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佔中「現場」看香港跨年煙火:倒數的呼聲到底是Happy New Year還是「我要真普選」?

我在佔中「現場」看香港跨年煙火:倒數的呼聲到底是Happy New Year還是「我要真普選」?
Photo credit: Daniel-C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夜空中,無法吹散的濃煙,讓本應該璀璨閃耀的煙花,看似烏雲遮蔽後的閃電。忽然之間,彷彿看到,就在95天前、咫尺之外的夏愨道上,人們的呼喊,爆破聲與閃光,那一片白煙... 這一夜,煙花應該很璀璨,奈何,我只感到嗟嘆。 「就算失望,不能絕望。」我在心中默默地唸著。

年歲漸長,元旦倒數這玩意,近年已再提不起興趣。除夕夜,應邀出席同事的婚宴後,沒有留下參加倒數, 卻跑到金鐘來了。政總海富天橋上,人潮往添馬公園方向湧去,到海邊等候煙火匯演開始,我則向右轉,朝「連儂牆」的方向走。行人天橋的石柱上,一個個粉筆繪畫的雨傘圖案,似是引路標記。

步下自動電梯, 眼前的「連儂牆」,冰冷,蒼白,14歲女孩日前用粉筆塗畫的朵朵花兒,早已被擦洗得一乾二淨,彷彿從没出現過。十來個軍裝警員結集在不遠處,虎視眈眈,訊息很明確:有誰膽敢以任何形式重建連儂場,得有被拘捕的準備!僅在數小時之前,大批警員曾到場拉上封鎖線,只因有市民在地上用粉筆畫了一朵花。只不過,這個世界總會有無畏無懼的人,故意撐起黃傘,在「連儂牆」前晃來晃去;右移十步,便是壁報板變身成的「流動連儂牆」。

金鐘佔領區「夏愨村」被清場後,部份村民繼續留守在添美道行人道上,大家都叫這做「添美新村」。平時頗為冷清的添美新村,今天訪客特別多,孩子在追逐,小狗在打轉,好不熱鬧。「佔中村落地圖」前,碰到大黃伯,雨傘運動中最年長的抗爭者,寒暄了兩句。到金鐘,主要是探望幾位繼續留守的年青朋友,村民朋友未找到,卻先遇到久未碰面的藝術家朋友Michael。得悉海旁會有人群集結撐黃傘倒數,把帶來的點心放下給村民朋友後,便向海旁走去。

金鐘「添美新村」(Photo credit: Daniel-C)

金鐘「添美新村」(Photo credit: Daniel-C)

添馬公園草地與海濱長廊,人山人海:一家大小、外籍人仕、操普通話的遊客,到處都是等候煙火匯演的人們。人群之中,撐著黃傘的、手持黃汽球的,倒也遇到一些,但直覺上,新年降臨一刻齊呼「我要真普選」的,人數不會太多。來金鐘,本來就不是為了看煙花,繞了一圈,已感意興闌珊,就在午夜到來前的七分鐘,轉身走回「添美新村」。

「添美新村」內一片寂靜,看來村民都到海邊去了,撐黃傘倒數的活動,原來是真的。說時遲,那時快,海邊傳來一陣呼叫聲後,轟隆巨響便緊接而來,立法會綜合大樓與中信大廈之間那一片狹窄的天空,爆開一朵朵耀目的花火。也許真的離得太遠,根本沒有留意到那「…五、四、三、二、一」的倒數,也聽不清楚那一陣呼叫聲,是「Happy New Year」,還是「我要真普選」。之後,便只有壓倒一切的轟隆之聲。新一年降臨了,卻感覺不到興奮。

夜空中,無法吹散的濃煙,讓本應該璀璨閃耀的煙花,看似烏雲遮蔽後的閃電。忽然之間,彷彿看到,就在95天前、咫尺之外的夏愨道上,人們的呼喊,爆破聲與閃光,那一片白煙…

這一夜,煙花應該很璀璨,奈何,我只感到嗟嘆。

「就算失望,不能絕望。」我在心中默默地唸著。

Photo credit: Daniel-C

Photo credit: Daniel-C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標題為「這一夜,煙花應該很璀璨」,載於作者部落格

責任編輯:余佩樺
核稿編輯:楊士範

*按讚「關鍵評論網 香港」FB,留意香港本土的政治、經濟、文化消息。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