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天國的階梯》:若金字塔真是埃及人蓋的,為何技術一代不如一代?

《通往天國的階梯》:若金字塔真是埃及人蓋的,為何技術一代不如一代?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金字塔的建築技術是逐漸進步的話,那麼為什麼在吉薩金字塔之後的眾多金字塔,又全都不如它呢?

文:撒迦利亞・西琴(Zecharia Sitchin)

在商業界、藝術界、科學界和文物界裡,用偽造手段來騙取名利的例子,屢見不鮮。一旦曝光後,結果就是信譽掃地;但如果偽造沒被揭發,一直持續下去,可能就會改變歷史。

我們相信,這樣的偽造事件也在大金字塔中發生,以至於人們認定大金字塔的建造者是一位叫做古夫的法老。

吉薩三座金字塔是原型

尋寶者在考古學家之前,已經進出大金字塔不少次了。在一個半世紀前,考古學才以系統性和訓練有素的方式重新調查金字塔現場,但考古發現是在匆忙之下完成的,疑點重重。人們一直認為,金字塔時代是從左塞爾的階梯形金字塔開始,經過連續的發展過程,往真正的金字塔進化,最終獲得成功。但為什麼進化成真正的金字塔如此重要呢?如果金字塔的建築技術是逐漸進步的話,那麼為什麼在吉薩金字塔之後的眾多金字塔,又全都不如它呢?

左塞爾的階梯金字塔,是後來金字塔的範本嗎?或者,左塞爾金字塔本身就是模仿了更早期的金字塔?現在學者相信,古埃及第一座較小的階梯金字塔是印和闐在馬斯塔巴上所興建,艾哈邁德・法克瑞(Ahmed Fakhry)在《金字塔》(The Pyramid)一書中認為,那座金字塔是「用美麗的白色石灰岩包在」原來的馬斯塔巴上面,「但在外包計畫完成前,他又做了另一次更改」——疊加成更大的金字塔。

然而,有新的證據顯示,左塞爾金字塔其實也是一座用外包石頭鋪成真正的金字塔。由喬治・芮斯納(George Reisner)主持的哈佛大學考古團發現,這種外包技術最先是用泥磚砌成,但泥磚很快就崩碎了——所以,左塞爾金字塔看起來才會是一座階梯金字塔。此外,也有發現那些泥磚曾經被刷成白色,模仿真正金字塔白色石灰岩的外包石頭。

那麼,左塞爾是在模仿誰呢?印和闐曾在哪裡看見已經蓋好,有光滑立面和石灰岩外包石頭的真正金字塔呢?還有一個問題:如果按照目前的理論,米達姆和塞加拉試圖建造52度、有光滑立面的金字塔,但卻失敗了;於是接下來繼位的斯尼夫魯才不得不「作弊」,修改角度,建造了一座43度的真正金字塔——那麼,為什麼下一任法老,斯尼夫魯的兒子,又馬上開始用52度的不穩固角度,建造了一座更大的金字塔,而且據說非常成功,沒出現任何問題呢?

如果吉薩金字塔只是歷代「一位國王一座金字塔」中,一座「平常」的金字塔,那麼為什麼古夫的兒子拉迪耶迪夫,不在吉薩他父親的金字塔旁邊,興建自己的金字塔?據說,吉薩的另外兩座金字塔當時都還沒蓋起來,所以應有很多空地可以任他選擇。而且,如果他父親的建築師和工程師已經掌握了建造大金字塔的技術,他們在哪裡為拉迪耶迪夫建造一座同氣勢的金字塔?結果他們卻沒這樣做,反而把拉迪耶迪夫的金字塔蓋得那麼粗劣,以至於很快就坍塌了?

唯有大金字塔,才有其他金字塔沒有的獨特上升通道,它成功封住並隱藏了國王房,讓外人無法闖入,直至西元820年才被人進入——後來模仿這座金字塔的法老們,卻只知道蓋下降通道,不知道要建上升通道?

吉薩三座金字塔內都沒有聖書體的碑文,正如一個世紀前的詹姆斯・邦維克(James Bonwick)在《金字塔的事實和想像》(Pyramid Facts and Fancies)中寫道:「誰能說服自己,埃及人留下了這麼宏偉壯麗的建築,卻沒有留下任何聖書體(編按:古埃及文字分為聖書體、僧侶體和世俗體)碑文?——埃及人可是在任何建築物上,不加考慮的留下了豐富的聖書體。」所以我們必須推測,吉薩三座金字塔之所以沒有聖書體碑文,正說明了它們是在埃及有聖書體之前就蓋好了,或根本就不是埃及人所建。

還有一些觀點可以支持我們的推論,當左塞爾和其他繼位者延續建造金字塔的傳統時,是模仿已經蓋好的金字塔:也就是吉薩金字塔群。吉薩三座金字塔不是修改之前左塞爾的階梯金字塔;事實正好相反,它們才是左塞爾和其他法老試圖模仿的原型。

有些學者認為,吉薩的衛星金字塔,是古代建築師在蓋大金字塔之前,先做出小一點的模型來試驗(衛星金字塔大約是大金字塔的五分之一),就像現代建築師也會先做模型進行工程評估;但已知的是,衛星金字塔是在大金字塔蓋好之後才增建的。不過,我們認為,的確有這樣的比例模型存在;第三座金字塔因為它明顯的實驗構造,讓我們相信,另外興建的兩座較大的金字塔,是用來作為阿努納奇的航標。

古夫、卡夫拉、孟考拉沒有蓋自己的金字塔

但是,孟考拉、卡夫拉和古夫,這三位法老又是誰呢?希羅多德說,這三位法老是吉薩金字塔群的建造者。

他們到底是誰呢?從第三座金字塔附屬的神廟和堤道來看,的確可以證明它們的建造者就是孟考拉——證據包括,刻著他名字的碑文,描繪他被女神哈托爾和另一位女神擁抱的幾座精緻雕塑。但這一切只能證明那些附屬建築是由他所建,證明他和這座金字塔有關——卻不能證明孟考拉修建了這座金字塔。我們根據邏輯來推論,阿努納奇只需要興建金字塔就好,他們不需要蓋神廟來供奉自己;只有法老才需要一座葬禮廟、一座放置遺體的神廟,以及有助他前往眾神之旅的其他建築物。

第三座金字塔裡什麼也沒有;沒有發現碑文,沒有發現雕塑,也沒有發現裝飾牆。唯一可以支持金字塔是孟考拉所建的證據,已經被學者否決:因為刻有孟考拉名字的木棺碎片,年代是他在位的兩千多年之後;而和棺木「匹配」的木乃伊,則是基督教早期時代的遺體殘骸。所以,根本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孟考拉(或任何法老)創造和興建了這座金字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