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品有閒系列文(後記):這輩子讀的書不多,但《有閒階級論》絕對影響我至深

有品有閒系列文(後記):這輩子讀的書不多,但《有閒階級論》絕對影響我至深
Photo Credit: 子迂的蠹酸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富貴的想像需要社會累積更多的文化資本,這些事情只能從我們自己開始。當我們下次見到某些價值觀超出舊有思維的產品時,不要第一時間就否定了這些商品的價值,而應該嘗試理解,並且如果認同的話,就請花下自己的金錢去支持這樣的廠商。

這輩子讀的書不多,但《有閒階級論》絕對是影響我至深的其中之一。

若要說讀通《有閒階級論》帶來最大的人生變化,應該就是逛街從走馬看花變作對各家廠商的策略分析。總是跟著旁邊的朋友,聊著哪家服飾店的定位錯誤,哪家文創商店特別了解有閒,尤其是逛那些政府的文創園區則特別如此。文創商店和文創攤販其實是截然不同的概念,能夠陳列的商品也應該全然不同,但卻發現許多店家總是搞錯自己的定位。

有些文創商店總擔心自己損益無法兩平,為了讓更多人願意消費而主動降價促銷,但無一例外的是這種商店終將被店租壓垮,因為不只沒有更多客戶來消費,反而客戶變少加上售價變低,最後收益變得差。而另一種文創攤販也總是搞錯,以為自己的東西材質和技術好,就可以在一個小小的攤販上賣著幾千元的高價,卻沒想過自己的店租和裝潢根本撐不起這樣的價格,不就好險只是個假日攤販才不會大虧錢嗎?

逛百貨公司也相當有趣,你可以輕易地分辨各個樓層不同的租金高低,也可以知道哪些品牌快要撐不下去,也知道那些商品的毛利特別高,如果資訊更多些,還可以猜到櫃姐的抽成比例。

當你對有閒的價值越了解,就能對當代消費市場的商品成本、價格和價值,拆解得越詳細,也能徹底的分出自己購買的東西到底哪些是物理價值,而哪些又是購買無形的精神價值。當瞭解了這麼多後,慢慢的也理解為什麼會有人願意賠錢做生意,也理解為什麼許多公司不賺錢卻能活著,更清楚品味這東西到底需要多少錢來灌溉投資。

Depositphotos_179202320_l-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近幾年在電視上總能看到政府宣示要讓舊產業轉型的新聞,不論是甚麼產業大會或是徵才博覽會,似乎每家公司都想要更好的人才來讓自家定位轉型。大部分需要轉型的廠商都是過去靠著低廉人力成本的製造業,其中許多經營者也有主動轉型的意願,畢竟看到工廠技術人力都逐漸往中國轉移,不轉型就是死路一條,稍微希望能將家業傳承給下一代的老闆都是這樣想的,只不過事情從來比他們想的困難。

我曾見過以代工高級耳機為業的老闆,想著自己希望能經營品牌,於是多生產的千隻市價6、7千元的耳機,靠著掛上自己的小牌子,簡單的以2000元出售。齋主抱著捧場的心態,跟這位朋友買了一副回家,確實品質上無可挑剔,但就這樣聽了幾個月,某天手機更新之後就再也無法聽。對那時的我來說,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耳機會因為手機軟體更新就無法使用,就回頭問了這位朋友。

結果是因為現在的耳機裡面都有晶片,這些晶片都需要購買些認證和授權,沒買的結果就是可能某天被手機或是其他廠商給放生。當下其實我很震驚,因為這概念和知識已經超出了我的價值觀,但是更令我不解的是既然這位朋友想要發展品牌,那又為什麼不讓自己的產品生命久些?

這件事情帶給我很大的改變,我理解到雖然價格上的差距是4倍,但是那些大廠的耳機不但負責到底,而且產品後續的維修和服務也必須做好。更重要的是這些外觀設計和包裝行銷通路費用都是品牌的一部分,要做好一個品牌最重要的永遠不只是產品,而是從產品開始到銷售的每一個環節,是否都具備了相同標準的品質?是否有連貫的核心價值?

Depositphotos_5691102_m-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若談起還有甚麼令我非常震驚的,大概就是台灣有錢人的素質非常其低落。我總認為人有了錢就會開始思考如何讓自己有文化,但以台灣的狀況來觀,大部分有錢人的思維走得非常緩慢。許多有了幾個屁錢的人就開始購買些惡俗的衣服和包包,開著誇耀而不內斂的名車,住著象徵成功的總裁城堡,吃著擺盤浮誇的高級食材,卻連基本的火候都控制不佳,喝著昂貴的葡萄酒卻講不出半點理由。當你有了幾個屁錢,似乎不把錢用炫耀的方式花掉,就自己就像是個貧民,卻沒想過真正的富有是來自於精神。

還記得,去了幾次家具展覽和大型家具中心,這些家具的價位都遠比尋常家具來得高,卻惡俗的令人髮指。有個號稱是總裁才能用的辦公桌,桌面大,上頭有真皮也有金屬還有木頭,底下什麼也沒有,卻賣價200萬。有個號稱是拿破崙三世風格的五斗櫃,看起來破破爛爛卻要價400萬,而與我同行的藝術史專家卻從來也沒聽說過什麼叫做拿破崙三世風格。

更甚者,把史坦威或貝森朵夫那漂亮的身軀,綑上滿滿的巴洛克裝飾,若真要形容大概就是把吃過麻辣鍋的拉稀抹在畢卡索的作品上,然後稱之為富貴象徵。

但對於富貴的想像能力確實需要時間,也需要社會累積更多的文化資本,這些事情只能從我們自己開始。當我們下次見到某些價值觀超出舊有思維的產品時,不要第一時間就否定了這些商品的價值,而應該嘗試理解,並且如果認同的話,就請花下自己的金錢去支持這樣的廠商,久而久之,想來社會就能更加有文化。

幾年前三創開幕的時候,總被許多宅男取笑,因為同樣是科技商品,為什麼要到三創這個比較貴的賣場去買,而不去隔壁價格低廉的光華商場呢?並且訕笑這樣的商場遲早一定會倒閉。但幾年過去了,三創裡面的人潮越來越多,而光華的賣家毛利也越來越低。

即便你想要奉行那句笑話,你都會發現你在三創看到的產品,光華通常沒有賣;而光華賣的商品,三創也不屑放上漂亮的貨架上。如果科技商品只能靠著理性的數字賣錢,那永遠也成就不了什麼文化強國,也永遠與有品有閒無限遠。

本文由子迂的蠹酸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