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徵的稅該給誰,能產生的經濟效益最理想?

超徵的稅該給誰,能產生的經濟效益最理想?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次超徵並沒從勞工身上課徵,而是營業稅、營所稅和證交稅等項目,因為經濟比預期的熱絡所產生的。超徵的稅,其實還給弱勢族群也是一種辦法,用現金或消費券,其實各有各的好處。

文:Joe's investment

其實這兩年,台灣勞工的最低工資和時薪都明顯提升了,這些都會增加資方的營運成本,政府同時還實施減稅,如果這樣的情況下,政府稅收還能超徵,這代表什麼?

台灣景氣比原本預估的還要更好,所以才能徵收到超過原本預期的稅收,並不是政府額外徵收本來不應該收的稅。這次超徵並沒從勞工身上課徵,而是營業稅、營所稅和證交稅等項目,因為經濟比預期的熱絡所產生的。超徵的稅,其實還給弱勢族群也是一種辦法,用現金或消費券,其實各有各的好處。

49763007_10157023835557276_7184531227284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現金是沒有期限的,所以只給弱勢族群是合理的,因為他們都寅吃卯糧了,給他們現金,他們也很難存起來,他們需要的都是生活必需品,早晚都會花掉。

但中產階級和富人階級就不用給。富人階級不需要這點錢,中產階級依然會省吃儉用存起來。如果要給中產階級,那最好就是用有期限的消費券,逼他們去消費,把錢花掉。

中產階級都發錢了,富人階級就更要發,為什麼?因為你給他1000元,富人絕對不只花1000元,他們通常會消費的更多,中產階級就是買到剛好1000元,弱勢族群是不得不買,還要盡可能買到物超所值。不過如果國家要節省成本,那就給弱勢族群現金就好,政府退回去的稅,最好就是給民眾消費回來,因為把錢花掉,政府就可以從營業所得稅和綜合所得稅,逐步的回收回來。

100塊錢存起來,那是沒有經濟效益的,但是民眾消費100元,下游企業要生產100元的產品或服務,中間有一堆相關企業都會有生意,層層消費都要繳稅。政府可以收到的稅,很可能就超過100元。而且每個環接的消費者或生產者,通通都受惠,這是很高效率的連鎖消費經濟效應。

西元年 所得稅 營所稅 綜所稅 營業稅
2006 6462 3118 3343 2369
2007 7301 3826 3475 2461
2008 8349 4452 3897 2439
2009 6409 3341 3068 2235
2010 5903 2857 3046 2682
2011 7101 3671 3430 2838
2012 7608 3677 3930 2818
2013 7432 3511 3921 3030
2014 8134 4026 4108 3350
2015 9367 4627 4739 3357
2016 10063 5103 4959 3546
2017 9864 5033 4830 3618

2008年金融海嘯,2010年景氣剛落底,民間消費一衰退,台灣所得稅一口氣減少2400億以上,這還只是稅收的減少喔,還沒計算民間消費的減少和商業市場的損失。政府2008年發消費券,總經費857.02億,其中消費券給付價額837.36億(可支領消費券的人數2326萬人,每人發放3600元)。至於消費券印製、發放等行政成本共編列19.6億元。

整個計算下來,消費券產生的經濟效益,相對於7兆的民間消費規模,根本超划算。如果2008年,消費券連續發2~4次,政府花費成本頂多3400多億,隔年度和後續產生的經濟效益,絕對遠超過3400億。可惜絕大多數人不會這樣思考,發一次就哀哀叫,省小錢虧大錢的案例又一樁。

這次退稅500億,還不是舉債來的,把錢退給弱勢族群,他們把錢消費掉,整體產生的經濟消費,要超越500億,我不認為很難。唯一的缺點就是,我認為不要一次把錢退掉,分成2到4個季度發放,就像划船一樣,划一次槳,趁船還沒停下來以前,趕緊划第二次和第三次。這樣船可以跑得更遠,那個經濟效益最理想。

拿盈餘的錢去補各種退休金虧損,或者償還債務,其實效益反而差。因為政府都無法從民間消費過程,把錢回收回來,還不如把稅退給弱勢族群。

本文經Joe's investment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