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用不存在的歷史神話,逼台灣「合作」完成民族復興大業

習近平用不存在的歷史神話,逼台灣「合作」完成民族復興大業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習近平談話中提到的各點中共都沒什麼誘人的籌碼,一出手就脫不了統戰的陰影。但也因為中共在內政千瘡百孔的陰影下,更有收復台灣的決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趙君朔(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1月2日在《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紀念會發表有關兩岸統一問題的講話,在台灣和海外華人政治網站都引起了非常熱烈的討論,在國際上也受到相當矚目。迄今各方的解讀大致可分成兩類:第一種強調台灣獨立的國格和民主體制,無法和中共長期訴求的在一國兩制下統一相容。第二種則是強調中共對達成統一的渴望日漸急迫,手段也日益明確,因此台灣恐怕要承受更大的壓力。

本文則會先拆解整個習講話的結構,針對各點進行評論,並試圖解釋為何在中共的力量、國際地位已經和40年前大不相同的今天,其重要的政治宣示還是如此的刻板和背離事實,這也是為何這談話在台灣和國際上的反應是如此負面,並討論談話中少數有新意的幾項內容的可能涵義為何,對台灣接下來的政治走向的可能影響為何。

RTX6KJM4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習這篇不算短的紀念講話可以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是強調中共建政以來有多想、如何、以什麼為指導原則與構想以及在國際上如何訴求兩岸的統一。第二部分則是在談接下來要達到統一的五個面向。第一部分習以六個70年中共如何如何,以歷史性的論述強調其決心,但他提到的,非常多不是歷史事實。

首先,他說「我們團結台灣同胞,推動台灣形勢從緊張對峙走向緩和改善」,但事實是中共在1949-1958屢屢試圖以武力統一台灣,是實力不足才被迫放棄,到了1979年才放棄嘴硬,由人大委員長葉劍英元帥發表《告台灣同胞書》提出和平統一的九方針。再來,習強調「70年來,順應兩岸同胞共同願望、推動打破兩岸隔絕狀態……」 ,這敘述完全了枉顧歷史事實,兩岸隔絕,首先是中共自己在1949-1979鎖國大搞迫害無數人命的政治運動,又在1989天安門事件後遭到西方國家抵制,是台商主動大舉赴對岸投資,才開啟了中共第一波經濟榮景。

習接著說:「70年來,我們秉持求同存異精神,推動兩岸雙方在一個中國的基礎上達成『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九二共識……」這裡是徹底的移花接木,扭曲事實。最初會有九二共識一詞,是1992年海基會、海協會在香港舉行第二次處長級工作會談時,對於正式談判前是否要先在「一個中國」上加以定義有種種爭議,最後採取模糊處理。「共識」兩個字針對的不是一個中國,而是指雙方對不爭論一個中國的涵義有共識,然而這個「共識」只是當時為了讓事務官性談判能順利進行的便宜措施,並非白紙黑字的政策綱領,但在此又被偷渡成雙方同意的高層次指導原則。

再來是說,「70年來……推出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政策主張和『一國兩制』科學構想,確立了『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基本方針」,這再度無視於兩岸從1949-1979是處於軍事對峙的明顯史實,並把一國兩制套上了不知所云的「科學」兩字,兩岸關係的性質用最基本的常識也知道是政治,而目前為止放眼全世界高層次的政治議題恐怕還找不到什麼能「科學」解決的前例,如果真的能用科學解決,還需要大家隔海吵成一團嗎?

第五個70年更是厚顏無恥的捏造歷史,習說「我們高舉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旗幟,在和平發展共處五項和平基礎五原則上,發展同各國的友好合作,鞏固國際社會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格局……」中共在1979改革開放前,打過死傷慘重的韓戰、和蘇聯發生武裝衝突、和越南、印度也都打了不光彩的勝仗,但對印尼在1965-1966年的大規模屠殺華裔不聞不問,同時也長期支持東南亞各國共產黨的地下活動、擾亂區域安定,現在可以臉不紅、氣不喘的說自己70年來都是高舉和平,真的讓人嘆為觀止。

最後還說,「70年來……堅決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確立一切反台獨鬥爭的重大勝利。」然而,正是江澤民主政時期在2001和俄羅斯簽定條約,認可海參崴屬於俄羅斯並放棄了高達100萬平方公里的領土;2017年和印度發生邊界衝突時,天天耀武揚威的中共竟然只敢以丟石頭來維護領土主權完整。另外,台灣各種研究機構進行的嚴謹民調,都顯示出主張統一的百分比持續下降,對於台灣民心如此,也能說成是確立重大勝利,真的讓人滿臉問號。為什麼一個天天高唱改革開放、支持國際規則的政權經過了40年的「進步」,在一個發表重要公開聲明的場合上還能如此枉顧事實,用一連串空洞、情緒性的口號來爭取另一個政治實體的認同?這點,筆者會在文末再次探討。

總統接見全國模範公務人員代表 重申施政主軸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在談到如何促統時,習提的五點可以概括成:兩岸要攜手邁向統一才能完成民族復興的大業、要在一個中國原則上和各黨派、團體人士對話溝通來探索兩制的台灣方案,保障台灣同胞的私人財產、宗教信仰和合法權益,並在過程中堅持一個中國、和平統一但對台獨分裂分子保留動武的權力。具體作為,則是要推動兩岸經濟合作制度化,推動兩岸文化教育、醫療衛生合作,社會保障和公共資源共享,支持兩岸臨近或條件相當地區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普惠化、便捷化。最後,則是謀求實現兩岸心靈契合,增進和平統一之認同。

如果用更白話的來說,就是只要支持和中共統一的一個中國原則的人,我們都可以合作,一起研究兩制要怎麼搞來保障台灣人的權益和幸福,但搞台獨的小心被我們打,可以進行各種社會層面的合作讓兩邊的制度趨於一致,這樣也能在心靈上相契合。

這段話如果對照兩岸今天的現實,只能說是讓人毛骨悚然。首先,表面上說誰都歡迎來談,但實際上就是要先認同我訂的規則,不認的就可能開打。其次,習說新制度可以保障各種權益,但問題是台灣人目前這些權益大體上都有不錯的保障,實在不知道為什麼要重新去和對岸協商來保障一樣的東西。如果要在文化、醫療、社會保障上合作,那最明顯的恐怕是在這三項都明顯勝過對岸的台灣被拉低、還要被關進管制無所不在的網路長城內,對習慣了高度政治自由、良好就醫品質和社會福利和多元文藝活動、網路討論的台灣人民來說,這些「合作」,以及「達到心靈契合」真的是匪夷所思!

所以總的來說,用一些根本不存在的歷史神話為前提,逼迫台灣人進行「合作」以完成民族復興大業中的國家統一,就是習談話的重點。而寧可漫無邊際的堆砌形容詞來畫大餅也要達目的,的確如高雄市長韓國瑜所說「不要懷疑中共收復台灣的決心。」

然而,具體上要怎麼做,從以上的分析看來,中共應該很難如願,因為談話中提到的各點中共都沒什麼誘人的籌碼,一出手就脫不了統戰的陰影。但也因為中共在內政千瘡百孔的陰影下,更有收復台灣的決心,接下來勢必會有一連串的動作要串連他眼中認同一中原則的人,而這勢必在台灣內部會引起更大的紛爭和對立。

蔡政府務必要審慎應對,在促統人士和對立陣營衝突升高時,要能適度冷卻局勢,不要中計掉入「台灣都在搞意識形態,不顧民生」的刻板印象陷阱中。另一方面,要加速利用國際經濟情勢對我有利的籌碼,趕快將台灣經濟拉出谷底,這樣對岸再打經濟牌掩護統戰的說服力就很低。蔡總統在習談話完後非常快速又不卑不亢,以明確事實、而非空洞口號為根據的回應就是個成功的範例,讓大家看到在不同政治體制下兩個領導人的講話就是如此的不同,更反襯了統一的的不可行。

最後回到最關鍵的問題:為何理論上已經融入國際社會,也有相當社會開放的對岸,會相信這樣缺乏實質內容的政治宣傳能打動台灣人?第一個答案是這個談話其實根本是對內宣傳的成分居多,正如同40年前葉劍英的《告台灣同胞書》也是在對內強調以狂熱的民族主義窮兵黷武,搞的民不聊生的時代已經過去了,現在開始要把重心轉到和平發展經濟民生。

而這一次,習宣告的,一樣是個轉向,可惜不是好的轉向,習是試圖把國內的焦點從經快速下滑、美共貿易戰看不到快速平息的陰影中轉開,配上在牆內的人民早已聽慣這種連篇空話,只要有幾個統一、復興的關鍵字就像看到威而鋼其他的可以忽略不看。說到底不只是我們,整個國際社會中主要國家的政經精英都該問問自己?中國龐大的市場固然誘人,但如果一味看重對岸的經濟潛力而不尋求改變這個高度扭曲的體制,長期來看會是人類社會之福嗎?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思想坦克》』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