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民傳統「槓上」性別平等(上):只有男性可以「領唱」,為何卻有個「領唱奶奶」?

原民傳統「槓上」性別平等(上):只有男性可以「領唱」,為何卻有個「領唱奶奶」?
圖為2008年台北縣舉辦的聯合豐年祭,圖中男女同在一個舞圈,但彼此分隔、涇渭分明。Photo credit:林展群 @ Photozon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傳統「藤編」一直以來就是阿美族男人的工作,但卻有這麼一個「不知好歹」的女性Rara,硬是要學,為了趕走她,幾位耆老一度剪壞她自己編織作品。但現在,身為女性的Rara,是整個部落,唯一傳承藤編技藝的人。

不過,小B說,「還是會有一些段落留給男生,保持它祭儀的純粹性。」,比如豐年祭中重要的靈魂人物「領唱者」(首先帶頭吟唱的人)現在還是只能由部落中地位較高的男性來擔任,「這跟人跟神的關係有關,」因為傳統信仰中,「神靈有性別,比如豐年祭有某些男生才『通』得到的神靈,女生無法連結。」

但有趣的是,小B的部落,其實曾培養出一位女性領唱。「有段時間,領唱很缺人」,部落於是找了會唱傳統歌謠的女性,讓她跟著老一輩的男性領唱學習,現在,這位大約六、七十歲的「領唱奶奶」已經持續領唱二、三十年了。

然而,這樣突破性別禁忌的女性領唱,「就留在那個年齡層,之後如果有男生,就不會再傳女生。」小B説,雖然部落裡沒人會質疑領唱奶奶與神靈溝通、領唱祭歌的能力,但他說,部落現在已經不再收新的女領唱。就算地方政府補助部落開設「傳統歌謠傳唱班」,也只收男學生、不收女學生。這顯示,祭典儀式中的性別禁忌,比工藝技藝中的更嚴格。

影片中拿著麥克風開唱的長者,即為祭典中的領唱者。

信仰不能變,但為了「文化存續」,其他的技藝允許改變

可以說,文化在不同的時空背景下,性別分工與性別禁忌本來就會逐漸改變。但原住民文化因為有著「即將流失」的急迫性,大家的確可能為了傳承,有共識的「鬆綁」這些性別規定。

這也讓這些延續多年的原住民傳統多了創新的可能,比如Rara因為不曾有過上山採藤的經驗,不像部落耆老每人有自己的一塊「採藤山區」,只能向手工藝材料店購買來東南亞國家進口的、泡過漂白水的脆弱藤條。

不過,曾學過服裝設計的Rara,將老人家教她的技法,運用在布料、緞帶等不同的材料上,甚至因為布料的顏色比藤條多樣,Rara因此能編出更繁複的花紋,連老人家都讚嘆,「你怎麼能編出圖案!」Rara的創新,不只在藤編這條路上開創出自己的風格,在藤編的實用性逐漸被塑膠取代的時代,也讓藤編技藝能夠以「藝術品」的方式,在這個時代存續下去。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