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腕.都鐸王朝(二):愛德華四世之後的腥風血雨

鐵腕.都鐸王朝(二):愛德華四世之後的腥風血雨
Photo Credit: Woodville @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個愛德華不是個窩囊廢,才18歲年紀輕輕便扛起了約克家族的重擔。天時地利人和俱備,聰明的愛德華當然懂得抓緊機會,在這個時候不順勢登基為英格蘭國王的話,還待何時?

話說約克公爵理查.金雀花(Richard Plantagenet)與沃里克伯爵理查.內維爾(Richard Neville, Earl of Warwick)都是叫理查,為了讓大家腦袋輕鬆一點那我就繼續稱前者做理查,後者做沃里克(Warwick)算了。

本來理查的軍隊只是對國王表示威嚇,但想不到堂堂英國國王的軍隊竟然原來是不堪一擊的雜牌軍,裝備實在太差,理查的軍隊糊裡糊塗便打贏了國王的軍隊。這一仗理查打得很滿意,亨利六世因為打輸了仗,恰巧千不挑萬不選,挑在這日子病發,再一次精神失常起來。理查又再一次成為了大權在握的護國公,一做便是四年。

誰的拳頭大,誰便擁有話語權,雖然亨利六世(King Henry VI)與瑪格麗特(Margaret of Anjou)終於誕下了兒子,但理查還是成功逼迫亨利六世答應死後把王位傳給他和他的繼承人。理查為了鞏固他未來的王位,想盡方法除掉亨利六世和瑪格麗特的兒子。作為母親的瑪格麗特擁有人類的母性,當然不能接受自己的兒子被欺負。她聯同了蘭開斯特家族的支持者,準備攻擊理查的大本營。這些支持者來自英格蘭的北部,還有蘇格蘭王國國王詹姆士三世(King James III of Scotland)的支持。

理查知道在法理上自己已經得到合法的繼承權,那麼搞定這個麻煩的女人後便能安枕無憂。西元1460年,瑪格麗特的軍隊向著理查的根據地桑德爾城堡挺進,理查的軍隊也趕至援救。但世事往往都不會如你所願般進行,理查也失去上天的眷顧。他在韋克菲爾德之戰(Battle of Wakefield)中被敵軍殺死,其軍隊和一些盟友也被全殲。成王敗寇,理查死後還被蘭開斯特支持者把頭插在長槍上,頭顱上戴著紙王冠,浩浩蕩蕩進入倫敦城,諷刺他畢生都在覬覦王位,你說殘不殘忍,血不血腥?

蘭開斯特家族暫時得到了勝利。不過,約克家族請別沮喪,因為你們在不久的將來就報了此仇,而且做法更血腥更殘忍。

理查死後,他的兒子愛德華・金雀花(Edward Plantagenet)繼承了他的爵位,成為了約克公爵。這個愛德華不是個窩囊廢,才18歲年紀輕輕便扛起了約克家族的重擔。果然不負眾望,他重整了軍隊,在莫提梅路口之戰(Battle of Mortimer’s Cross)中大敗了蘭開斯特的軍隊。這場戰役嚴重削弱了瑪格麗特的軍事力量。愛德華隨後與沃里克會師,向著倫敦進發。

瑪格麗特的軍隊其實是名符其實的僱傭兵,他們之所以會幫助瑪格麗特,全因這些來自北方的人看準了富饒的倫敦城。他們所到之處就像是蝗蟲過境,燒殺搶掠無惡不作,令倫敦城中人心惶惶。倫敦人看到愛德華的軍隊在城外,心想:約克家族好歹也是英格蘭王族,而且也有合法的王位繼承權,這個人說不定能保護我們。於是,愛德華與沃里克的軍隊在沒有遭遇抵抗便開入了倫敦城。

天時地利人和俱備,聰明的愛德華當然懂得抓緊機會,在這個時候不順勢登基為英格蘭國王的話,還待何時?於是愛德華在人民熱烈擁戴下登基成為國王,稱愛德華四世(Edward IV)。想不到他的父親理查窮一生之力想要得到王位,愛德華卻這麼輕易便得到手,這可要多謝瑪格麗特的加持啊。

愛德華四世與沃里克的約克派軍隊北上與瑪格麗特與亨利六世的蘭開斯特派軍隊在陶頓(Towton)展開決戰,這回輪到蘭開斯特派軍隊被全殲,瑪格麗特和亨利六世逃亡至蘇格蘭,後來瘋癲的亨利六世被抓回關進倫敦塔。這場戰役只進行了一天,參戰人數約5萬,卻超過一半的人陣亡,是英國史上單日傷亡人數最多的戰役。

愛德華四世當然不負期望,在獲得決定性的勝利後不忘展開秋後算帳這種重要工作,很多蘭開斯特家族的支持者不是被處決,便是被流放,約克家族的統治終於穩固了。

這個回合,約克家族扳回一城。沃里克也得到了「造王者」(Warwick the Kingmaker)這個猛得很的稱號。

Edward_IV_Plantagenet
愛德華四世|Photo Credit: Unknown @Wiki Public Domain

鬥贏了敵人,這回愛德華四世和沃里克卻開始內訌了。愛德華四世尚年輕,因此國家事無大小也由沃里克安排,當然這也包括了愛德華四世的婚姻大事。他為愛德華四世安排了與法國國王路易十一世(King Louis XI of France)已過身的弟弟遺孀結婚,以加強英國與法國的關係。但年少輕狂的愛德華四世當然對寡婦沒興趣,轉而暗地裡娶了個身份低微、還是蘭開斯特家族的侍婢。這當然讓沃里克大怒。

而且,愛德華四世雖然年輕,卻也不是個傻子。他認為,與其當法王的女婿,不如轉而與法國有一定實力的勃艮第公爵「大膽的查理」(Charles the Bold, Duke of Burgundy)聯姻。因為如果他娶了路易十一世的弟婦,那麼他與法王的地位肯定不對等。反之,如果跟勃艮第公爵結盟,他卻可以利用勃艮第公爵牽制著路易十一世。勃艮第公爵自己沒有獨自反抗法王的實力,但與英國聯手則絕對有機會推翻法王。這樣,法國就不會那麼輕易招惹英國。

愛德華四世顯然比沃里克更有政治頭腦,所以他決定不再讓沃里克指指點點。沃里克害怕自己地位動搖,想著來一記自發制人。他心想:「我身為造王者,可以把你扶上去,也可以把你推下來,再造另一個王。」於是,沃里克正式與愛德華四世反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