樣才能解釋一些現象,譬如:公安控制的監控技術無處不在,遍佈每個路口、社區、公共交通工具,進入中共認定可能破壞穩定的人「異議分子」,無論去在哪裡,都會第一時間被公安控制,但是,若發生市民丟失汽車、財物,甚至兒童被拐賣走失後,指望破案,永是遙遙無期。

因此,對於要永遠執政的中共來說,當然會覺得這把刀還不夠鋒利,特別是,越是感覺執政危機時,這樣的感覺就越明顯,也會賦予這把刀更多的特權。中共眼裡的法治,是制人而不是讓自己受制,又怎會讓手裡的公安這把刀子受制於所謂的法律。

公安公佈人員傷亡數據,也許是真實的,但,在這些全副武裝警員傷亡的背後,則定然是更多的民眾的傷亡——他們顯然並不都是所謂犯罪分子,他們中的一些人,不過是在保護自己房屋免遭拆除、或者,他們只是無意中遭遇公安的雷洋、徐純合們……

公安龐大的傷亡數據,只說明了,這個國家官民衝突嚴重,社會矛盾加劇。解決這些矛盾,減少傷亡,更重要的,不是將公安武裝到牙齒,不是頒布一個讓人民對公安群體感到恐懼的公安部令。這樣的效果,只會讓這個國家往警察國家的道路上一路狂奔。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志鋒』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