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來道雄《2050科幻大成真》:未來可能把記憶放上網路,就像用手機拍照上傳一般

加來道雄《2050科幻大成真》:未來可能把記憶放上網路,就像用手機拍照上傳一般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記憶能像上傳電腦檔案般植入腦中,也會撼動我們的司法基礎。司法基礎之一是目擊者的描述,但如果能植入偽造記憶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加來道雄(Michio Kaku)

能消除記憶嗎?

阿茲海默症可能會無差別的摧毀記憶,但是可以選擇性的除去某些記憶嗎?失憶症是好萊塢電影最愛的情節。在電影《神鬼認證》(Bourne Identity),麥特.戴蒙(Matt Damon)飾演的傑森.包恩(Jason Bourne)是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幹練探員。他被發現奄奄一息的漂浮在水上。他醒來之後,記憶嚴重流失,接著他受到刺客無情追殺,但是他不知道自己是誰、發生什麼事,以及他們為何要他死?找回記憶的唯一線索是他就像是個祕密幹員一樣,能靠著本能展露無懈可擊的戰鬥力。

有許多記錄指出,意外傷害(例如頭部受到撞擊)會造成失憶症,但是可以選擇消除某些記憶嗎?在金.凱瑞(Jim Carrey)主演的電影《王牌冤家》(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兩個在火車上偶然相遇的人,受到彼此的吸引,不過讓他們震驚的是,他們多年前的確是對戀人,只是已經沒有這段記憶了。他們後來才曉得,當初大吵一架之後,他們各自付錢給一家公司,消除對方的記憶。很明顯的,命運之神給他們第二次相愛機會。

在電影《星際戰警》(Men in Black),選擇性消除記憶又提升到一個全新層次。片中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飾演一個在暗中活動的祕密組織探員,他能用「中和器」(neuralizer)選擇性消除人們接觸幽浮和外星人的不當記憶。機器上甚至有個轉盤,能決定要消除多久之前的記憶。

這些技術都讓電影情節緊張,票房賣座,但是這些技術就算是在未來,有可能成真嗎?

失憶症可能有兩種類型,端視短期記憶還是長期記憶受到影響。逆行性失憶症(retrograde amnesia),是腦部受到損傷而使得之前的記憶消失所造成,引起失憶症事件發生之前的記憶會喪失。包恩得到的失憶症就類似這樣,他被丟入水中等死之前的記憶都消失了。不過海馬迴保持完整,因此雖然長期記憶受損,新的記憶依然能形成。順行性失憶症(anterograde amnesia),則是因為短期記憶受損所造成,因此患者在引發失憶症的事件之後,難以形成新的記憶。通常海馬迴受損,造成的失憶症會持續數分鐘到數小時。在電影《記憶拼圖》,順行性失憶症有顯著的地位,其中主角決定要報殺妻之仇,但問題是他的記憶只能維持十五分鐘,因此他得持續把各種訊息寫在紙片、照片上,甚至紋在自己身上,這樣才能記得他發現凶手的線索。他辛苦解讀寫在自己身上的一連串訊息,這些都是重要但很快就會遺忘的證據。

重點是,從創傷或疾病發生時之前或之後記憶會開始消失,因此好萊塢電影的選擇性失憶是不可能的。類似《星際戰警》電影,都是假設記憶如同硬碟按照時間順序記錄下來,只要按下「消除」鍵就能消除特定時間的記憶。真實情況是,記憶是拆解之後分開儲存在腦中不同的部位。

遺忘藥丸

有些創傷記憶會持續造成傷害和困擾,科學家正在研究能消除這些記憶的藥物。二○○九年,由科恩特(Merel Kindt)博士領導的荷蘭科學家宣布找到一種神奇藥物,稱為「心得安」(propranolol),能和緩由創傷記憶造成的痛苦。研究人員宣稱,這種藥物不會在特定時間引起失憶症,只需要三天就可以讓痛苦比較容易控制。

各大報在頭版刊登這項發現,造成大轟動,因為有成千上萬的人因災害創傷後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所苦。經過戰爭洗禮的退役軍人、受到性侵害的人、恐怖意外的受害者,看來有解除症狀的解方。但是這個結果卻與腦科學的研究結果相違背。該研究顯示,長期記憶不是由電的方式登錄,而是由蛋白質。最近的實驗指出,回想記憶需要把記憶提取並且重新組合,因此在這個過程中,蛋白質的結構可能真的重新調整了。換句話說,當你回想一個記憶時,可能也會改變那個記憶。這或許是藥物能發揮功能的原因:心得安藥物能干擾腎上腺素的吸收,而腎上腺素的吸收對於(創傷後)形成長久、鮮明的記憶非常重要。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的麥高博士說:「心得安會坐在細胞表面擋著,所以就算有腎上腺素出現,也無法發揮功能。」換句話說,如果沒有腎上腺素,記憶會慢慢消逝。

在有創傷記憶的人身上進行的對照實驗,結果看來很有希望。但是這個藥物面對一個巨大磚牆:抹殺記憶的倫理問題。有些倫理學家並不質疑藥物的效果,但是他們不贊成的是讓人失去記憶的藥物,因為人有記憶才能讓我們得到教訓。即便是不愉快的記憶,都有更大的用途。美國總統的生物倫理委員會(Council on Bioethics)否決這項藥物,委員會報告的結論是:「讓我們的記憶遲鈍也許能讓我們在世上活得舒服,但對痛苦、惡行與殘酷的行為麻木不仁……如果我們對生命中最椎心的痛苦都沒有感覺,就可能無法體會歡愉的快樂吧?」

美國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生物醫學道德中心(Center for Biomedical Ethics)的馬格斯(David Magus)博士說:「我們和他人的關係不論有多麼痛苦,我們都可以從痛苦經驗中得到教訓,讓我們成為更好的人。」但有些人不同意。哈佛大學的皮特曼(Roger Pitman)說,如果醫生遇到一位遭受劇烈痛苦的受害者,「我們會因為拿掉這些人的情緒經驗,就說是剝奪他們使用嗎啡的權力嗎?有人會對此提出爭議嗎?為何精神治療要有差異?我認為這個論點背後所隱藏的念頭是:精神障礙(mental disorder)和身體障礙(physical disorder)是不同的。」

這個爭議最後會如何解決,將影響下一代的藥物研發,因為心得安並非唯一與記憶相關的藥物。

二○○八年,兩個獨立研究團體都對動物作實驗,他們宣稱另有其他藥物能消除記憶,而不只是消除因記憶引起的痛苦。喬治亞醫學院(Medical College of Georgia)的錢卓博士和中國上海的同事指出,利用一種稱為「CaMKII」的蛋白質可以消除小鼠的某些記憶。在布魯克林的紐約州立大學下州醫學中心(SUNY Downstate Medical Center)的科學家則發現,「PKMzeta」蛋白質也能消除記憶,參與這項研究的費森(Andre Fenson)博士說:「如果將來的實驗能確認這個想法,我們可以預期有天我們可以看到以PKMzeta消除記憶為基礎的治療方式。」不只痛苦的記憶能消除,「對於治療憂鬱症、一般性焦慮症、恐懼症、創傷後壓力症、各種成癮症都可能有效。」

到目前為止,相關實驗只限在動物身上進行,但是很快就會展開人體試驗。在動物上的實驗結果出現在人類身上,到時遺忘藥丸或許就能成真。不過這種藥丸並非好萊塢電影中,能輕易、精確消除某段時間記憶的藥丸,但是對於醫治受創傷記憶的人來說用處很大。不過,要如何才能選擇性刪除人類的記憶,還得再研究。

會發生什麼糟糕事嗎?

或許有那麼一天,我們終於能取得通過海馬迴、視丘和邊緣系統其他部位的所有訊息,然後忠實的記錄下來,然後把這些記錄植入腦中,這樣我們或許可以重新體驗另一個人曾經體驗過的事情。但接下來的問題是:會發生什麼糟糕事嗎?

在一九八三年上映、由娜妲麗華.伍德(Natalie Wood)主演的電影《尖端大風暴》(Brainstorm),已經遠遠超越當時探討這個概念的意涵。在電影中,科學家發明「帽子」(the Hat),這是布滿電極的頭盔,能準確複製一個人曾經驗的所有感覺。之後,人們可以把這些記錄送入腦中,就能有完全相同的體驗。有個人為了好玩,在做愛時戴上「帽子」把整個體驗記錄下來,後來不知情的人把這個經驗送入自己腦中,結果因為感覺超載而差一點死亡。另一位科學家遭到致死的心臟病突發,去世之前她把生命的最後時刻記錄下來,後來有人把這個死亡記錄輸入自己的腦中,這個人也心臟病突發去世。

電影最後,這種強大新機器的消息被洩漏了,軍方希望能控制這種機器,認為這種機器可以當成強大武器,但發明機器的科學家卻想用來揭露人類心智的祕密,於是兩方開始爭權奪利。

《尖端大風暴》有如預言,指出這種科技的展望及可能造成的危險。這當然是科幻電影,但是有些科學家相信未來這些問題會出現在頭條新聞和法庭。

如前述,我們可能發展能記錄小鼠某些記憶的方式,但是要到本世紀中才有可能確實記錄靈長類和人類的各種記憶。不過要打造「帽子」這種能記錄輸入腦中所有刺激的機器,則需要記錄從脊髓到視丘的原始感覺資料,這可能需要到本世紀末才有可能完成。

社會和法律問題

這個困境的某些面向可能在我們有生之年出現。好的方面,將來可能的狀況是我們只要上傳,就能輕易學習微積分,教育系統將會整個翻轉,教師會有更多時間教導學生,並在認知相關內容上進行一對一教學,因為這方面靠的不是技巧,並非按下按鈕就能變得精通。要成為專業醫生、律師和科學家必經的死背過程,也可以經由這個方法而大幅縮減時間。

理論上,這個方法可能讓我們擁有更多記憶,例如從未發生的假期、沒有得過的獎項、未曾相愛過的戀人、不曾擁有過的家人。這也可能補足缺憾,創造未曾擁有過的完美生活記憶。父母親會愛死這項技術,因為他們可以利用真實的記憶來讓自己的孩子記取教訓。這種儀器的需求量會很大。有些倫理學家擔憂,這些偽造的記憶可能如此鮮活,讓我們寧可重新過著想像的生活,而不願意體驗真實的人生。

這項技術對於失業者也很有幫助,他們可藉由植入記憶,得到勞動市場上需要的職能。在歷史上,每當引進新技術就會有數百萬名勞工被資遣,導致工作缺乏安全保障。這也是現在鐵匠和馬車工人不多的原因,他們都變成汽車工人和其他產業的工人。但是重新訓練職能需要許多時間和委任工作,如果可以直接把技術植入腦中,將會對全世界的經濟造成重大影響,因為我們就不需要消耗那麼多人力成本。但如果一項技術能直接植入任何人身上,那麼這項技術的價值就會降低,不過因為專業工人技術大幅提高,最後可以平衡這種效應。

觀光業也會因此有爆發性成長。到國外旅遊的障礙之一是要熟悉新的風俗習慣和轉換新的語言。到時旅客將能分享在陌生土地生活的經驗,而不會為了要熟習當地的貨幣和運輸系統而跌腳絆手。雖然上傳整個語言得包含數萬個字彙和表達方式,這可能有困難,不過基本的生活對話所需資訊還是有可能上傳。

這些記錄下來的記憶,不可避免的將會有門路傳到社群媒體。在未來,你或許能把一項記憶記錄下來,然後上傳到網路讓數百萬人感覺體驗。我們之前討論過能傳遞思想的「腦際網路」,如果記憶能記錄與創造出來,那麼你或許能傳送完整的經驗。如果你剛在奧運會得到一面金牌,為何不把這個記憶放上網路,讓大家分享你的激動狂喜呢?說不定這個經驗會如同病毒般擴散出去,有數十億人分享你榮耀的時刻。習慣電動玩具和社群媒體的孩子,未來可能會把值得記憶的經驗錄下來放上網路,就像是用手機拍照上傳一般,記錄所有的記憶可能會成為他們的第二天性。傳送者和接收者都需要使用幾乎看不到的奈米電線連接到海馬迴,相關的資料會用無線傳輸的方式送到伺服器,然後轉換成數位訊號,才可以由網際網路運送。到時候你是在部落格、留言版、社群媒體和聊天室上傳記憶和情緒,而不是上傳照片和影像。

靈魂圖書館

人們可能也會想要有記憶的族譜。當我們追溯祖先時,通常只能得到生活的描繪。在人的一生中,人們活過、愛過,然後死亡,都沒有留下真實的記錄。我們通常只能找到親人出生和死亡的日期,中間往往一片空白。現在的網路雖然已是一個巨大的檔案庫,可以收集記錄我們的生活資料,包括信用卡收據、帳單、電子郵件、銀行記錄等等一大串電子記錄,但是依然難以呈現我們的思想與感覺。或許在遙遠的未來,網路會成為一個巨大的圖書館,不只按年月記錄我們的生活細節,也記錄我們的意識。

在未來,人們可能會定期把記憶記錄下來,好把經驗分享給後世子孫。屆時,你到家族的記憶圖書館就可以了解並體驗他們的生活,也清楚自己在大家族中的位置。

這也意味著,在我們死去多年之後,任何人都可以重播自己的生活,只要按下「播放」鍵即可。如果這個願景是正確的,就意味著我們可能在午後「召喚」祖先,一起閒話家常,只要把光碟插入靈魂圖書館,按下按鈕就好了。

如果你想要享有最喜歡的歷史人物的經驗,就可以透過靈魂圖書館,了解他們在生命中面臨重大危機時的感覺。如果你有典範榜樣,想要知道他們是如何度過人生中的巨大危機,也可以透過靈魂圖書館體驗他們留下的記憶,讓自己得到無價的見解。想像一下,如果能分享諾貝爾獎得主的記憶,你可能會知道創造偉大發現的過程。那些對世界歷史發展作出關鍵決定的偉大政治人物,你也可以透過靈魂圖書館分享他們的記憶。

尼可列利斯博士相信,這些總有一天會成真。他說:「這些永久保存的記錄,每一個都是獨特的珍貴寶物,無數個獨特的心智曾經活過、愛過、苦過和成功過,每一個最後都能不朽,不被冰冷無言的墓石堆埋,而是是解脫出來,有鮮活的思想、活生生的情愛,當然也要忍受痛苦。」

科技的黑暗面

有些科學家會思考這種科技在倫理上的影響。有新的醫學發現時,幾乎都會引發倫理上的考量。有些發現證明有害,因此受到限制或禁止,例如會造成畸形兒的安眠藥沙利竇邁(Thalidomide)。有些則徹底改變人類的本質,例如試管嬰兒。當第一個試管嬰兒布朗(Louise Brown)在一九七八年誕生時,媒體掀起風暴,甚至教宗都以書面方式批評這項技術。但是到了現在,可能你的兄弟、孩子、配偶,或是你自己就是經由體外受精的方式誕生。一如許多科技,大眾最後會習慣能記錄和分享記憶的點子。

有些生物倫理學家另有擔心之事。如果在沒有允許的情況下,我們被植入記憶,會發生什麼後果?如果這些記憶是痛苦或是消極,又會如何?例如阿茲海默症患者能夠上傳記憶,但是病得很嚴重而無法自己上傳記憶的病人,又該怎麼辦?

已故的英國牛津大學哲學家威廉斯(Bernard Williams)擔心這種技術可能會干擾自然事物的規律,也就是「遺忘」。他說:「遺忘是我們所掌握的最有益處的演進。」

如果記憶能像上傳電腦檔案般植入腦中,也會撼動我們的司法基礎。司法基礎之一是目擊者的描述,但如果能植入偽造記憶會發生什麼事情呢?如果犯罪的記憶能假造,那麼或許能把這個記憶祕密植入無辜者的腦中。或是如果一個罪犯需要不在場證明,他可以祕密把記憶植入另一個人的腦中,讓他以為在罪犯犯罪的時候自己和罪犯在一起。還有其他情況:不只是口述的作證會遭到懷疑,法律文件也是如此,因為我們在口供和法律文件上簽名時,需要記憶才能知道內容是否有誤。

我們可能需要納入安全措施,通過法律明確規定授與或拒絕接觸記憶的限制。就像法律會限制警方或第三方進入你家,也可能會有法律禁止他人在沒有你允許之下接觸你的記憶。可能也有方法標示記憶,這樣人們就能知道這個記意是否假造。若如此,人們就可以享有愉快假期的記憶,也能知道這個假期其實並沒有發生。

如果記憶能記錄、儲存與上傳,或許能讓我們記錄過去的事情,並且精擅新的技巧。但是這不會改變我們原有消化和處理大量資訊的能力,如果要加強這項能力,我們就必須增強自己的智能。然而這方面的進展受到阻礙,因為沒有一個共同認可的「智能」定義。不過有個無可爭議、具有天才和智能的例子,那就是愛因斯坦。在他去世六十年之後,他的腦子依然提供許多關於智能本質的無價線索。

相關書摘 ►加來道雄《2050科幻大成真》:哥白尼原理與人本原理,兩個心智和宇宙的哲學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2050科幻大成真:超能力、心智控制、人造記憶、遺忘藥丸、奈米機器人,即將改變我們的世界》,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加來道雄(Michio Kaku)
譯者:鄧子衿

20世紀發明電腦
21世紀會發明什麼?

  • 用念力搖控電視機?
  • 吃顆藥丸就能遺忘記憶?
  • 還能將自己的意識上傳臉書?

沒錯!科幻電影《阿凡達》、《駭客任務》、《鋼鐵人》的異想世界即將成真!
未來我們能上傳下載記憶,奈米機器人能讓我們青春永駐,可以用心電感應了解他人的想法……這一切即將改變我們的世界。

暢銷書《2100科技大未來》作者加來道雄經典之作
這次他將帶領我們探索宇宙最複雜、最迷人的人類大腦

全球媒體、讀者讚譽不絕的科普作家,也是世界知名理論物理學家與超弦理論奠基者加來道雄,在其著作《2050科幻大成真》中,描述最新、最權威,讓人著迷的未來世界,與全球頂尖實驗室在神經科學與物理學的科技大突破。

未來我們能像《駭客任務》的基努李維在大腦輸入武術技能,成為一代宗師;像《阿凡達》利用智能替身控制另一個星球人的身體;透過磁振造影看到欲望、自我意識與罪惡感;甚至不用到圖書館查愛因斯坦的資料,而是到靈魂銀行和他的立體投射影像對話,就能了解他所有的記憶與人格特質。

《2050科幻大成真》分三篇,第一篇描述人腦的歷史,解釋物理實驗室的儀器如何描繪思考機器的樣貌,也討論人腦「意識」的種類;第二篇探討「腦機介面」,這個新技術能讓記錄記憶、讀取心智、錄影睡夢和念力移動成真;第三篇深入探討意識的各種不同變化,從夢、藥物與精神疾病,到機器人與外太空的異形生物,也介紹控制與操縱腦部的可能方式,以對抗憂鬱症、帕金森氏症、阿茲海默症與其他多種疾病。同時加來道雄還探討了機器人的意識:機器人會有情感嗎?它們會威脅人類嗎?

在這本非凡又讓人驚嘆的書中,加來道雄為我們指出科幻電影的場景已經成為嶄新又令人吃驚的現實,光輝燦爛的科學遠景將會重塑人類的命運。這個遠景現在確實展開了,我們正在進入神經科學的黃金時代。

getImage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