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校園版eTag」好像很划算,為何東華大學的學生不買單?

免費「校園版eTag」好像很划算,為何東華大學的學生不買單?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東華大學日前與資策會與廠商合作,打算在校內裝設門禁系統,但這個類似e-tag的設計不但將增加交通壅塞,甚至具備定位功能,隨時向主機回報學生所在的位置,將校園變作猶如《1984》書中「老大哥」的世界,終致引起學生反彈。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廖鎮邦(東華烏頭翁社成員)

去年12月25日(二)近午,國立東華大學行政大樓,一群東華學生為了表達「拒絕門禁!還我自由!」的訴求,進入交通暨車輛管理委員會場(以下簡稱車管會),在門禁建置案是否暫緩投票之前,向在場委員陳述立場。終至投票中斷,會議以主席宣告散會告終。 究竟校方口中以校園安全為由,也歷經多次溝通對話,才想設立的「門禁系統」是如何演變至今日「張力十足」的場面呢。

最初,為何要設門禁和裝發報器?

2017年11月22日,東華大學舉行〈校長有約〉講座會,有同學以電子郵件提問表示機車行駛違規頻率增高,總務處回復:「日後將結合『門禁系統』改善內環交通問題。」該為校方最早向學生透露門禁系統構想之資料。半年後,交通暨車輛管理委員會的會議通過了設置門禁的決議。

princp_text
作者提供

然而無獨有偶,2017年6月交通部與經濟部資訊工業策進會以《車聯網技術應用於機車安全改善之研究與場域試驗計畫》,投入5160萬預算,計畫在宜蘭縣淡江大學蘭陽校區、佛光大學及花蓮縣東華大學為實驗場域,發放主動式發報器。如同現行高速公路採用的eTag,但多了一項功能——關不了的定位。只要你在東華校園內騎乘機車,就落在雷達感測器與監控攝影機的管控範圍,不分日夜,機器將盡責地,將你的位置一一回報。

基於身為被贊助的受試方,在6000台要價2000元的主動式發報器高額補貼下[1],東華校方自己踩上了一個弱勢者的位置,學生權益就此被交易。

溝通過程完全沒有畫面,解決方案和目的也相互悖離

行政院於2017年2月13日核定《車聯網技術應用於機車安全改善之研究與場域試驗計畫》,2017年6月提出的建議徵求說明書中,即有載明東華大學為該實驗場域的一員。而對學生的溝通卻遲遲直到11月,才陸續與當時的學生自治組織接觸,淪為只有頭人代表、沒有基層學生的溝通,頂多算上幾個助陣的親友團,完全缺乏與學生、教師與職員等三者,大規模的對話交流與說明。

2018年4月18日,東華大學車管會的會議通過了設置門禁的決議,然而直到12月中,一封「發報器最後發放」的公告信,許多教職員生才大夢初醒地意識到:「什麼!學校要裝門禁了!」

同年12月20日(四)東華大學學生議會,設計門禁設置模擬實驗,並透過學校發電子郵件通知全校師生,該天中午12點半起到下午2點,志學門入口設置機車3車道、汽車1車道、腳踏車1車道,並有電子計時器,每個車道約3秒放行一輛車,模擬刷卡感應通過通道。

模擬結果發現,從下午1點半到2點,一個半小時時間有將近1100輛汽機車進入校園,現場交通壅塞且秩序混亂,因車道分流三個匝道,進入車道前就有爭搶進入閘門的風險,通過門禁後車輛要轉彎更可能發生衝突,反而會提高車禍的機率,也凸顯整個規劃的缺陷。基於嚴重堵塞的實驗結果,東華學生議會透過紙媒公開呼籲東華校方能重新審慎評估政策。

話雖如此,東華校方卻表示架設門禁系統即能遏止外人丟狗、丟貓、丟垃圾‧‧‧‧‧‧等各式不良舉動,又能防範歹徒以保障校園安全。但校方表示透過廠商資料評估不會塞車,倘若門禁系統架設後,在尖峰時段校門壅塞混亂,屆時將在尖峰時段打開電子柵欄解除門禁。但對此學生議會質疑,在車流高峰時段打開柵欄,根本不能有效達成門禁系統架設的最初目的——防範外人入侵,無疑是手段與目的相互悖離。

東華大學門禁管制惹議 學生封路抗議(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犧牲了大家的權益,最後方便到誰?

既然達不到最初架設目的,那為什麼要施行一個沒有效果的設施呢?再者,縱然設立了門禁系統,但現今有兩家客運業者、三條公車路線每天固定停靠校內四站。分別為花蓮客運1121、1128與太魯閣客運301,平日58班車次,假日48班車次。難道就能很有信心的說,這些客運搭載的乘客中,就沒有校方口中的「歹徒」、「那些外面不友善的人」嗎?

更重要的是,據車管會於106-2與107-1學期會議資料,若該門禁設立,機車通過速率為1分鐘12輛,平均5秒一輛,而前文提到交通堵塞的門禁設置模擬實驗,機車通過速率平均3秒一輛。而汽車車身較機車長,不適用目前打算推行結合主動發報器的門禁系統,將改以監控攝影系統,特別對汽車進行車牌辨識處理。也就是說,未來無論有無門禁,汽車進出校園,將一如以往暢行無阻,因為監視器可以自行辨識汽車車牌,無須停留,無須減速。

「同學們犧牲一點點時間,就能讓我們擋住外面不友善的人。」
──20181221趙涵捷,於東華大學〈校長有約〉座談中,對學生議員的質疑回應

高達4700輛的機車,做為東華占比最高、亦是大多數學生族群仰賴的交通工具,卻被迫接受擁塞的交通;主要由教職員駕駛的汽車,則獲得了較高品質的路權。這門禁究竟擋住了誰?方便了誰?又成就了誰?不該要求大家都犧牲一點來造就什麼,而是應該要照顧到所有的人,讓大家都雨露均霑的感覺到被同等對待。

當科技物化了人,校園好像變成了莊園

華大學創校之初,有賴地方仕紳奔走,才順利整購了三分之一的壽豐校地。然而校方卻以門禁隔絕比鄰而居的居民,也使得校內教職員生有如蹲處一座牢房。透過可辨車牌的門禁系統,佐以車證申請資料,校方將能對某人是否在學校,甚至在哪個區域都能大致掌握,宛如喬治歐威爾《1984》一書中充斥電幕的大洋國,促使應然公共且開放的校園成了私有的莊園。在這樣的狀態下,公共空間經過私有化,成為再領域化的空間,對外散發排除異質他者的威權氛圍,建構出空間戒嚴的雛形結構。  

作為東部學術資源中心,應該創造出與在地連結的大學生態,並維持鄰近社區對其開放資源的「可近性」及「使用權」,兩者完備皆具,才能讓社區實然擁有「近用權」,架設門禁將會提高社區的可近成本,恐使東華引以為傲的社會參與以及東部大學社會責任的先行者光芒不再。

25589459363_f9256aa8e7_k
Photo Credit: pang yu liu CC BY-SA 2.0

科技確實強大可靠,但它從來不是解決所有問題的萬靈丹。校方意欲使用理性與科技克服車輛管理上的問題。然而在追求效率的背後,看待人的視角變得單一扁平。活生生的人成為無知覺的物品,只求能被指揮與流通,更況論門禁監控系統,對人權隱私的威脅!

車輛固然為可管理的物件,但駕駛他們的是有知覺的人,當校方眼中只有物,對門禁系統造成機車與汽車進入校園的速率差異,自然棄之不顧。倘若轉移目光到仰賴這些交通工具的「人」,看見他們將要遭受的差別對待,就可意會這是紮紮實實的歧視!

在此再度呼籲校方,科技不是解決此等複雜動態問題的萬靈丹,門禁系統的設置本就牽一髮動全身,個人的隱私、車種的歧視、周邊共生居民的衝擊,必須通盤考慮,並非一句要大家一起犧牲為校園,就可以解決的事。

註解
  1. 取自2018年12月21日,國立東華大學校長趙涵捷在校長有約上的談話。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