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施壓「再教育營」奏效?2000哈薩克族人獲允許放棄中國國籍、離開新疆

國際施壓「再教育營」奏效?2000哈薩克族人獲允許放棄中國國籍、離開新疆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西部地區大約有1200萬穆斯林,大多數是維吾爾族人,但有150萬人是哈薩克族人,哈薩克族人也同樣被當局以所謂的分裂分子加強鎮壓,且因為哈薩克和中國官方關係良好,媒體過去不太敢報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國政府在新疆開設「再教育營」關押穆斯林,近來引發國際關注及批評,據哈薩克外交部最近發布的一份聲明,中國政府已決定允許新疆的2000多名哈薩克族人放棄中國公民身份並離開中國。外界普遍認為,中方此舉顯示,國際社會對新疆少數族群受壓迫的持續關注和施壓,終於讓中國官方感受到壓力。

《大紀元》報導,哈薩克外交部新聞辦公室在回覆《美聯社》的詢問郵件中,證實了媒體去年12月的報導,指中共同意讓2000多名哈薩克族人離開中國。不過該郵件沒有說明哪些人可以離開,以及離開的原因。該郵件說,這些人在返回哈薩克後可以申請哈薩克國籍或永久居民。

中國西部地區大約有1200萬穆斯林,其中大多數是維吾爾族人,但也有150萬人是哈薩克族人。在維吾爾族遭到中共鎮壓的同時,哈薩克族人也同樣被當局以所謂的分裂分子加強鎮壓。他們被迫放棄他們自己的文化和信仰,接受政治洗腦。

去年5月,一名曾在再教育營從事「再教育」工作的薩吾提拜(Sayragul Sauytbay)設法逃離中國,進入哈薩克後被捕,並被指控為非法越境,面臨被驅逐回中國的風險。7月時,薩吾提拜在哈薩克法庭上作證時,談到他受僱的「營區」,裡面關押了2500名哈薩克族人。

國際抨擊「再教育營」壓力日漸擴大

《風傳媒》報導,擁有1800萬人口的哈薩克,約66%人口是哈薩克族,與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接壤。中國近年來在新疆展開大規模的鎮壓行動,上百萬維吾爾族、哈薩克族等穆斯林遭拘押於「再教育營」。中國官方1月5日更召集8個伊斯蘭教協會代表開會,通過1項5年計畫,旨在將伊斯蘭教與「中國式社會主義」相容。

而面對這些消息不斷傳出,國際社會的抨擊和譴責聲浪也越來越高,除了國際非營利人權組織多次呼籲各國採取更積極的行動外,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也在去年曾對此事要求中國說明,英國《Independent》報導,聯合國人權官員米歇爾(Michelle Bachelet)去年12月就曾表示,他的辦公室正在試圖進入新疆,以核實「令人擔憂的報導」。

英國政府也提出了擔憂,並承諾「敦促中國改變其做法」,英國的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保守黨議員湯姆(Tom Tugendhat)警告說,中國官方對穆斯林的鎮壓,可能會使英國面臨更大的伊斯蘭恐怖攻擊風險,

「今天在聖戰網站上,開始可以看到明顯譴責中國政府對維吾爾族人口採取的行動,另外也看到中國穆斯林被監禁和酷刑等,被列為聖戰發生的原因。像英國這樣的國家,存在一個問題,即中國西部的大規模酷刑、監禁以及在甚至是穆斯林的處決,都會導致聖戰主義的興起,這可能很容易對我們產生影響,而不僅僅是中國。」

1名英國教授Plis也坦言,包括英國在內的任何西方國家,對中國的影響力都是有限的,但至少需要要求調查,因此尋求任命一位國際觀察員是適當作法。而美國政府官員之前則曾表示,川普政府正在考慮對中國高官和企業實施制裁。

擔憂親人回不了家,哈薩克也受不了了

綜合《上報》《風傳媒》報導,中國是哈薩克主要的貿易夥伴,因此過去受國家限制的哈薩克媒體,一般都避免報導新疆相關事件,因為中國與哈薩克官方長期交好,哈薩克是中國「一帶一路」前往歐洲的門戶,且握有豐富石油資源,因此獲得大量中資挹注,修建無水港、收購企業股權、建設輕軌、購買油田等等。

然而針對這些打壓行動,哈薩克國內輿論相當不滿,更有民間團體組織抗議行動,在《美聯社》從去年5月開始做關於拘留營的報導、以及其他國際媒體陸續報導後,倡議人士表示,壓力至今已逐漸累積到一定程度,迫使當局做出行動。

《美聯社》指出,隨著中國對新疆的控制加強,許多哈薩克族人選擇離開中國,以尋求經濟機會,或讓孩子在哈薩克的學校接受教育。目前在哈薩克境內,有許多出生於中國的族人組成的緊密社群,當他們透過國際媒體,知道族人被拘留在營地和被大規模打壓,讓他們內心陷入恐慌。數百族人更無法和住在新疆的親戚取得聯繫,許多人也開始寫信,或參加記者會,希望引起外界關注,幫助還在中國的親人平安回家。

哈薩克人權組織Atajurt負責人比拉什(Serikzhan Bilash)表示,他感覺到哈薩克政府的立場已經出現微妙的轉變,例如之前曾被多次遭政府官員警告應停止活動,但時至今日不但不再接收到警告,去年12月時他還被邀請上了1個人氣脫口秀節目,顯示他的工作越來越被接受,可以持續宣傳被拘留的哈薩克族人所面臨的困境,「我說中國官員對中亞、哈薩克來說是危險的,」比拉什說,「他們現在開始接受我的意見了。」

雖然哈薩克外交官向來迴避批評中國,但一直在努力爭取讓在新疆被拘留的族人能獲釋放。哈薩克外交官員在11月稱,中國拘留了29名哈薩克斯坦公民,其中15人已獲釋放,並得以返回哈薩克。

1位哈薩克族人權倡議行動者布寧(Gene Bunin)則表示,過去他蒐集了約2000筆被拘留的哈薩克族人家屬證詞,他估計在2018年內,約有20人以上獲准回到哈薩克,目前正在追蹤其他70名已從營區中釋放、但仍遭滯留在原居住地未能離開中國的族人。

布寧表示,自2018年9月起這些哈薩克族人就陸續獲得釋放,懷疑是某種「綏靖政策」,目的是要讓家屬滿意並化解壓力。目前,允許返回的族人大多是哈薩克公民,或是有在哈薩克出生的配偶或子女者。

1名23歲的哈薩克公民古莉(Guli,匿名),2年前被迫與丈夫和2名子女分離,直到2018年7月才獲准從新疆返回,古莉說當她接到哈薩克官員的電話,告知她可以回來時喜極而泣,「我從未想過能夠回哈薩克,以為再也看不到我的兒女,失去了一切希望。」

不過目前仍有許多哈薩克族人的親友還在新疆且消息未明。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