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格利特・虛假的鏡子》:超現實主義大師的「增義攝影」

《馬格利特・虛假的鏡子》:超現實主義大師的「增義攝影」
Duane Michals - Photo of Rene Magritte (1965)|Photo Credit: cea +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格利特從來沒有實驗過黑影照片、合成照片、過度曝光,或對素材本身進行操作。正像他認為繪畫只是一種手段,他也只把攝影看成中性的,跟他在繪畫裡所表現出來的一樣。馬格利特很少提起攝影,但是從他1946年的一篇文章裡多少能窺見他的立場。

1928年5月,《綜藝》第一期出刊,大大提升了對攝影的關注(范.赫克集結了最早有標註攝影師姓名的影像資料庫),將照片按主題分類,做類比或對比,將它們跟油畫和插畫一起刊登,不帶任何優劣次序,以亮面紙印刷、裝釘在雜誌的中間頁。《綜藝》其實並不是超現實主義刊物,但由於梅森和詩人艾伯.華倫汀(Albert Valentin,未來的電影導演,後來加入布勒東的圈子)都是董事會成員,加上范.赫克的知識分子氣質,雜誌編輯們總是不忘定期報導超現實主義的主題,甚至在1929年6月發行特刊「1929的超現實主義」。

而布勒東、梅森、范.赫克攜手合作的成果,便是把最大一塊蛋糕分給了攝影,刊登作品,介紹藝術家,以及將新聞圖片按主題分門別類。曼.雷是最常被刊登的作者。不過這一期的《綜藝》裡並沒有特別關於攝影的文章;前一期發行,也就是1928年12月15日出刊的刊物裡,倒是對攝影有更多著墨,刊登了貝倫尼斯.阿博特(Berenice Abbott),歌曼.克魯爾(Germaine Krull)1,曼.雷,和尤金.阿特傑(Eugène Atget)2 的作品。艾伯.華倫汀在一篇論阿特傑的文章裡,將這位一年前剛去世的攝影師譽為「先驅者」,擺在跟藝術家亨利.盧梭(Henri Rousseau)3 同等的地位,並歡欣鼓舞地迎接攝影師和電影導演加入「視見卓絕者」的行列:「現在,攝影圈已經在新成員加入下成長茁壯,我竭誠歡迎他們。他們以玻璃的眼睛為武器,所需要的材料只有一塊化學藥劑玻璃片或一卷膠卷,就得以不斷再造奇蹟,因為它能命令太陽停下,抓住它點亮的造形。」4

952px-Radio_Row-Berenice_Abbott
"Radio Row" - Berenice Abbott|Photo Credit: Berenice Abbott Public Domain

這一期攝影專題就在歐洲首度舉辦重要的現代攝影展之後推出,卻經常為歷史學家們所忽略,他們只注意到1929年1月在埃森(Essen)的福克旺(Folkwang)博物館舉辦的「當代攝影展」和同年5月在斯圖加特王宮花園舉辦的「電影與攝影展」,認同這兩個展覽的開創性。事實上,更早之前的1928年10月,在布魯塞爾,梅森已策畫了一場展覽,挑選出當代攝影者的124幀作品,在范.赫克所經營開幕一年的「時代」畫廊(L'Époque)裡展出。曼.雷,艾里.羅塔(Éli Lotar)5,埃內.畢爾曼(Aenne Biermann)6,歌曼.克魯爾,安德烈.柯特茲(André Kertész)7,艾瑞卡.戈拜爾(Eric Gobert),羅伯.德.史邁(Robert De Smet)和梅森本人(展覽裡唯一已故的攝影師是尤金.阿特傑)。此外,這個展覽還為觀眾提供多種攝影書刊,包括曼.雷的攝影集《芬芳的田園》(Les Champs délicieux )。

梅森再一次預感到攝影這項媒材的重要性將與日俱增──不僅只是對超現實主義──遂從現代攝影師作品裡做出大膽的挑選。作家皮耶.馬克.歐爾朗(Pierre Mac Orlan)在展覽手冊中,稱譽曼.雷和安德烈.柯特茲為「攝影詩人」,並斷言「攝影是目前最登峰造極的藝術形式,以它的條件,它具有實現幻想、實現我們周遭的氛圍裡──甚至人性本質裡,最耐人尋味的非人性部分」8

1928年11月15日出刊的《綜藝》特別點出了攝影師的當代性以及畫廊的膽識:「透過第一次在布魯塞爾展出一群貼近時代脈動的攝影師,這個展覽把油畫經紀商自以為的重要性打回原形;而這群難以言喻的『藝術攝影師』,他們的表現根本到了殺傷力強大的煽動叛亂程度⋯⋯這場展覽打垮了一票的紙牌屋」9

很難說馬格利特是否看了梅森辦的這場展覽,但他居住的馬恩河畔佩賀絕對稱不上是個化外之地,況且1928年1月他才在同一家畫廊裡辦過展覽,加上他和梅森與范.赫克不管在友誼還是專業上的深厚情分,很難想像他不會趁著回比利時的機會親赴展場。但即使有上述因緣,展覽中的照片,和梅森對這門藝術投注的熱情,並沒有影響到馬格利特對攝影的想法,或對攝影興起鑽研的熱忱。馬格利特從來沒有實驗過黑影照片(photogram)、合成照片(photomontage)、過度曝光(solarization),或對素材本身進行操作。正像他認為繪畫只是一種手段,他也只把攝影看成中性的,跟他在繪畫裡所表現出來的一樣。

6601917423_57df5b5c78_b
Jacqueline Nonkels - Rene Magritte paints Helderzeinheid (1936)|Photo Credit: cea + CC BY 2.0

馬格利特很少提起攝影,但是從他1946年的一篇文章裡多少能窺見他的立場:

對所謂客觀物體所做的圖像式再現,賦予物體或多或少「信以為真」的外貌,一定的「關注焦點」和精確性,就像一般物體出現在視域裡那樣(準確的透視、陰影等)。在畫布上複製這種所謂客觀式的再現,一定就是相片式的外貌,外加一些眼睛記錄的差異性,以及進行複製之手程度不一的專精性⋯⋯一般的路人只對圖像式再現有感;把物體的外貌當成物體本身的單純信念,導致他無法設想、或想得到,還有其他感知對象的方式。10

馬格利特會不會擔心,一旦機械之眼勝過畫家的血肉之眼,他便不再能抓住觀者的注意力,無法提供凝視和思考之間的這個過渡空間,這個由繪畫再現所提供的距離?因為物體的攝影分身,必定令人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1965年,他接受比利時廣播電視台記者尚.奈顏(Jean Neyens)的採訪時,再次說明了他的想法。記者問道:「當您提到萬事萬物的奧祕時,您覺得您自己跟這個奧祕有什麼樣的關連呢?」馬格利特回答:「嗯,因為這絕對是必要的。失去奧祕,事物本身就不可能存在。況且知道有奧祕的存在,就是心靈最根本的本質。如果我只是一部相機,決不可能誘發出神祕感!」11


猜你喜歡


全球供應鏈緊張,通膨持續影響消費市場,品牌經營者應該如何因應?

全球供應鏈緊張,通膨持續影響消費市場,品牌經營者應該如何因應?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疫情、俄烏戰爭造成全球性的通膨與供應鏈吃緊,使得在疫情隔離政策下消費需求大增的電商產業,看似潛力無窮,卻隱含潛在的成本結構問題。品牌主應如何保持優勢、降低通膨與供應鏈帶來的影響?

自2020年起,全球局勢的轉變以疫情作為起點,再到俄烏戰爭、台海情勢而不斷發酵,接連影響經濟層面的通貨膨脹與供應鏈吃緊,而各國央行祭出的升息政策也讓人們更傾向把錢留在銀行、放緩借貸、減少投資,甚至減少消費,對品牌經營造成莫大影響。

《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就曾指出,全球供應鏈的動盪阻礙了銷售。不斷上漲的勞動力和燃料成本增加了每筆訂單的費用,再加上利率的急劇變化,讓消費者未來的支出成為不可預測的問號。

影響之大,就連在疫情期間看似爆發性成長的電子商務產業,也在此背景下受到打擊。根據 Statista Digital Market Outlook的最新預測,電子商務收入預計將首次出現萎縮,其最主要原因正是供應鏈、通膨所造成。

因應不同的時空環境,品牌主更需要不同的應對策略,除了重視銷售結果之外,也應回頭省視包括成本定價、財務規劃等企業營運的本質,才能達到永續經營,持續獲利。

通膨與供應鏈問題如何吃掉電商獲利?

疫情下的隔離措施、封城政策等,為電商的發展提供了空前絕後的機會,巨大消費者需求帶起營業額、物流需求以及廣告投資等。不過,在這場空前的繁榮之後,一個轉折點到來了——俄烏戰爭、通貨膨脹與供應鏈衝擊等導致全球經濟衰退,原本突飛猛進的業績開始放緩。

通膨帶來的效應是巨大且一連串的。首先,消費者會驚覺手上的現金能買到的東西愈來愈少,接著他們又發現隨之而來的升息,讓各式貸款如車貸、房貸的負擔變得更加沈重。這些現實會讓消費者開始減少非必需品的支出,例如保養化妝品、鞋包3C等,導致相關產品的銷量下降;同時,消費者也會更精打細算地採購必需品,趁著折價時一口氣囤積貨物,可能讓銷售額短暫上衝,卻後繼無力。

而供應鏈所造成的影響更為直接顯著——當工廠所在地(如中國)因疫情而對製造與運送進行限制和封鎖時,就會造成全球供應鏈的不穩定。品牌更常面臨產品缺貨的問題,甚至是物流配送的時間拉長,讓消費者擔心何時才會收到他們買的東西,或是乾脆放棄購買。

shutterstock_722794939
Photo Credit: Shutter Stock

當消費者的購買意願降低,製造與運輸成本卻不斷上升時,便一口一口蠶食了每筆訂單的利潤,使整體產業的成長出現危機。

重整營運,度過低迷期

從今年起,不少經營多年的電商業主可能面臨銷售效果不彰的問題;而對於新進電商產業的年輕品牌來說,則是一個彎道超車、進場學習的關鍵點。哪間公司可以重整營運模式、迅速建立彈性,就能找出通往高盈利能力的道路,進而度過低迷期,並在下一個週期中茁壯成長。

shutterstock_1978126340
Photo Credit: Shutter Stock

那麼,究竟品牌主應如何思考新局勢下的數位商務結構?可先從兩個大方面著手:

1.利潤結構:成本與獲利是經商最重要的原則,如果沒有好好計算與規劃利潤結構,便可能陷入盲點,甚至產生「多賣多賠」的情況。因此,品牌主應在所有成本都上漲的局勢下重新檢視商務本質,從定價商品、如何漲價、到設計商品組合開始學習,以財務觀點檢視利潤結構。

2.整體佈局策略:巴菲特曾說:「海水退潮就知道誰沒穿褲子游泳。」套用在經商也一樣,當景氣不好時就知道誰的企業體質不好。因此,電商品牌應以永續經營為目標,為完整產品生命週期建立策略,學習從籌備、銷售、客戶關係經營等的結構化知識。

品牌必修課——「電商結構學」

曾為台灣多個知名品牌擔任電商操刀手、外號「小黑」的實戰顧問邱煜庭,多年來反覆驗證電商營運心法,並與台灣電商教育單位「燒賣研究所」及製課專業「透鏡數位」,合作研發出一套任何人都能迅速理解且好上手的「電商結構學」課程,在當前局勢下為品牌主們雪中送炭,提供一套可以檢視、調整與轉型的實作手冊!

電商結構學_主視覺
Photo Credit: 電商結構學

他分享,電商經營知識可分為四個階段:籌備期、導入期、成長期、成熟期。每一個階段都有相對應的經營觀念,不僅有行銷,更有完整的企業經營、佈局策略知識。

例如,將在「產品籌備期」,教業主如何全面健檢成本結構與受眾定位,讓品牌不只是燒錢做行銷,更能設計出擁有精準TA的熱賣商品;接著是「產品導入期」,以邏輯性的行銷策略,藉由Google Ads與KOL快速打響品牌認知,讓商品一上市就有機會成為爆款;第三階段是「產品成長期」,這時的重點在於持續推高銷量顛峰,要以無孔不入的廣告佈局與SEO加持輸出;最後則是「產品成熟期」,需要學習產品組合的設計,以及培養忠誠客戶來製造品牌第二曲線,順利克服衰退危機。

「BTB電商結構學」為線上課程,在14小時的課程中涵蓋14張實作演練的工作表,讓品牌不只線上聽課,更可從實作中學習,層層建構自身商業模式的成功機會。同時,課程中也包含多場客座訪談,邀請如Wabay挖貝、JK Studio、只要有人社群顧問等業界導師分享豐富的市場經驗。

無論是尋求轉型的電商品牌,或是剛進門的年輕品牌主與行銷人,「電商結構學」課程猶如一本顧問工具書,隨時都有一位線上顧問幫品牌解惑、替企業健檢,讓電商品牌建立品牌長久的基本功,打造讓營收翻倍的流量佈局架構,並且成功度過通膨與供應鏈的雙重危機。

現在就訂閱課程:https://shumai.tw/klbtb/tnl
募資期間登入領取關鍵評論網專屬優惠碼,還可折扣500元:https://shumai.tw/rIWh9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