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外貌及年齡羞辱白冰冰並非台灣價值,而是歧視女性

用外貌及年齡羞辱白冰冰並非台灣價值,而是歧視女性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抱持進步價值、青年改革與台灣本土立場,或應該簡稱為「台灣價值」的我們,當然可以與白冰冰意見完全相反,對她過往或現在的言論及主張加以批判,但這不是對她的年齡及外貌進行厭女羞辱的藉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吳馨恩

這幾天,網路上流傳著一張白冰冰泡蘋果湯的照片,說是要「賣白冰冰汗味蘋果」的惡意羞辱,底下很多留言可說是在暗諷明諷白冰冰的年齡及外貌,而這種羞辱又是建立在白冰冰的女性身分之上,身為男性的人相當難以被如此羞辱,最令人感到害怕的還是,很多標榜「進步價值」、「青年改革」與「台灣本土立場」的傳媒、粉絲專業及個人居然也紛紛效法,幾乎在社群媒體上掀起一股獵殺女巫風潮。

其實打從高雄市長韓國瑜上任後,為推動高雄觀光打出「一月一名人行銷高雄」的政策,宣布邀請高齡63歲綜藝大姐白冰冰為一月名人時,就已經慘遭行政院副發言人、前高雄市新聞局長丁允恭羞辱為「摧毀質感」;後來臉書粉絲專業「抓到了!這個梗很綠」更是發圖文,把白冰冰與陳菊時代的高雄代言人五月天比較,大肆嘲笑白冰冰;再到更後面的發展,白冰冰要求「芋傳媒」道歉時,也因發一連串對她的噓聲,「芋傳媒」更是藉機辦了一場投票,要網友們票選自己「愛不愛白冰冰?」

同樣身為堅持左翼及本土價值的青年女性,對此感到相當嗤之以鼻,究竟曾起何時,羞辱年長女性是一種「進步價值」或「青年改革」,甚至是「台灣本土立場」了呢?這讓筆者想起,自己與母親讀女性主義更年期研究的經典,曾經女性主義學者提過,對年長女性的羞辱是厭女(misogyny)的一環,但卻被男性主導的自由派與左翼所默許,更不用說內部可能存在右翼保守派人士的國族運動,乃至女性主義運動都可能認為年長女性不是運動主體,而只是對年輕女性的壓迫者加以撻伐,進而忽視了年長女性面對性別歧視的特殊處境。

白冰冰在轉型正義、嚴刑峻罰上抱持保守價值是不言自明的,甚至在為馬英九助選時說過:「泰國選女總統馬上就淹大水」的歧視女性言論,可是這不代表她的整個女人都是沒有價值的。雖然,筆者跟她在諸多立場完全相反,尤其是在廢死議題上,但筆者身為一名女性,白冰冰與其女白曉燕這對母女的遭遇,就跟民進黨婦運前輩彭婉如女士慘遭強暴謀殺一樣,都會讓筆者感到相當不寒而慄,白冰冰與小燈泡母親王婉諭的存在,更是讓筆者在國家刑罰等議題不斷向內省思的關鍵,而且她也「應該」是讓抱持進步價值的青年,去思考傳統女性處境的-一個活生生的女人。

不僅如此,身為獨派的筆者年幼時,深藍家庭的長輩並不理解跨性別女性(出生性別男性,性別認同為女性)身分,當時白冰冰主持的節目「冰火五重天」邀請秀場表演者、台灣首位單身收養的跨性別女性「鍾玲」上節目,主持人白冰冰就在節目上,告訴觀眾跨性別女性也能當個好母親,這是一個讓我的外公外婆稍微了解我的契機;去年白冰冰的新專輯「甘甜女人心」中,主要就是唱出台灣女性為家庭犧牲奉獻的心情,或許字裡行間的意識形態並不符合進步價值的黃金標準,但清晰地呈現某些台灣女性的真實樣貌,即使有很多人並不認同,然而筆者本人認為,這些都是她對女性社群的貢獻。

最後筆者要說的是,抱持進步價值、青年改革與台灣本土立場,或應該簡稱為「台灣價值」的我們,當然可以與白冰冰意見完全相反,對她過往或現在的言論及主張加以批判,但這不是對她的年齡及外貌進行厭女羞辱的藉口,像是林若曇所撰寫的「行銷高雄,難道沒有更好的人選?」中,就是完全針對「韓國瑜說過要給年輕人機會」及「如何兼具國際化與本土化」的就事論事分析,誠如女性主義運動前輩葛羅莉亞·史坦能(Gloria Steinem)所述:「同理心才是我們最基進的工具。」

延伸閱讀

本文經新公民議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新公民議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