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品有閒系列文(二十六):在貴族終結後,民主時代的自由與墮落

有品有閒系列文(二十六):在貴族終結後,民主時代的自由與墮落
Photo Credit: 子迂的蠹酸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這個時代註定不會有什麼有文化的有錢人,那這或許就是民主制度下必然會有的結果,我們也很難定義他到底是善果還是惡果,倒是在這時代每個人如果都能過得更開心,也更懂得如何追求屬於自己的幸福,那或許也就是這漠視有品有閒社會的喜悅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當代以資本消費作為第一要務的民主社會中,買東西變得太過容易,幾乎變成是廠商低著頭來求消費者購買的情況了,至少當我們走入商場,到處都在做品牌促銷、通路活動和網路優惠。我們也總是在網路上各方比價和諮詢,只希望替自己找到最適合的商品,同時怎樣也不希望在較貴的通路買到同樣的商品。但總是有些商品永不打折,甚至當你購買了那些商品時,還會得到同儕們的驚呼聲,那就是被我們稱作奢侈品的商品們。

舉凡愛馬仕、路易威登或香奈兒等品牌都被我們視為奢侈品,但這些品牌卻幾乎都有了一定的歷史,他們似乎不是來自於民主時代。以我們所認知的奢侈品品牌都幾乎來自於歐洲,甚至多半發跡自一戰前的貴族時代,即便在一戰後也都是些沒了貴族身分的貴族在消費。這些歐洲的奢侈品,甚至後來的美國奢侈品牌都走了同一條路子,就是在商品上加入更多的階級象徵和精神。

這種商品和民主時代的基本精神是相違背的,自由市場精神是希望透過競爭讓所有東西都變得便宜,進而解放階級,但沒想到的是許多服務貴族的品牌非但沒有變得平民化,反而變本加厲的讓自己充滿階級意義。像是使用過去的皇家色彩或是刻意將價格維持在一定高度,讓購買者能夠顯示自身的經濟實力和文化品味遠高於大眾,因此雖然民主制度解放了階級,卻也因為人心希冀的優越性而加強了階級象徵的競爭。

Advertisement_for_Louis_Vuitton_July_189
Photo Credit: Villanova University Digital Library @ public domain
1898年的LV廣告

但奇怪的是那些真正奢侈的品牌,沒有幾個是年輕的,多半都有著悠久的歷史,更經常出現在歷史的黑白照片中,彷彿這品牌的產品是永恆不朽而無法毀滅的。當你在哪張照片中看到哪個王公貴族曾拿過這個包、拖過那個行李箱或穿過那家店的訂製服,比對看看當代的有閒階級,因為他們幾乎用著相同品牌的商品,而幾乎從未有哪個新品牌能相提並論。

貴族社會因為有階級,所以人人都知道自己的定位在社會的哪一層,也因為如此所以整個社會變作一種靜態的平衡;民主社會因為沒有階級,所以人人憂慮地位受到損害,這種憂慮而促使的動能讓社會趨於一種動的平衡。但也正因為人人憂慮自己的利益和地位受到損害,故沒人敢再把眼光放得遠大,遠大的目光要投注的心血太多,可能受到的損害也過多。

故在全球的民主化時代,我們能見到的奢侈品品牌都是老牌,也不再有那些偉大的作家、音樂家和藝術家。高價的藝術品依然是那些產於貴族社會末期的產物,偉岸的文學作家不再,更多的是靠著吊人胃口而創造銷售佳績的熱門小說,音樂學院畢業的演奏家永遠只能是社會的某個小眾,也永遠與偉大的建築遠去,更遑論那些了不起的遼闊廣場和公眾藝術。在民主時代,這些都被掃入了歷史的塵埃。

民主時代是個階級流動的時代,人人都處於不安定也不安心的狀態,雖然各個教育單位都教導榮譽感,但是榮譽感所付出的成本太過巨大。在資本主義建置的當代民主社會要維持自身榮譽實在太過艱難,爾後榮譽就淪為了政客掛在嘴上的口號,除了口號之外就只剩下罵人一途。

在貴族時代人們可以為了榮譽感而做出許多了不起的成就,像是軍官為了榮譽而在戰場上用讚賞敵人,甚至雙方都以高道德的方式應戰。像是藝術家可以專門為了某種榮耀而創作,甚至連裁縫都以自己的工作為榮。這樣的社會人人都想著如何要把自己手上的事情做好,也因此人人都在追求榮譽感。

Battle-of-Fontenoy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在1745年豐特努瓦之戰中,英軍跟法軍說:「法國紳士們,請先開火」法軍回應:「先生們,我們從不先開火,你們先請」

但階級解放後的民主社會,因為人人都想著往高處爬,所以人人都沒想過要追求現在的榮譽感,所有人都想著往上爬,想著爬上去之後再來思考榮譽感。因此雖然透過自由經濟和工業化製造,讓所有商品和技術都不斷的降低成本,人人都擁有了過去無法擁有的服務和產品,但也因為缺乏榮譽感,品質也相當對得起價格,不是低落就是缺乏美感巧思,淪為讓人無法珍惜的產品。

民主社會因為訴求平等,我們在法律上無所謂不同,也正因為人人受到的待遇大抵上差不多,所以聰明機敏之人經常被民主社會所厭惡。當追求卓越不再是人們生命的目標時,我們就有了民主社會的知識份子,成天嘲弄民眾和取悅中上層階級,卻連自己也瞧不上自己。我們可以從貴族社會中找到許多好學不倦的貴族,當賺錢不是他們的首要目標時,無窮無盡的研究學問,成就了所有現代化的基礎。

人人都聽過「三世仕宦,方解穿衣吃飯」,但在民主社會要守住階級和財富是不易的,所以也有一句話「富不過三代」時時刻刻提醒著有錢人,也時時刻刻安慰著窮人。而也正因為有錢人會破產、窮人有機會翻身,所以這社會上也充滿了初嘗財富滋味的新貴族群。

這些新貴族群其實並不瞭解何謂富貴,只知道有了錢就要花,而且要讓別人知道是有錢人,於是我們有了土豪和暴發戶的惡俗炫富,像是穿著LOGO比臉大的名牌服飾,或是拿著一大疊現金自拍等等的現象,就是社會階級在流動的呈現方式。

階級流動旺盛,自然造就的土豪就多;土豪一多,廠商們紛紛想賺土豪的錢,一來土豪花錢不手軟也不心疼,二來土豪就是想要花錢在炫耀自身財富上。所以小到滑鼠大到車子,無一不是盡可能的誇耀財富。也因此在民主社會中的商品,有很大一部分是為了滿足於這些想要炫富的心態,這心態創造了資本主義的高峰,畢竟光芒內斂的商品不但難以被他人知道,更難以彰顯自身財富,這些商品因為需求少,所以也就價格越來越高。

台灣畢竟是個年輕又後起的國家,加上歷史並不長,因此暴發戶和土豪從90年代開始到今天,都還是社會上的主流炫富人口。過去的暴發戶把美酒當開水喝、出門倒垃圾都要戴勞力士,現在的不過是換成了紅酒和其他品牌的手錶罷了。更因為網路的出現,讓許多初嘗財富滋味的小土豪有了發揮的空間,而網路又是如此不分你我,加上媒體又總是喜歡這類素材,社會氛圍就變得越來越惡俗。

RTSDIYI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人人知道對財富的想像,需要時間去積累才有辦法變成有文化的有錢人,但在台灣這個年輕的民主國家來說,卻是令人非常悲觀。台灣在民主之前,並沒有經歷過富有的貴族時代,也沒有過強烈的階級差異,不同於歐洲或日本這種由貴族社會轉變成民主社會的國家們,他們雖然現在是民主制度,但卻留下了強烈的貴族遺風,甚至英國到今天都仍有貴族名銜和爵位,只是單純保留了這樣的榮譽感。

也因為這樣的榮譽感,許多頭銜上的貴族依然靠著這樣的榮譽心,作著各式各樣的文化事業,像是劇場、音樂和藝術創作,而日本也在明治維新後,靠著本是貴族的華族們持續維持那樣的貴族遺風。有時候你會不禁思考,是不是沒有過階級貴族色彩的國家,就永遠只能夠是那樣的暴發戶文化?

許多新興國家都希望擁立自己的文化實力,包含創立各種劇團、投入各種文化預算、培養新興藝術家甚至只是創立年輕奢侈品品牌。無論是哪一個都非常困難,即便奧地利已經不是世界的中心,但依然是所有音樂學生希望生活和就業的地方,或許收入不是音樂界的頂端,但地位上絕對有其貴族優勢。

即便新興國家都希望培養出自己的藝術家,即便紐約和上海北京有那麼多富含資金的美術館一一成立,但仍然無法改變巴黎和柏林在藝術界的地位。即便中國和日本投入再多資金想要創立屬於自己的奢侈品,但直到今天真正的奢侈品還是來自法國或英國。

在這民主時代,似乎文化上的劣勢很難翻轉、落後的思維很難追平,有些思維沒有經歷過某些階段便不會擁有。沒有擁有過這種思維,也就很難將這種思想傳播到社會上。那怕有些人有了錢、出了國、讀了書,多少感染了些文化上的氣息,回了台灣之後卻發現社會殘酷,這套思維在這純然的民主社會中無法適用,不是覺得自己水土不服的離開台灣,就是放棄了那些純然的思維。

民主制度雖然解放了階級,卻也開放了階級上的競爭,那些舊時代的階級似乎不等同於民主的階級。自由民主的社會,什麼東西都來得快去得也快,像是某個巨富破產、窮小子翻身、麻雀變鳳凰等等的故事成天在報導。

當階級來來去去而無心積累文化的時候,我想「三世仕宦,方解穿衣吃飯」這句話根本就不能被大多數人所了解。但反過來說,民主社會有民主社會的好,我們擁有了許多以前不可能擁有的商品和服務,法律上也平等的對待了社會上的每個階級,整體的權力結構更是從最基礎的民主選票而來,是由下而上的權力分配。

如果這個時代註定不會有什麼有文化的有錢人,那這或許就是民主制度下必然會有的結果,我們也很難定義他到底是善果還是惡果,倒是在這時代每個人如果都能過得更開心,也更懂得如何追求屬於自己的幸福,那或許也就是這漠視有品有閒社會的喜悅吧。

有品有閒系列文書單艱澀的理論書
  • 《有閒階級論》Thorstein Bunde Veblen
  • 《道德情感論》Adam Smith
  • 《烏合之眾》Gustave le Bon
  • 《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Erving Goffman
  • 《金錢、性別、現代生活風格》Georg Simmel
  • 《神話的力量》Joseph Campbell
  • 《布爾迪厄社會學的第一課》Patrice Bonnewitz
  • 《迎向靈光消逝的年代》Walter Benjamin Essais
從故事中學習有閒
  • 《高老頭》Honoré de Balzac
  • 《情感教育》Gustave Flaubert
  • 《坎伯生活美學》Diane K. Osbon
  • 《一件五萬美元手工大衣的經濟之旅》Meg Lukens Noonan
  • 《想要買馬車》《明天是舞會》鹿島茂
實務經驗
  • 《奢侈品策略》Vincent Bastien、Jean-Noel Kapferer
  • 《惡俗》Paul Fussell
  • 《新精品行銷時代》Markus Albers、Philip Beil、Dr. Fabian Sommerrock、Dr. Martin C. Wittig
  • 《品味,從知識開始》水野學
  • 《時尚百年風華》Cally Blackman
補充有興趣和能力就看看
  • 《寂寞的群眾-變化中的美國民族性格》David Riesman、Nathan Glazer、Reuel Denney
  • 《現代藝術的故事》Norbert Lynton

本文由子迂的蠹酸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