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高長者綜援合資格年齡背後,是「無關人情」的行政思維

調高長者綜援合資格年齡背後,是「無關人情」的行政思維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香港,很多長者繼續勞動不是因為「不希望投閒置散」,卻是為了生存,工作直至老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林鄭月娥說,調高長者綜援的合資格年齡至65歲,不是「不近人情」,我明白她。

為什麼明白她?其實她說得很清楚:政策改動只是反映人口老化的社會現實,以配合各項政策中對長者年齡的劃一定義。在公共行政的角度,調高年齡只是為了把「長者」這個人口組別的定義修正得更清晰連貫,以令將來政策的研究、制訂和實施更具針對性。

而這一切,與「人情」無關。在官員的理解中,「人情」在人口政策的制訂中,並無位置;因為一切政策措施的衡量點並非建基於「人情」,而是「人力」,亦即勞動力。這也是香港政府面對人口老化的思維方式和應對策略:以推遲「長者」年齡定義的方法去緩和勞動人口的老化和流失,確保勞動力供應,穩定經濟發展。面對嬰兒潮龐大的老化人口,照顧壓力委實巨大;那不如乾脆把一部分「長者」從社會政策的「照顧對象」重塑為擁有勞動力的「勞動人口」,既能使長者「自力更生」以減低他們對公共資源的依賴,又能讓他們發揮所長再貢獻社會。

我明白她,明白這種工具理性的行政思維,於她或許多官員而言,幾近信仰。

長者做甚麼工作?

我從不反對鼓勵長者就業,也絕不認為長者比不上一般勞動人口。我關注的是,在政府鼓勵長者重投職場時,等著他們的,是一個怎樣的勞動市場?

根據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過去10年間長者勞動人口增加70,856人(即 118.6% )達2016年的130,602人;長者的勞動人口參與率由2006年的7.0%上升至2016年的11.2%;當中,60 – 64歲的比率由2007年的32.6%升至2017年的45.5%。長者工作人口在過去 10 年 由2006 年 的 59 256 人增至 2016 年 的125 177 人,升幅超逾一倍;當中超過60%是任職僱員。而在 2016 年,相當大比例的工作長者都是「非技術工人」( 32.0%)[1],高於全港工作人口中的 20.9% 。

49482142_698465327216489_630294643767613
圖表由作者提供
資料來源:《2018香港統計年刊》§2.1按性別及年齡組別劃分的勞動人口及勞動人口參與率

亦即是說,早在政府「鼓勵」長者就業前,不少60歲以上的長者一直在工作;而在每年增加的勞動長者中,大多是幹著體力活。

梁美芬議員在上年就長者就業提問,她形容「有許多人於60歲離開職場時仍然充滿活力,並已累積相當的財富、建立廣闊的人脈關係及擁有豐富的人生經驗。他們部分人不希望退休後投閒置散,並計劃再就業(包括從事兼職工作),甚至創業。」

勞動權益低落,長者工作更難健康

我不知道這樣的勞動長者有幾多,但我想起的,是經常被政府外判商欺騙遣散費的清潔工人;住在棺材房因而木蝨爬身被工作的大廈居民投訴的年老保安;在醫院工作時瘁死無人領屍的六旬清潔工;露宿在觀塘碼頭多次被政府勒令清場的外賣伯伯;早已成為香港大城貧窮景觀的紙皮老人。他們不是因為「不希望投閒置散」,卻是為了生存,工作直至老死。

實在,全球已發展國家均面對一樣的人口老化問題,不少西方國家也提高了長者的年齡,推出政策支援長者就業,包括訂立反年齡歧視法、為僱主提供津貼、推出長者友善工作環境的指引等[2]。但香港政府在這些年裡為勞動長者做了多少事?勞工處的「中高齡就業計劃」裡提供的多是非技術職位,有些需要一天工作12小時,有些人工則只有最低工資水平。

把長者推到勞動市場,卻沒有改善整體的勞動權益,在工人權益如此低落的香港裡,勞動長者將面對比一般打工仔更大的剝削和困難。另外,在公共醫療愈益不足的情況下,勞動長者更要自行保持健康,以延長可工作的年期;但弔詭的是,每天工作9至12小時,一周工作六天的60至65歲長者,怎樣才可保持健康身體?

在香港老,實在太難。

社會需要更多有情的人

昨日,殺死中風妻子的老伯黃國萬被判監兩年,扣減刑期後可出獄。黃伯說:「要有多啲叻人帶我哋蠢人行。最緊要幫我哋啲蠢窮人,多啲選擇,多啲路就少好多悲劇。」其實要有幾叻,才可以不致成為悲劇,更甚是,減少悲劇?在這種「無關人情」的行政思維下,我只能為黃伯這種悲劇的不斷發生而做好心理準備。

安老事務委員會主席及行政會議成員林正財說,調高長者綜援的合資格年齡後,每年只會影響約一千至二千的少數市民;與700萬人相比,2000人當然是少數。

我突然記起了林正財的一個專訪。赤貧出身的林醫生說過,真正的窮,一點不浪漫:「可以壓到你無氣抖,為錢爭執,無晒尊嚴,否定自己嘅價值。」在專訪中,他說到一個童年的小片段。在他最艱難的日子裡,遇上一個婆婆:

「佢住喺後山,有個小花園,成日俾幾毫子,要我幫佢執石仔,有時隔個星期就叫,我好奇怪,明明之前執得好乾淨,點解又有…大個咗先弄明白,婆婆只係想搵個理由[畀]錢我。」[3]

黃伯呀,我們的社會不需要再多的叻人,卻需要更多有情的人。

註︰

  1. 包括小販、家務助理及清潔工人、信差、私人護衛員、看更、貨運工人、電梯操作員、建造業雜工、包裝工人、廚師助手、漁農業雜工。
  2. 可參考加拿大Canadian Centre for Occupational Health and Safety對年長工人的簡介和指引
  3. 【短片】【周末動人】由錦田到牛津道CEO林正財:貧窮並沒想像浪漫(蘋果日報)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專頁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