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格利特・虛假的鏡子》:超現實主義大師的「增義攝影」

《馬格利特・虛假的鏡子》:超現實主義大師的「增義攝影」
Duane Michals - Photo of Rene Magritte (1965)|Photo Credit: cea +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格利特從來沒有實驗過黑影照片、合成照片、過度曝光,或對素材本身進行操作。正像他認為繪畫只是一種手段,他也只把攝影看成中性的,跟他在繪畫裡所表現出來的一樣。馬格利特很少提起攝影,但是從他1946年的一篇文章裡多少能窺見他的立場。

文:薩維耶・凱能(Xavier Canonne)

許可的複製──「增義攝影」

持續性和延伸性,是馬格利特作品裡的一大特徵。表現在反覆出現的主題被重新審視,嘗試不同的手段來解決作品引發的問題,增添了豐富性。即使是出於經濟考量讓他「再製」了自己某幅作品──買家和經紀人無不感到欣喜,往往對作品其實存在「雙胞胎」毫不知情──這些作品在豐富的變化形式裡有時密度變得更高,有時則變得更加質樸。畫作沒有所謂的終極版本,對新組合保持開放,容納其他的主題內容,讓不同的想法融合,產生後續作用,也推遲了謎題本身的解答。

馬格利特在一些攝影作品裡也運用了相同的手段,身旁的好友被拉進他的作畫紀錄中,透過相機將他們安插進他的圖像世界裡。模特兒有血有肉的現實加入到繪畫的平面世界,透過這重機制,將相片推往一個新的影像層次,一種沒有隸屬結構的、跳脫傳統攝影符碼的影像──這些照片包括家庭快照,和畫家出於現實考量所留下的紀錄性影像。它們的創意性超越了休閒性,這些照片加深了我們對繪畫作品的認知,也把我們帶到攝影外的其他領域,詮釋了其他東西。

對於新手攝影師來說,攝影就是要忠實複製攝影師意圖捕捉的時刻。按下快門,影像要如鏡子般完美地固定住這一刻。技術差錯、失焦、突發狀況出現都要被排除在外,就像沖印室通常會把這些照片當成未達特定標準的失敗照片而不予洗出,成本考量推翻了碰運氣的機會。就這方面而言,業餘攝影師和禮拜天畫家很像,他們都是兢兢業業的技術員,專注於技巧,就自己挑選的主題仔細臨模,風格一般承襲自某位名家,藉此來印證自己作品的價值。超越現實,或超越攝影本身的鏡像反映,不會是拍照的動機,拍照的目的就是影像,不會跨越這個門檻投注更多反思。

馬格利特的照片跟傳統裡寫真的、實用性的照片非常不同,他建立了一個新範疇:「增義攝影」(enhanced photography),這種照片就跟他的繪畫一樣平順無瑕,沒有厚塗法(impasto)或筆觸效果,沒有畫家刻意透過筆觸來突顯個人風格的波動紋理。不像馬格利特的早期畫作,我們可以在其中探觸到他承襲的種種影響──譬如義大利超現實主義藝術家基里訶(Giorgio de Chirico)的關鍵影響力──想要從他照片裡尋找影響他攝影風格的攝影師,只會是徒勞無功。

3459784173_5be1dc03a2_o
Giorgio de Chirico|Photo Credit: Luca Allievi CC BY 2.0

就這點來說,從電影會比從攝影裡更能看出顯著的關連性。在他年輕時代的報章雜誌,刊載的照片數量不多畫質又差,攝影藝廊在1920年代晚期尚未出現,加上1929年前布魯塞爾超現實主義團體對攝影毫不重視,這些都能說明馬格利特為何對攝影相對地漠不關心,這個時期的照片也都是用初階的方式在拍攝。

比利時的攝影活動並不算少,但是在一、二次大戰之間,攝影大都侷限在專業協會和同好俱樂部裡。他們發行的刊物,諸如1874年的《比利時攝影協會會刊》(Le Bulletin de l'Association Belge de photographie),和更後來的《現代攝影》(Photographie moderne),以及1923年在安特衛普出版的佛萊芒文版《現代攝影》(Hedendaagse fotogra­e),都很少會在會員之外流通。況且這些雜誌上刊登的照片很少能代表當代最好的藝術家,它們關心的大多是新沖印技術和攝影器材的推出。當道的攝影潮流是繪畫派(Pictorialism),它將繪畫美學移植到攝影上,著重失焦部位和光線效果,這種風格不太可能吸引偏好現代性的年輕畫家。

Jane_Reece-Spaces
Jane Reece - Spaces|Photo Credit: Jane Reece public domain

馬格利特身邊,只有他童年期的朋友、來自沙特萊(Châtelet)的埃米爾.夏夫佩葉(Émile Chavepeyer)從事攝影。他曾前往布魯塞爾磨鍊攝影技藝,1919年回到沙特萊,跟同為畫家、海報插畫家的弟弟亞伯合開一間照相館。夏夫佩葉大約從1926年轉而嘗試更具創意的風格,但跟當時仍待在布魯塞爾的馬格利特並沒有太多接觸機會,因此他的作品也無緣讓馬格利特對攝影產生興趣。

布魯塞爾的超現實主義圈與攝影的淵源也差不多,除了為檔案做紀錄,1926年前沒有留下任何攝影作品。1926這一年,《瑪利》(Marie)雜誌出版停刊前最後一期《告別瑪利》,刊登了兩張併置的照片,分別由梅森和羅伯.德.史邁(Robert De Smet)所拍攝的〈他們的理解〉(Comme ils l'entendent)和〈我們的理解〉(Comme nous l'entendons),兩張照片都是戴著銅環的手緊握拳頭。儘管這麼說有些牽強附會,我們仍把1922年前後曼.雷的「曼.雷攝影」(Rayograph)看作「超現實主義攝影」的出現──也就是理解為有意為之的攝影作品,而不是被超現實主義者「發現」或收集來的照片,再冠上超現實之名──馬格利特幾乎沒有在這個日期之前具有代表性的照片,況且在1945年以前也不存在攝影史學家。

馬格利特的朋友梅森,在將現代攝影引入比利時一事上扮演了重要角色。1921年他前往巴黎拜訪作曲家艾瑞克.薩提(Erik Satie),薩提帶他去巴黎六號畫廊參觀曼.雷的首次展覽。但必須說,這次的參觀並沒有讓他驚豔,真正的衝擊發生在五年之後。我們所知梅森最早的攝影作品是在1926年。他對《綜藝》(Variétés)雜誌的圖像風格也有相當大的影響力,這本雜誌是由他的保護人兼友人保羅-古斯塔夫.范.赫克(Paul-Gustave van Hecke)在1928年創辦的,一年前,馬格利特才在范.赫克的畫廊裡首度展出個展。

Man_Ray__Noire_et_Blanche__1926_
Man Ray "Noire et Blanche" 1926|Photo Credit: Man Ray CC BY-SA 4.0

猜你喜歡


【一圖看懂】民生基礎建設的資安防禦為何重中之重?ACW SOUTH沙崙基地打造天然氣、石化、變電所三大測試場域為大眾保駕護航

【一圖看懂】民生基礎建設的資安防禦為何重中之重?ACW SOUTH沙崙基地打造天然氣、石化、變電所三大測試場域為大眾保駕護航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幾年的新冠疫情、俄烏戰事奪走許多寶貴生命,讓網路流行一句「你的歲月靜好,是有人為你負重前行。」當我們能夠安居樂業過著恬靜生活,其實是仰賴一群人在社會各個角落堅守崗位,多數人才能享受無虞的生活及安全的家園。

【工業局】沙崙資安_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在食衣住行許多方面皆與水、電、天然氣等資源息息相關,在高度數位化的現代,臺灣在面對這些資源的基礎建設時,網路安全的防禦為何比其他國家更需謹慎面對?這件事可以從俄烏戰爭獲得啟發。

從俄烏戰爭居安思危,臺灣每月面臨4000萬次的網路攻擊

有人說如果有一天真的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那一定會發生在網路上。從近期的俄烏戰爭來看,除了使用傳統槍砲坦克,更值得注意的是雙方都派出大量IT駭客,攻擊對方的油水電重要基礎建設的伺服器、通訊設施,企圖阻斷即時資訊,藉此癱瘓敵方的民生設備運作。

事實上,一般駭客不會主動攻擊一個國家的基礎建設,大多是鎖定企業等級為目標,像是美國燃油管線營運公司,受到來自東歐的勒索病毒攻擊,被迫暫停營運同時還要支付新台幣1億4,000萬元的贖金,造成當地民眾恐慌,發生一波搶購燃油熱潮。

而臺灣因為政治戰略的因素,外部駭客總是虎視眈眈,想要癱瘓我國的民生關鍵基礎設施。過去幾年間臺灣每月平均受到2,000萬到4,000萬次外來攻擊,甚至懷疑一起大型惡意軟體攻擊,幕後的駭客是有國家力量在撐腰。

臺灣民生建設資安防禦迫在眉睫,ACW SOUTH沙崙基地扮演關鍵角色

身為島國的臺灣,電力、石油、天然氣及水利等資源設備,是供應國內經濟發展及民生需求的重要資產。面對各項能源設備資安的防護,我國經濟部長王美花過去就曾公開表示,「油電水等關鍵設施假使被破壞,後果不堪設想,所以資安是重要基本功,一定要發展做好防護措施。

身為國內首屈一指的「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以下簡稱 ACW SOUTH資安基地),承接起重責大任,提供資安實驗場域,模擬攻防演訓及產品驗測服務;也會邀請資安服務廠商與工控營運業者到沙崙場域,進行實作的技術交流。

ACW SOUTH資安基地計畫團隊表示,「透過資安服務商與工控營運業者的交流分享,有助促進產業對於工控資安了解與場域運用;同時我們也會辦理工控資安等相關課程、研討會及交流會,鏈結資安與工控業者幫助雙方有更深入的技術合作。」

目前ACW SOUTH資安基地的「關鍵基礎設施工控場域」主要有「石化/化工、天然氣及變電所」三套系統,模擬五套攻擊劇本,協助相關基礎設備的管理者,在受到攻擊當下知道該如何反應,及早因應強化資安防禦實力。萬一遭遇偽造工作站監看數據、偽造命令操控電磁閥和空壓機、電驛傳輸通訊中斷等攻擊事件,就能立刻啟動應變流程。

走訪ACW SOUTH資安基地關鍵基礎設施,了解三大測試場域功能有多強

場域一、石化基礎設施
2020年臺灣兩大石化公司接連傳出資安攻擊事件,部分資訊系統感染勒索軟體病毒,造成加油站的支付系統停擺,導致消費者付款機制受到影響。

ACW SOUTH資安基地提供的化工模擬製程實體運作機櫃,是全台首座「石化/化工製程水位控制平台」,模擬情境為一般化工反應槽連續式循環水流水位控制,以水為循環流體模擬,可提供研究測試與訓練使用、自主開發攻防情境。來現場測試的業者,可透過視覺式監控介面與DCS收集現場監測儀表的即時資訊,做到收集完整數據紀錄及警報,具體測試資安防護設備與解決方案。

場域二、天然氣基礎設施
美國一家天然氣壓縮公司曾經受到勒索軟體攻擊,駭客透過魚叉式網釣攻擊入侵IT網路,再找機會滲透到OT網路,並在這兩個網路部署勒索軟體,導致人機介面、伺服器完全失能,公司業務被迫停擺兩天。

ACW SOUTH資安基地的儲槽氣體壓力監控系統,模擬情境為天然氣廠氣體儲槽壓力,使用空壓機模擬天然氣體,當氣體壓力高於或低於警報值時,系統畫面警示工作站主機,並同時記錄數據變化、警報和事件。

場域三、變電所基礎設施
2021年台電董事長說台電遭駭客攻擊幾乎每天發生;俄烏戰爭過程,俄羅斯駭客也曾嘗試對烏克蘭發電廠下手,利用資料破壞軟體發動攻擊,藉此癱瘓高壓變電所,讓烏克蘭當地無電可用。

電力系統無論在發電、輸電及配電的任一部分發生故障,都有可能影響整個供電系統異常,因此保護電驛的作用就在及早隔離故障,避免影響到後續的相關設備。ACW SOUTH資安基地的保護電驛監控系統採用IEC61850標準來進行網路通訊,可用來監視、記錄電驛突發事件,藉此模擬變電所遭受攻擊的危機處理。

要讓臺灣關鍵基礎設施免於駭客襲擊,可說是天方夜譚,但我們能做的是提升資安、強化防禦韌性,更有餘裕時間來防禦或補救攻擊。ACW SOUTH資安基地的關鍵基礎設施,目前打造了三大測試場域,擁有可實際演練的攻防腳本,並進行資安產品的驗測。

ACW SOUTH資安基地深知臺灣以製造業起家,尤其近年半導體領域成為舉世聞名的護國神山;另外因應全球淨零碳排議題,綠能也是前景可期的重要產業。因此在ACW SOUTH資安基地除了有關鍵基礎設施,還設計智慧製造、智慧綠能、半導體及物聯網等主題,可為相關業者做攻防演訓及產品驗測,有助提升我國整體資安防禦力。

「經濟部工業局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