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地圖》:「超級貨幣」是當今財富分配不均日益嚴重的核心

《未來地圖》:「超級貨幣」是當今財富分配不均日益嚴重的核心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種槓桿作用使得股票成為令人難以置信的強大貨幣,吞噬了在真實商品和服務市場中普通貨幣的購買力。亞馬遜2016年的利潤僅有24億美元,其帳面價值(現金、庫存和其他資產的實際價值減去負債)為178億美元,然而當年年底的市值高達3,560億美元。

但創投知道他們絕大多數的投資案都會失敗。知名線上圖庫Shutterstock的創辦人兼執行長歐寧傑(Jon Oringer)給創業家的建議說得好:「創投做的就是將數百萬美元花在一些公司身上,他們並不是真的支持每一家,他們需要的只是其中幾家能成功。商業模式就是這樣,他們的風險取向和你完全不同。對你而言,這是唯一一場比賽,而對他們來說只是百場比賽之一。」

新創公司如何拿回自主權

我看過企業被創投給扼殺了,企業家被迫在價值完全未實現的情況下出售公司,只因為創投公司需要套現的時間到了。我也看過企業忙著取悅投資人,而不是爭取客戶。一家不錯的企業,如果營運得當的話,有可能最終實現數千萬美元的收入和可觀的利潤,但卻被要求「瞄準月亮」,只因在實體商品和服務市場中營運,不可能獲得豐厚的退場利潤,不像那些在期望所形成的市場裡找到好位置,至少可躋身繁星的企業。

融資數額與時機,也會產生很大的影響。正如第四章所述,保羅取得隨需汽車共享專利比Uber早了十年,但當時他的年代還無法達成他的理想。到他在2011年推出Sidecar時,Uber已在兩年前推出出祖禮車的網路叫車服務,差不多同一時期,Lyft也開始讓一般人用自家車提供載客服務,而他只能屈居第三。Uber和Lyft都已募集到大量資金,而保羅永遠無法籌到足夠資金來迎頭趕上。

當我創辦歐萊禮媒體時,我想建立的是長久經營的公司,所以我堅持公司不上市。

早年做顧問時,我看到很多客戶從滿腔熱血的新創公司,變成無止境的專注季報表現。我不想公司的未來變成那樣。我希望歐萊禮媒體能像1969年丹傑蒙德夫婦(Jack and Laura Dangermond)創立的環境系統研究公司(ESRI),或像1976年古德奈(Jim Goodnight)和宋君朋(John Sall)創立全球最大的私人軟體公司賽仕(SAS)那樣,這兩家公司都是在歷經數十年的創新後,依舊發展強勁的未上市科技公司。

我和創投大師詹韋的友誼始於1994年,那時GNN網站掀起商業網站風潮時,他和他的合夥人打算投資我的公司。我記得我們在舊金山嘈雜的露天小餐館吃午餐,詹韋和合夥人克萊塞爾(Henry Kressel)拷問我關於業務的願景。

午餐結束時,詹韋對我說:「我們絕不會投資你的公司,反正你也不想要我們的錢。我們是聰明人,我們的最終目標是把我們的錢滾成更多的錢,但這不是你想要的。」我喜歡他的誠實和洞察力。

儘管詹韋那樣對我說,其實他是老派的創投家,透過挖掘和解決現實問題賺錢,耐心投資那些有真正顧客的企業。他的專長是發現和獲得大公司尚未開發的雄厚技術資產,再搭配一群傑出的創業家團隊一起建立事業。

BEA軟體公司(後來被甲骨文收購)、維理軟體(Veritas,後來與賽門鐵克合併),以及已經上市的紐安斯通訊公司(Nuance),是他輝煌戰績中的三項漂亮成就。他的投資理念與理論和巴菲特一樣,他們都深信要建立真正的企業,而成功投資的祕訣,在於運用正現金流給公司估值。詹韋把他的導師阿德勒(Fred Adler)的一句話傳授給我:「現金是王道。」

多年來,我婉拒了許多收購歐萊禮媒體或接受外部投資人的提議,不過,我傾向於分割出子公司和出售專案,例如GNN(出售給AOL)、線上雜誌網路評論(出售給Miller Freeman)、分析行銷軟體LikeMinds(由影像編輯器Andromedia併購,再賣給網頁編輯公司Macromedia),然後把收益再轉投資到我們的核心業務。我知道,沒有外部投資,就不能擴展這些業務,但我不想放棄經營私人公司所擁有的控制權。

但我看得出來,矽谷投資模式有著驚人力量。我看到比GNN晚兩年起步的雅虎,在拿到創投資金後成為網路寵兒,並用資金拓展業務,以跟上市場成長必要的速度。當然,除了資金以外,執行能力也很重要,而雅虎在成為網路媒體巨擘的過程中表現亮眼,輕鬆擊敗美國線上。而我們則把GNN賣給美國線上,並把所得資金拿來擴展歐萊禮媒體的核心業務,以取代外部資金。

2002年,時任歐萊禮業務發展副總裁的雅各布森(Mark Jacobsen),開始我們的內部創投業務,其中幾個投資標的有出色表現,包括賣給了Google的部落格服務網站Blogger〔由我們的前同事威廉思(Evan Williams)創立〕,以及出售反垃圾郵件軟體ActiveState給防毒軟體公司Sophos。

2004年,雅各布森建議與外部投資人共同創立一家創投公司,歐萊禮新創科技創投公司因此誕生。羅伯茲(Bryce Roberts)以合夥人身分加入雅各布森的團隊。雖然我喜歡認為我們對創業家是友好的,但當時我們還是必須按照創投圈的遊戲規則,也就是為了換取超級貨幣,最終要決定該退場的公司順序。

創業家是否有可能獲得矽谷投資的好處,而不用承受傳統創投模式的一些缺點?羅伯茲認為是可以的。2015年,他向我和雅各布森提議一個不尋常的實驗。羅伯茲問,如果我們能想出辦法,讓接受投資的創業家目的不在退場,而是想要打造出在實體經濟中有收入、利潤和現金流的公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