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地圖》:「超級貨幣」是當今財富分配不均日益嚴重的核心

《未來地圖》:「超級貨幣」是當今財富分配不均日益嚴重的核心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種槓桿作用使得股票成為令人難以置信的強大貨幣,吞噬了在真實商品和服務市場中普通貨幣的購買力。亞馬遜2016年的利潤僅有24億美元,其帳面價值(現金、庫存和其他資產的實際價值減去負債)為178億美元,然而當年年底的市值高達3,560億美元。

單單是向員工發放新的股票選擇權,其中憑空創造出來的超級貨幣數量就足夠驚人了。例如,2015年,Google的股票薪酬為52億美元。印製超級貨幣的能力與公司的規模成正比,這又進一步加劇了贏家全拿的經濟。以Google在當年年底超過5,000億美元市值的公司來說,52億美元的股票報酬對現有股東股權的稀釋僅有1%。

而對於像Salesforce這樣規模較小的管理顧問公司,市值接近500億美元,其1%只有5億美元,所以Salesforce只能向工程師提供相當於大公司十分之一的股票選擇權,即使他們的員工數量是Google的三分之一。因此,一位分析師對我說,Salesforce可能最終將賣給更大的公司。這位分析師認為,這也是LinkedIn最終被賣給微軟的原因。他說,這些公司的規模

還不足以在今天的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這個想法與奧托(David Autor)、多恩(David Dorn)、卡茨(Lawrence Katz)、派特森(Christina Patterson)和范瑞內恩(John Van Reenen)等經濟學家的新研究結果一致。他們認為,所得分配不均的問題有部分是因為超級明星公司興起所致,他們巨大的生產力讓他們能夠在員工人數更少、但薪資更高的情況下,占有更大的市場份額。

股票薪酬的另一個後果是,要求公司保持成長,鼓勵他們獲取價值和追求在市場的完全主導地位。只要員工薪水以股票支付,即使是對公司有表決控制權的創辦人,也要面臨來自「市場」的壓力,必須保持盈餘增加和股價上漲。

長久以來,很多科技公司都沒有如實交代在股票薪酬上所花費的資金數額。亞馬遜和Facebook在2016年第一季才開始在季報上固定呈報公司的股票薪酬,使用的是一般公認會計原則(GAAP),而不是用特殊的非一般公認會計原則。推特的獲利不如其他公司,仍然沒有呈報相關資料,因為這樣可能會暴露公司不僅不賺錢,如果算進股票薪酬時,實際上公司還虧損的事實。

即使在最順利的情況下,公司業務逐漸成長到符合其估值,股東在實體經濟中賺取財富,但兩種估值方式截然不同的兩種貨幣共存,還是會造成破壞性的影響,尤其其中一種貨幣並不在公眾視線內。

如果你領的薪水是一般貨幣,你可能依舊可以買房,但只能選差一點的地段;如果你領的薪水是超級貨幣,你就付得起更高的租金,或花更多的錢買房,衝高房價,甚至進一步拉大與在一般商品和服務市場上工作者的財務距離。不僅如此,如果你領的薪水是超級貨幣,你可以將其中的一部分變現為一般資金,然後成為投資人,投注在其他新公司,或是更廣大的股票市場、房地產,讓財富進一步倍增。

對於那些在實體經濟中生活的人來說,房地產的衝擊力道強勁。當新房建造不積極的情況下,那些領超級貨幣的人炒高了房價,致使普通百姓再也住不起舊金山這樣的城市。同時,政府政策原本是鼓勵人民置產,朝向中產階級之路,現在卻使問題更加惡化。房貸利息的抵稅政策,即使是第二間房子也受惠,這使得房價進一步上漲,給了有能力購買房屋的人豐厚的買房補貼,使房價更加昂貴。雖然房貸利息有抵稅上限,可防止圖利富人,但受惠者主要還是富人(因為一般人的房貸利息抵稅還不如標準抵稅的優惠多)。

他們的風險取向,跟你不一樣

對實體經濟的負面影響還不只這些。投資人把重點放在會有巨額「退場金」的公司上,這樣的投資能帶來至少10倍的回報。企業爭相擴大版圖,非常不利於普通公司,讓他們資金困頓,無法抗衡。一家能帶來實質價值、但成長緩慢且永遠無法達到全球規模的公司,是無法引起投資人興趣的。

與此同時,創投家和投資銀行家的風險取向趨於一致,即收益進私人荷包,損失由社會大眾承擔。

創投資本家通常能以年度管理費形式得到一定比例的資金(通常為2%),如此一來,一家規模10億美元的創投公司可以在一期十年的基金中獲得2億美元的收益,即使公司的有限合夥人(也就是出資占比最大的投資人)投資失利賠了錢。換句話說,2015年588億美元的創業投資中,創投資本家獲得了12億美元的回報,無論投資是否成功。這鼓勵了創投業者籌集更多的資金,並部署更多的資金量,儘管有證據顯示,規模較小的基金通常表現更好。

由於超級貨幣如此強大,許多企業家和創投資本家會操弄估值,就像網站可以操弄搜尋排名和社群媒體互動率一樣。估價在一系列融資中都被灌水了,估值提高原本應該基於實際進展,但已加入的投資者有時會在估值更高時追加投資以示信心,吸引更多後來者跟進。隨著更多資金湧入,昔日網路泡沫期間發生的一切,如今在獨角獸泡沫中重演,人們的期望愈來愈脫離現實。

最糟糕的情況是,公司成立的目的並非服務真正的客戶,而是為了獲取融資。策略支點不是為了推動實際業務,而是要說服投資人繼續下注,即使最初的商業構想並未實現。

一旦企業從創投家那裡拿到錢,就會致力於退場。典型的創投基金是為期十年的合作夥伴關係。多數資金挹注是在前兩到三年內完成的,一部分則留給最有前景的公司追加投資。一旦創業家從創投那裡獲得資金,就會承諾在基金的生命週期內出售公司或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