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腕.都鐸王朝(三):絕嗣到戰敗,金雀花王朝終凋謝

鐵腕.都鐸王朝(三):絕嗣到戰敗,金雀花王朝終凋謝
Photo Credit: Philip James de Loutherbourg @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亨利七世作為蘭開斯特家族的首領,娶了約克家族的女子,把分別代表兩個家族的紅玫瑰花家徽和白玫瑰花家徽合併成一朵全新的玫瑰——同時擁有紅色和白色的都鐸玫瑰,正式結束了長達30年的玫瑰戰爭。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愛德華四世(Edward IV)如果不是英年早逝,玫瑰戰爭可能就在他的統治下便劃上了句點。當他努力打垮了蘭開斯特家族(House of Lancaster)後,整個英國的政治環境應該是非常適合他的——貴族們在戰爭中耗光實力,暫時沒有能力再牽制國王,愛德華四世肯定能夠大展拳腳。不過,世事就是這麼無常,愛德華四世準備把王位坐暖時,便旋即病逝了,留下了幼子愛德華五世(Edward V),玫瑰戰爭也不好意思就這樣落幕。

愛德華五世只是個幼兒,他卻有個戰功彪炳的叔叔——理查(Richard, Duke of Gloucester)。理查是愛德華四世最喜愛的弟弟,他一直幫愛德華四世南征北討,立下了不少汗馬功勞。所以愛德華四世臨終時,就好像劉備托孤給諸葛亮般把自己的幼子托孤給弟弟理查,讓他當個攝政王。

另一邊廂,王后一家勢力也不容小覤。前文提過,愛德華四世不娶法王的弟婦,卻轉而娶了個蘭開斯特家族的婢女。這個婢女名叫伊莉莎白(Elizabeth Woodville),當了王后後她的一家立即雞犬升天,本是地位卑微的人一躍而成為上流人士,暴發戶當然惹得不少傳統貴族的不滿。王后一家作為外戚,也竟妄想先發制人成立一個攝政議會架空理查的權力。

理查也很討厭這個暴發家庭,認為他哥哥的這段婚姻是胡來,認為這段婚姻根本不合法,所以愛德華五世的王位自然也是不合法。果然還是薑愈老愈辣,長期在外的理查在倫敦耳目眾多,又得到貴族的默許,很快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帶兵攻入倫敦,把愛德華五世從王位上揪了下來,又迫王后交出另一個兒子,把愛德華五世和這個次子(又是叫理查)關進倫敦塔。王后一家也被理查殘酷地肅清。

這麼一來,理查眼前(至少是眼前)再沒有敵人了。於是,他宣布登基為英王,是為理查三世(Richard III)。後來他為了鞏固自己的王位,派人暗中把愛德華五世和他的弟弟理查給殺了(另一說是理查三世把兩人放逐了)。好了,所有善後工作終於完成了,理查三世心想,這回可算是安枕無憂吧?然而,不知是否因果報應,理查三世的兒子在他成為英王後的次年也死了。愛德華四世的兩個兒子們被理查三世殺了,理查三世自己的兒子也死了,這個約克王朝(House of York),竟然那麼快出現了絕嗣的問題!

不過,似乎歷史上不需要他頭痛絕嗣的問題。因為,一場大戰要一觸即發了!還記得前文提過,被愛德華四世放生的那個年輕人亨利・都鐸(Henry Tudor)嗎?如今亨利在法國茁壯成長,更成為了蘭開斯特家族的首領。奇怪了,他不是姓都鐸嗎,為什麼當上蘭開斯特家族的首領了?這也沒辦法,誰叫愛德華四世把蘭開斯特家族的成員給清洗了兩次,整個家族的直系和支系都差不多死光了,只剩下這個遠房親戚在血緣上比較接近,蘭開斯特家族的首領之位只好給了這個姓都鐸的。

King_Henry_VII_from_NPG
亨利七世|Photo Credit: Unknown @Wiki Public Domain

有了「蘭開斯特」四個字的加持,亨利在想,我也有當英王的資格了吧?不,還不夠!他的幕僚建議他迎娶愛德華四世的大女兒約克的伊莉莎白(Elizabeth of York)。伊莉莎白擁有約克家族的血統,娶了她便能問鼎王位。亨利宣布要討伐理查三世,控訴他殺侄的暴行。亨利還承諾,當清算了理查三世後,他將會迎娶約克的伊莉莎白,作為蘭開斯特家族和約克家族大和解的象徵。此時伊莉莎白算是落難貴族,因為她的家人都被理查三世給殺光了,這不共戴天之仇,正好可以透過亨利完成。

亨利這種政治技倆的確取得了不少英格蘭人民的支持。當亨利同樣取得法王的支持後,於西元1485年揮軍越過英倫海峽,劍指理查三世。理查三世也整裝待發,他與亨利的決戰將發生於博斯沃思原野(Bosworth Field)。不過這場戰爭有點虎頭蛇尾,很快便分出勝負了。理查三世得位不正,又殘酷對待王后一家和本有王位繼承資格的兩位王子,所以他得不到各方支持。他的主力部隊在開打後很快倒戈,理查三世也很快戰死沙場。

這時讓我說一說個題外話。在約200年後,英國大文豪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的一套戲劇《理查三世》劇本有句名句:「馬!馬!因為一隻馬我丟了國家!」(A horse! a horse! my kingdom for a horse!)。這句諺語是描述的是以下這個故事。當時的理查三世吩咐馬夫把戰馬釘上馬蹄,不過當時物資貧匱,馬夫為馬蹄釘好三根釘後,發現不夠釘子用來釘第四根。但是軍情告急,他在戰事前也不管那麼多了,就這樣把馬給了理查三世。理查三世騎著這匹戰馬,後來在戰事上失利,正要退後平定軍心時,這匹馬的馬蹄掉了下來,馬頓時失去重心,把理查三世摔了下來。理查三世摔倒後被敵方追上被殺死。理查三世不僅因為一匹馬丟了國家,還丟了生命。後來這個典故在英國文化裡有了這個意思:有時一些看來不起眼的細節,往往決定了整件事的成與敗。

我們回到亨利這邊。亨利戰勝理查三世後,隨即便迎娶了約克家族的伊莉莎白,並登基為英格蘭國王亨利七世。他作為蘭開斯特家族的首領,娶了約克家族的女子,他便成為了蘭開斯特家族和約克家族大和解的象徵,把分別代表兩個家族的紅玫瑰花家徽和白玫瑰花家徽合併成一朵全新的玫瑰——同時擁有紅色和白色的都鐸玫瑰(Tudor Rose),正式結束了長達30年的玫瑰戰爭。

西元1485年,金雀花王朝(包括她的支系蘭開斯特王朝和約克王朝)正式落幕,英國這刻進入了一個將影響後世極深的新時代——都鐸王朝(House of Tudor)。

本文獲即食歷史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seayu』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