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靈的法律:絕望的亞洲農移工(三)——台灣法律制度篇

失靈的法律:絕望的亞洲農移工(三)——台灣法律制度篇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對於外籍漁工勞動權益保障各種制度面、執行面的缺失,在近年內一連串的事件顯露無遺,也重挫台灣的國際形象及漁業經濟。

文:黃昱中(律師,美國康乃爾大學法學院法學碩士)

在介紹了當代國際人權法及東南亞國家協會對農移工人權保障的態度後,本文將把重點聚焦在台灣法律制度對農移工的權益保障——特別是針對外籍漁工(因我國目前招募的農移工絕大多數是外籍漁工),嘗試指出現行制度設計的瑕疵與致生的問題,以及建議的修正方向。

《就業服務法》的不當分類

台灣正式開放聘僱外籍勞工,源自1992年通過的《就業服務法》。《就業服務法》第5章以下「外國人之聘僱與管理」的規定,即為國內業者雇用外籍勞工的法源依據。然而,由於立法設計的瑕疵,現行《就業服務法》已成為雇主「合法」壓榨外籍勞工的手段之一。

《就業服務法》第46條第1項明文列舉了外國人來台所能從事的11種職業別,將來台的外籍勞工以職業區分為第1至7款的技術移工(Skilled Workers)與第8到10款的勞力移工(Migrant Labors)。同條第3項要求雇主雇用勞力移工時,必須簽訂「定期」書面勞動契約,乍看之下《就業服務法》似乎以要式契約來保障勞力移工的勞動權益,但這其實是防止勞力移工在台灣長期居留的措施。

一併觀察《就業服務法》第52條第1、2項即可發現,技術移工可自由申請工作期間的展延許可,且無次數限制;勞力移工除非符合特殊情形,原則上不得申請展延,同條第4項但書更限制勞力移工在我國境內工作期間,累計不得超過12年。另一方面,《入出國及移民法》也針對上述《就業服務法》第46條的分類,分別規範外籍勞工申請居留證的條件。依入出國及移民法第23條第1項第3款,技術移工可申請我國居留簽證,滿足連續居留要件後,可申請永久居留;但勞力移工卻適用同條項第1款但書及同法第25條第1項但書,不得申請居留簽證及永久居留。

簡而言之,台灣當下的政策是歡迎技術移工來台定居,而不樂見勞力移工長期在台工作。學者即批評這種立法實將勞力移工當作用完即丟的一次性移工(Disposable Workers)。

此外,《就業服務法》第53條第4項、第59條第1項及第73條規定,原則上勞力移工不得轉換雇主,且一旦其與雇主終止聘僱關係時,聘僱許可即遭廢止,並須立即離境。反之,同法第58條規定,雇主如遇到移工出國、死亡或發生行蹤不明,或者終止聘僱關係時,其招募外籍勞工的許可仍為有效,並可申請「遞補」外籍勞工。這種將外籍勞工以「配額」而非「個人」看待的制度,讓雇主握有契約上的優勢,對於迫於貧窮而遠赴他鄉工作的外籍勞工,尤其是勞力移工,形成一種結構性的壓迫。

而前述《就業服務法》對於勞力移工在台工作期間的限制,更間接將時間成本轉嫁至勞力移工身上,減少他們向行政機關申訴或請求司法救濟的動機。外籍勞工因為擔心觸怒雇主而失去得來不易的工作機會(配額),不願意浪費有限的時間去尋求法律救濟,即使遭受不當勞動或傷害、拘禁、肢體虐待等非人道處遇,也寧願選擇保持沈默,咬牙忍耐直至返鄉的那一天。

RTR2W87B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化例外為原則的境外聘僱制度

除了《就業服務法》有關居留及配額的問題,台灣開放境外聘僱外籍漁工的立法政策,也讓台灣政府成為勞力剝削的幫兇。前已提及,台灣在1992年正式立法開放外籍勞工,但實際上行政院農業監督委員會早在1980年代為了因應遠洋漁船在國外時常面臨人手不足的問題,以《漁船及船員在國外基地作業管理辦法》及《台灣地區漁船船主僱用外國籍船員管理規定》,例外允許台灣籍漁船在國外港口聘僱外籍漁工,直到2017年《遠洋漁業條例》施行後,才改以同法第26條授權制訂的《境外僱用非我國籍船員許可及管理辦法》作為境外聘僱外籍漁工的法令依據。至2017年底,已有將近三萬名的外籍漁工在台灣漁船上工作,其中經由境外聘僱來台工作者超過半數,約有一萬七千多人,並多於遠洋漁船上工作。

然而,台灣早年開放境外聘僱實為一時性的權宜措施,現在境外僱用非我國籍船員許可及管理辦法卻賦予業者於國外聘僱外籍漁工的權利,取代《就業服務法》所定聘僱外籍勞工的正式管道,使境外聘僱漁工成為台灣漁業勞動力的主要來源,形成例外變成原則的扭曲現象,大大降低了法律監督的密度。簡單比較境內聘僱及境外聘僱二套制度即見端倪。

首先,經由境內聘僱管道來台的外籍漁工,屬於前述《就業服務法》範疇下的勞力移工,適用《勞動基準法》,享有與本國國民相同的法律保障;境外聘僱的外籍漁工,不適用《就業服務法》及《勞動基準法》,而是以境外僱用非我國籍船員許可及管理辦法,作為其勞動條件的基本規範。

但無論是早年開放境外聘僱外籍漁工所適用的《漁船及船員在國外基地作業管理辦法》,或者隨後的《台灣地區漁船船主僱用外國籍船員管理規定》,其條文內容對於漁工勞動條件皆未置一語;而現行的《境外僱用非我國籍船員許可及管理辦法》也只列舉了境外聘僱漁工的最低工資、最低身故保險金額、最低休息時間,未就其餘勞動權益事項訂定明確規範。相較起適用《勞動基準法》的境內聘僱漁工,境外聘僱漁工的勞動權益保障顯然不夠充分。

更荒謬的是,即使《境外僱用非我國籍船員許可及管理辦法》已針對境外聘僱漁工訂有最低工資的保障,該規定工資卻遠低於《勞動基準法》的要求。境內聘僱的外籍漁工因適用《勞動基準法》,其法定基本工資約為每月710美元(以民國107年1月1日實施基本工資新台幣2萬2000元計算),境外聘僱者卻適用境外僱用非我國籍船員許可及管理辦法第6條第1項第2款規定的每月450美元。又,境內聘僱者因適用《勞動基準法》而享有我國勞保、健保的保障,而境外聘僱者只能期待雇主履行契約的中保險條款,為其投保意外、醫療或身故保險。台灣政府以《遠洋漁業條例》及《境外僱用非我國籍船員許可及管理辦法》公然地鬆綁遠洋漁業法規,制訂雙重標準對待境內聘僱及境外聘僱漁工,除了影響法律體系的一致性,降低外籍漁工人權保障的密度,也間接地為不肖業者開了方便之門,在兩套制度間遊走牟取利益。


猜你喜歡


月薪25萬牙醫與3萬小資有相同煩惱?缺乏財務大局觀或許更焦慮!

月薪25萬牙醫與3萬小資有相同煩惱?缺乏財務大局觀或許更焦慮!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針對高收入族群的財務焦慮,建議先清楚所有支出項目,列出每項支出的底限;並檢視每一支出的流向、好好善用機會成本;最後重新調整資產配置,才能慢慢邁向想要的理想生活。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先前一名網紅指出「25萬高收入族煩惱跟3萬小資相同」引發熱議,多數網友都無法認同,但我曾經遇過一位每月平均收入約25萬的牙醫,焦慮指數遠超過一般月薪3萬小資族。

職業為牙醫的陳醫師,雖然每月收入依診所患者數量有所起落,但近一年來平均月收入也有25萬,如果看診數量較多,當月收入可能差不多是小資新鮮人一年的薪水。

接到陳醫師的諮詢需求時,我檢視了一下陳醫師資產負債情況,各種狀況算相當不錯,並沒有特別需要修改的地方,除了投資組合總資產比多數人高出許多外,手頭也有足夠現金可以擁有良好生活品質。

然而我也發現陳醫師的焦慮恐慌指數位居「前段班」。在老婆還有一份時間彈性的工作,可共同貼補家用同時,陳醫師本人還是因為每月總「入不敷出」而始終對「缺錢」存在極大焦慮,對談時可以明顯感覺到他愁眉不展。

除了覺得賺的錢跟不上花錢速度外,陳醫師對投資始終無法看到明顯獲利,也對能不用擔心經濟壓力、實現財務自由和減少晚上及週末工作時間,這些遲遲無法達成的願望感到無力。

將陳醫師的資產負債、預算損益及投資組合全盤檢視一遍後,發現他入不敷出及焦慮主要原因有三個:「財務審視不全面」、「保險機會成本過高」及「理財結構過於保守」,而這三個問題同時也是相當多小資族財務管理及投資理財時容易犯的錯誤。

五月第二篇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陳醫師要看清財務全面大局拋除金錢焦慮。

賺再多也是超支,都是因為缺乏財務的大局觀。

陳醫師雖然有做帳的習慣,但缺少了與老婆妥善溝通,因此對整個家庭支出總是後知後覺,金錢分配也有些混亂。

建議陳醫師應該要清楚將每月預算損益明確分類,倘若不能知道家中各個支出類別、就容易缺乏全局觀,不會知道各個預算哪邊多、哪邊少。一直見樹不見林就會覺得每一筆支出都該花,最後造成怎麼賺都無法完全支付開銷。

例如:陳醫師接下來可能會面臨換車這類龐大支出的抉擇,如果缺乏支出優先順序,容易讓每個花錢決策看起來都很合理,最後將陷入錢永遠不夠花的窘境。

我建議陳醫師將保險、生活費、交通、教育等支出分類,明確定義出每月比例,將這些支出以平均月收入設定底限,在有限「開銷」下就能避免各項開銷造成不必要浪費。

省下不必要的花費就有機會產生複利效應,這是高收入族群容易忽略的思維,所以會更容易在各個支出項目當中超支,即便收入高,最後也跟很多人一樣入不敷出。

給陳醫師的建議一:想清楚機會成本,每一塊錢都很重要!

不管收入有多少,有個理財共通觀念必須記住:每一塊錢都很重要!

陳醫師的財務現況,比起入不敷出這問題,我覺得更需要立即為他進行深入「保險健檢」!全家人一個月單醫療及意外險就高達4萬元保險支出,明顯高出該負擔成本,更不符合機會成本。

相當多人購買保險這類看似有「保障」的產品時,特別容易忽略機會成本問題,覺得應該多保一點,當有需求時就能多拿回一點。但是當我們只專注於保險,忘記或忽略其他開銷,就會造成過度投入。

無論收入有多少,保險支出絕不能超過每月收入十分之一。以陳醫師這個案例來看,假設把每月41,000元保險費降到合理比例24,000元,即使只將這省下的17,000元為小孩簡單投資ETF,以報酬率9%計算,30年就有2,400多萬元。

多出的17,000元保險費,能提供的保障是否超過將錢放入投資的報酬率?這就是他已經失去的機會成本。

給陳醫師的投資建議二:想實現財富自由夢想,先拋掉對金錢的焦慮

為何擁有高收入的陳醫師,也有相當多資產分配於投資中,感覺做了很多投資、卻無法看到獲利成果?理由很簡單:因為投資配置沒有辦法支撐夢想。

分析他的投資組合,保障型資產高達600萬佔23%,防守型資產包含房子共2,000萬佔75%,進攻型資產只投入60萬、佔2%,明顯無法帶來足以支付開銷的高獲利。

我的建議是如果本身個性無法承受太多風險,可以將進攻型資產提高到至少47%,防守調整至47%;至於現金、活存這些保障型資產,就算每個月支出高達30萬,預留半年180萬保障金也就足夠,可以降低至7%。

在房地產無法變現情況下,他現在也只需要將當初為小孩存的美金保單活用於投資中立即就增加200萬進攻型資產,在已經懂得如何選股的情況下,自然就離夢想更進一步!

針對高收入族群的財務焦慮,建議先清楚所有支出項目,列出每項支出的底限;檢視每一支出的流向、好好善用機會成本;最後重新調整資產配置,才能慢慢邁向想要的理想生活。

image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