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詞全文】500多天後管中閔上任了,近35年首位非台大畢業的校長

【致詞全文】500多天後管中閔上任了,近35年首位非台大畢業的校長
Photo Credit: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管中閔在就職典禮上,指出未來台灣大學有兩個主要發展方向,分別是「國際化」與「大學轉型」,擺脫台大在國際上被邊緣化的可能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經過了369天,教育部換過3任部長,台大今(8)日舉行交接儀式,管中閔從監交人、教育部常務次長林騰蛟手中接過聘書,正式接任台大校長,也結束了台大500多天沒有校長的日子。

《ETtoday》報導,代理校長一職近15個月的郭大維致詞時表示,這是個讓人紀念的日子,回顧艱困的2018年,台大風雨飄搖,一年以來的各方群眾聚集與陳情,所幸絕大多數同仁可以一直秉持理性思考、與對事不對人的精神,展現台大民主精神與自由學風。

郭大維指出,擔任台大代理校長15個月與學術副校長同時的29個月是個人的無上光榮,在這艱苦與對立的時期,鍛鍊了他的意志力與信念。

郭大維還說,「大學自治是學術自由的根基,我們要珍惜先賢流血流汗所爭取來的學術自由,因為他們的努力,在現今的台灣民主社會,沒有人膽敢告訴你什麼研究主題不能做,沒有人敢威脅你什麼資料不能碰,我們現在所享有的學術自由必須謹慎小心的守護。」

活動現場,支持者看到管中閔接過聘書大喊「校長好」,也有抗議者在底下喧嘩,但是支持者用高音量以及鼓掌聲,壓過抗議者聲音

《蘋果日報》報導管中閔是台大近35年來唯一非台大畢業的校長,在台大校長遴選爭議發生前,外界對他的印象是個性直率,管中閔曾在立院說出「做爺們兒的怎麼會在乎這個」經典語錄,被外界稱為「管爺」。

管中閔雖是中研院院士,但讀建國中學時專攻撞球而荒廢學業,考上文化大學經濟系,他坦言年輕時是「魯蛇」,大學生活荒唐,打麻將、聽搖滾樂及讀新詩,也因此父子互動甚少,直到當兵時決定發奮圖強,後來前往美國留學,取得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經濟學博士,學成歸國在台大任教。

管中閔致詞全文:

台大一向是台灣最耀眼的一座冠冕。90年來,不論台灣社會如何變遷,政治經濟如何起落,台大始終是匯聚人才、引領台灣進步的樞紐。在國際社會眼中,台大既是亞洲學術研究的重心,也是一貫堅持學術自由的殿堂。近年來,台大(如同台灣本身)面臨了許多前所未有的衝擊,競爭力下滑,昔日的光榮似已褪色;如何回應衝擊,重振台大聲威,正是校內外許多人最關心的事。

一年多前參加校長遴選時,我於是問自己:「作為一個校長,除了被動的規劃一些因應策略,我們是否還能有更主動和前瞻的思維?」因此,在治校理念的報告中,我提出了「台大2028,邁向創校百年」藍圖,從空間和時間的軸線上,指出兩個主要發展方向:「國際化」與「大學轉型」。

在「國際化」方面,我強調透過更廣泛的深度國際連結,強化台大在亞洲高教市場的優勢地位,以確保台大的國際競爭力,徹底擺脫台大被邊緣化的可能性。「國際化」雖是老生常談,但近年往往名不符實,我們也逐漸喪失了在國際學術場域中的地位。擴張台大的國際連結,確保台大的研究與教學與國際同步,將是我們的當務之急。

如今科技顛覆世界,數據資訊和創意思考已經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教育沒有理由還停留在過往的舒適圈中,「不知有漢,無論魏晉」。作為有九十年光榮傳統的台大,作為持續引領台灣進步的台大,我們不能不重新檢視大學教育的內涵與形式,探索未來教育的各種可能性。推動「大學轉型」,既是創新,更是為了確保台大的研究與教學能與時代同步,在創校百年時仍然能夠領袖群倫。

除了「國際化」與「大學轉型」兩大發展方向,我也期盼為台大的學術生態與學習環境帶來新氣象。老師是台大最重要的資產。台大的學術生態應該更多元,讓老師們潛心追求創新與突破,真正「貢獻於宇宙的精神」,而不是將他們束縛在論文數量的緊身衣中。台大更有責任讓老師們得以安身立命,心無旁騖的倘佯在學術樂土之上。這些都是我對老師們的承諾。

學生代表著台大的未來,更是台灣的希望所繫。我期盼我們的教育,從通識到專業,都能為學生們開啟許多面向國際,面向時代的窗戶。從追求經濟發展的年代走過,我們的學生將不再為工具而學習,而是能體認生命意義,追求創意創新,盡情揮灑心智的有識之士。若能做到這樣,我們方能無愧於台大的先賢前輩。

我母親於70年前進入台大工作,一輩子是教務處一位基層職員,直到退休。母親曾一再說:台大照顧我 45 年,我永遠感恩;正因為有台大的照顧,我才能出生於台大醫院,之後順利成長。而我年少荒唐,沒有機會進入台大就讀,這曾使我父母親非常失望。我後來離開美國教職回到台大,勉強算是還了父母的一點兒心願。

回台25年後,我竟然有機會出任台大校長。在許多人眼中,或許認為這是學術生涯中最重要的里程碑,但於我個人而言,這個職位還有生命中的另一層意義,就是我此生結緣台大、報恩還願的機會。我視此為我的「一生懸命」,只有全力以赴,絕無反顧。

這個交接典禮得以實現,我要向許多人表達最由衷的謝意。謝謝遴選委員會(尤其是召集人陳維昭校長),台大校務會議的代表們,許許多多台大老師、同學和校友們,以及社會前輩與朋友們,在過去一年來對大學自主的堅定支持。我也要對郭代校長與行政團隊在過去一年的艱困局面下維持校務正常運作,表示最大的敬意與謝忱。我更要謝謝我的家人,他們始終站在我身邊,鼓勵我,也支持我,我才能走到今天。

最後,我想借用美國前總統LBJ(林登·詹森)的幾句話作為今天講話的結尾:「Yesterday is not ours to recover, but tomorrow is ours to win or to lose. 」的確,明天才是我們奮鬥的戰場。傅鐘在前,我將追隨台大過去老校長們的腳步,與台大所有老師和同學們共同努力,推動台大持續向前,直達更輝煌的未來。

相關報導: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李秉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