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及早封殺中國「利用台灣」干擾談判、助台灣長遠自保

特朗普及早封殺中國「利用台灣」干擾談判、助台灣長遠自保
Photo Credit: Carlos Barria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繼習近平發表《告台灣同胞書》之後,白宮進一步宣告不能接受「中國武統台灣」,實情他對台灣的講話是逼於無奈之下提出,就此,作者追溯事情本源,以不同角度加以剖析。

特朗普、習近平、蔡英文三人「互相利用」

RTS29K1F
Photo Credit: Joshua Roberts / Reuters / 達志影像

喜歡《笑傲江湖》的人很多,相信有些朋友更喜歡金庸為作品所寫的〈後記〉:

「不顧一切的奪取權力,是古今中外政治生活的基本情況,過去幾千年是這樣,今後幾千年恐怕仍會是這樣。任我行、東方不敗、岳不群、左冷禪這些人,在我設想時主要不是武林高手,而是政治人物。

⋯⋯這種形形式式的人物,每一個朝代都有,大概在別的國家中也都有。『千秋萬載,一統江湖』的口號,在六十年代時就寫在書中了。任我行因掌握大權而腐化,那是人性的普遍現象。」

一直以來,談政治領袖所謂「好壞得失」,是在位者於「追逐權位」、「大眾福祉」之間如何拉鋸,歷史上偉大政治家之所以少得可憐,意味能夠克制權力慾的從政者鳳毛麟角。

當今兩大政治人物—特朗普、習近平,幾乎可以肯定他們都有「霸者的饑渴」,為的是自身權位,遠多於為大眾福祉。特朗普在台灣、南海、美墨圍牆問題不甚放軟,追逐的是榮耀感和利益強勢;而習近平受壓重提統一台灣,渴求的是穩住黨內威信,兩岸人民福祉在他眼中變得次要。至於蔡英文夾在中美角力之間,臨時找到了利用習近平《告台灣同胞書》的缺口,嚴詞反駁,為連任願景壯壯聲勢,不同的是她尚能顧全台灣人的福祉。

問題是,當許多人笑指習近平早前愚蠢失言,極可能給予蔡英文連任契機,這只是真相的一小半。

實情,習近平是「被迫愚蠢」,無可奈何觸碰「統台」敏感議題,他必須仿效鄧小平「說些東西」回應美國,只是習摸不透何謂合適時機,且舉動明顯比鄧溫和得多。

習近平是「被迫愚蠢」,根本無辦法不回應

RTX6KJM7
Photo Credit: Mark Schiefelbein / Reuters / 達志影像

箇中原因是美國白宮有了共識,要特朗普率先在2018年的最後一天簽署《亞洲再保證倡議法》(Asia Reassurance Initiative Act of 2018),及後,白宮國安會發言人馬奇斯(Garrett Marquis)表明「必須和平解決兩岸分歧」;在簽署之前,特朗普處理遠比想像中低調,種種跡象可見,這是出於白宮幕僚的集體意見,不是他一開始想出來的對策,否則,以他的性情會在傳媒面前標榜自己的「獨到見解」,最後倒是白宮正式對外交代立場。如此,美國逼使中國無法在談判桌上,借「放棄南海」作為籌碼,換取美國默許讓中國「統一台灣」。大概,美國快人一步阻擋了中國可能的意圖,更收一石二鳥之效:

一來,美國在談判一事已有相當不俗的開局,實際上,中美稱不上是對等協商,美國形勢比人強,中國除了須妥協開放市場,根本不得不跟東盟商討南海局勢,甚或撤出勢力。

不難明白,在談判期間,美國還是派遣海軍神盾驅逐艦麥坎貝爾號(USS McCampbell)駛進了西沙群島12海里範圍。近日,英國甚至揚言會配合在南海設置軍事基地。此外,美國傳媒沒有丁點鬆懈,《華爾街日報》揭露中國積極向前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Najib Razak)提議,可以「幫忙」竊聽《華爾街日報》在港記者,以盡早知道誰可能向傳媒透露「一馬基金」(1MDB)黑幕,納吉布只需要答應跟中國簽訂340億美元「一帶一路」鐵路、管道合作,便可以得到這些情報保障,讓他阻斷任何「洩密者」以安坐總理之位。相信醜聞會持續困擾中國在東南亞的信譽。

無論後續事態如何,總之,美國還是及早部署,先簽署法案堵塞中國口實,自然,「台灣問題」便不會中途影響中美談判氣氛,「南海」亦不成為中國的籌碼。現在,中國在敏感時期依然受南海、東南亞各種軍事壓力和醜聞困擾,更沒有交換的餘地。當然,這是美國單方面認為此舉是「料敵先機」,站在中國一方盤算的所謂籌碼,很可能是要求金正恩「巧合」到訪中國,作為一種軟性姿態而已。

二來,白宮欲對台灣出售武備常規化,以及准許高官訪台,「似乎」是短期強化了美國介入台灣事務,實質有更深一層的鋪排。

美國計畫在「一段時期」協助台灣,使之長遠有足夠能力自保,反而能減少美國將來的「干預成本」。尤其不久之後,中美一旦全面達成協議,須回到互相尊重、落實機制的新關係,兩岸有任何危機,美國在中台問題可能變得尷尬;於是,美國只要令台灣保衛武裝、戰略日趨成熟,便可確保中國不會輕率攻台。如今特朗普在中美角力勝券在握,不可能反對白宮提出穩住勝利果實的策略,權衡過後必會同意持續壓倒中方。

另一邊,《亞洲再保證倡議法》對習近平來說猶如一顆「外交核彈」。心思細膩的朋友應該留意到,那四千多字的《告台灣同胞書》發表在2019年1月2日(並非在1月1日),明顯大受美國影響,乃事出突然的迫切反應,內容基調盡是數十年前鄧小平在「元旦」發表的措辭。所謂不承諾放棄武力,不過是針對「台獨」立場來說,並無提出統台路線圖,加上重重複複「一中原則、一國兩制」等主張,反映習近平處處陷於被動,在十分著急的情況之下,以穩住黨內人心。

在2018年底,中國受新冷戰巨壓,習近平那「全面掌控」路線走到中途,嚴重受挫,已鐵定重返「鄧小平路線」,即將進入第二次改革開放,此外,習打貪已取得階段勝利,只剩下「統一台灣」之夢未圓,如果習對此毫無建樹,並沒有任何理由持續「無限任期」,鄧路線向來容許黨內輪替,它不是為了習近平一人而設,能夠帶領中國走下去的人選大有人在。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