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錢不是這樣發滴——讓經濟學教你怎樣「發錢」才有感

總統,錢不是這樣發滴——讓經濟學教你怎樣「發錢」才有感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明年就要選舉了,到底要怎麼發錢,才能發得恰到好處?錢發出去,選票收進來,大家發大財?我們不妨用經濟學的角度來探討一下,發錢的藝術是什麼。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最近蔡英文的發錢政策,引來不少爭議。拍手的人不少,但是害怕蔡英文民氣高漲,氣急敗壞亂罵的也不少。其實自從去年(2018年)的選舉大敗之後,看得出來小英政府正在努力的想要挽回民心,看起來發錢就是她其中一個必殺技。明年就要選舉了,到底要怎麼發錢,才能發得恰到好處?錢發出去,選票收進來,大家發大財?我們不妨用經濟學的角度來探討一下,發錢的藝術是什麼。

為什麼要用經濟學的角度來探討呢?因為它可重複、可驗證、有數據支持;不靠感覺、不分藍綠,也不會因為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適合拿來檢驗各種我們習以為常的假設。

用白話文告訴你,玄之又玄的「展望理論」在說什麼

什麼樣的「發錢政策」可以得到最多的選票呢?根據得到經濟學諾貝爾奬的「展望理論」(prospect theory)來說,政府發錢給人民的時候所得到的選票數量,和政府要把補貼收回去,也就是取消發錢的政策,讓人民拿不到錢的時候流失的選票,是不一樣的。什麼意思呢?我們不妨看看以下這個展望理論的原圖(圖一)。

1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圖一

經濟學上對於人類感覺到的「幸福」有一個專有名詞,叫「效用」。上圖的縱軸就是這個效用。我們常常在說,政府施政要讓人民有感,那個「感」,我們可以把它理解為幸福,或是曾經很流行的名詞:「確幸」。所以我們可以把這張圖的縱軸的上方改成有感,原點改成無感,那麼下方就是感覺很差,也就是很反感了(圖二)。

2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圖二

每當一個政策出來,記者就到處問民眾到底有沒有感,但是台灣那麼多人,只找幾個人出來問,肯定會有取樣誤差。這些被問到的人也不一定真的理解政策,或是真的會被政策所影響。更好笑的是,每間報紙問的人結論還會不一樣,可見還有編輯的篩選偏見:《自由時報》問的人一定有感,《中國時報》問的人一定無感,或是很反感!

這時候,經濟學家給我們提供的這個模型就很有用了。我們可以利用這個展望理論的模型來探討,到底什麼樣的政策比較容易讓人民有感,而什麼樣的政策又最容易招致人民反感。我們也可以假設,讓人民有感的政策可以拿到更多選票,而讓人民反感的政策又會讓政客流失選票。

從圖二我們可以發現到的是,發錢一定會讓人民有感,因為大家都喜歡拿到錢。但是拿的錢越多越好嗎?我們可以看到這張圖的玄妙之處就在於:

錢拿得越多,好感增加的速度就越慢;等到錢發到一定程度之後,好感度就不會再上升,而只會持平。

對於這個現象我們也可以理解為,發同樣的錢,越有錢的人能夠獲得的幸福越少,而窮人對於發錢這件事能夠得到的幸福,就比有錢人多了。就像我如果尾牙抽到3000塊紅包,會高興的不得了,但是對於郭台銘來說,他就根本不在乎這一點小錢。所以蔡英文如果要發錢,發給弱勢族群是完全正確的,這就是「杯水車薪不如雪中送炭」的道理,這也完全符合展望理論的預期。所謂負所得稅制,概念也是這樣,越窮的人發越多,越窮的人會越感謝政府,也就越有機會拿到更多選票。

發錢越排富,選票賺越少

至於這種制度,是不是會不小心發到其實很有錢的人,我在之前的文章有提到,當政府決定要發錢,越要排富,所花的成本會越高。為了要雇用越多額外的人力來調查有沒有發錯,真到窮人手上的錢會越來越少。

另外,審核越嚴,窮人為了要通過審核拿到錢,所花的時間會越長。要是到選舉前還拿不到錢,窮人心中的不滿就會越累積越多,選票可能還會流失,好事會辦成壞事,得不償失。所以要發錢給窮人,條件要越寬越好,速度要越快越好。至於怎麼區分拿到錢的人是不是真的窮,最好是靠拿到錢的人自己覺得不窮,然後把錢退回去即可。

展望理論的精隨:人民痛恨損失

但是如果事情到這樣就結束的話,這個展望理論也就沒有得諾貝爾奬的價值了,因為杯水車薪不如雪中送炭,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展望理論最重要的洞見,是發現到:

當政府要把同樣金額的錢從人民的口袋裡面拿走,所造成的痛苦和反感,比當初發給他們同樣金額的錢所得到的快樂和有感,要多得多,多到大概2倍左右!

舉例來說,柯文哲取消發放重陽敬老金流失的選票,可能是他拿敬老金去做老人的社會福利措施,重新得到的選票的2倍,這可能是柯文哲為什麼差點翻船的很重要的原因(圖三)。

3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圖三
  • 暗黑小秘訣:如果政府知道自己即將敗選,就要趕快發錢。就算最後下野,新上台的政府如果發現錢不夠,一取消你的補貼,你馬上就可以以此為藉口攻擊他,下次選舉很快又能取得勝利了。丁丁這次差點就成功了,可惜......
取消發錢,比本來就沒發錢更痛苦

理性經濟人的有感/無感程度,應該只會被拿到錢的絕對金額所影響——拿到3000塊的快樂,跟損失3000塊造成的痛苦,應該是一樣的。但是真正的人類卻不是這樣——人們會過度放大損失所造成的反感,而對同樣金額的獲得感到滿足的程度,卻會很快封頂。

這也是為什麼在年金改革的時候,受到損失的人,會有那麼多激烈的行為,甚至到後來會讓民進黨政府流失那麼多選票。我當初不能理解這些人的行為,還覺得他們小題大作。但是如果想要跨出同溫層,使用這個不帶感情、不在乎政治正確、能夠準確預測人類行為的「展望理論」的數學模型圖當作工具,就是很好的方法。它能夠很好的幫助我們跨出同溫層,了解這些人當初的感受。

原來,要求政府要有信賴保護原則,不過是人民厭惡政府造成自己的損失,用比較文謅謅的方式講出來而已。如果當初受到影響的人是我,也許我也會做出同樣的反應,因為特別厭惡損失,正是人的天性。所以作為政府,你必須要知道,雖然朕不給的,你不能要,但是朕給了以後又拿回去,底下的臣民可是會跟你鬧革命的!

少收錢比發錢更幸福

既然政府發錢對有錢人較為無感,而且那麼一點小錢也很難讓這些人願意投票給你,更重要的是,發錢發一發,以後如果不發了,流失的選票,還比當初賺到的選票還多,得不償失。那麼政府還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比較有感的發錢,又比較沒有副作用呢?

還真有,我們可以換個思路,把展望理論的的圖倒過來看(圖四)。既然人們對損失如此厭惡,那麼減少民眾的損失,就可以大幅增加民眾的好感。

4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圖四

政府對民眾造成最大損失的時候,就是每年的報稅季了。相信大家都跟我有同樣的痛苦,每年報稅的時候,總是對政府恨的牙癢癢的,總覺得政府沒有幫我幹什麼事,憑什麼要把我辛辛苦苦賺來的錢拿走那麼多?

這個時候如果政府少收點稅,同樣金額少收的稅,給民眾帶來的滿足感,就不是發同樣的錢給民眾所能比擬的了,效果會是發錢的2倍!給大家減稅減1元,相當於給大家發錢發2元。如果給每個人發3000塊如果能多拿10萬張票,給每個人減稅3000塊就能多拿20萬張!就是這麼神奇。

政府發錢最好的方法:減稅

減稅的好處,還不僅僅只是賺選票這麼簡單。它還能很好的促進經濟發展。任何商業社會上的交易,如果政府要插手收稅,買賣雙方都要負擔更多的成本。買的人會感覺到商品變貴,賣的人會覺得賺的錢變少,最後的結果就是交易量的減少。

這個現象最好的例子,就是當年證交稅和證所稅一起收的時候,股市交易量馬上大減給你看的情形。人類社會財富的創造,需要靠彼此之間不斷的交易,創造交易剩餘(Surplus)。交易量的下降,也代表社會總體財富的萎縮。結果當年政府證交稅和證所稅一起收,最後收到的錢,比只收一種還要少,得不償失。減稅,常常會讓政府因為經濟更加活絡的發展,最後反而能收到更多的稅。經濟如果能發展,政府的支持度也會增加,這是一舉兩得的事情。

減稅也要排富嗎?容許「貧富差距」能讓大家都發財

有人會說,減稅的這個政策,只會爽到富人,因為富人通常要繳比較多的稅。所以減稅的資格也必須從嚴審查。但是我必須告訴大家,如果要拼經濟,如果要讓大家發大財,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幫富人減稅。

聽到我說這句話,可能就會有很多人忍不住要砸手機了。如果您手機還沒砸壞的話,不妨聽我娓娓道來。

很多人誤以為,收稅,尤其是累進稅率,讓越有錢的人收越多稅,是創造社會公平的最佳手段。但是我必須告訴大家,如果要靠收稅來消弭這個社會的貧富差距,那麼最極端的狀況就是,這個社會雖然能夠達到表面上的收入平等,但整個社會會陷入極端的貧窮。

如果你對貧富差距仍然這麼痛恨,一定要除之而後快,我再跟大家說個小故事。

有一位經濟學教授問他的學生,贊不贊成讓全國人民收入平等,達到絕對的公平?有8成的學生都投了贊成票。這時候這個教授說好,那麼我們這門課的成績就用全班人的平均成績來計算,人人平等,大家說好不好?同學們都歡欣鼓舞的同意了。

第一次月考成績下來,同學們平均得了70分,皆大歡喜。但是這時候原本考90分的人就不樂意了,覺得很吃虧,第二次月考就沒有認真準備,而本來只有考40分的人也想說反正都會用平均成績來計算,考得越差賺得越多,就更加不唸書了。

結果第二次月考下來,全班平均竟然只有40分。這時候大家發現麻煩大了,再這樣下去,這個學期全班同學的平均成績都會不及格,全班都會一起被當,就紛紛去找老師要求要更改規則。這時候這位經濟學教授就語重心長地告訴同學,這就是為什麼讓全國人民收入都平等,並不是什麼歌舞昇平的和諧社會,而不過是:人人天天都生活在貧窮線以下的地獄罷了。

上面的這個例子並不是憑空杜撰,而是真實發生過。甚至你只要看看30年前的中國,他們的基尼係數只有0.28(基尼係數如果是0代表非常平等,而1代表非常不平等),而近年的係數大約是0.47。以前貧富差距小,現在貧富差距大。不過如果你隨便找個中國人來問一下,願不願意回到改革開放前那個人人平等的貧窮社會,我相信沒有一個人會說願意的。

容許貧富差距帶來的經濟成長的收益,遠遠超過收入不平等加劇帶來的負面影響。因爲,貧富差距大並不等於貧窮,貧富差距很大的社會,並不代表生活在貧窮線以下的人很多。

再拿30年前的中國來舉例,貧富差距並不大,但是吃不飽、穿不暖的人非常多。現在大家公認中國貧富差距很大,但是生活在貧窮線以下的中國人越來越少,大部分人都能過上體面的生活,卻是事實。要改善窮人的生活,不是要去改善貧富差距,貧富差距越小,窮人會越窮。政府要照顧弱勢,不要去管窮人跟富人收入差多少,你就直接專心去改善窮人的生活就好了。

「累進稅率」傷害經濟成長,人才變廢柴

累進稅率,會造成一個國家經濟實力下降。如果你想要害一個國家經濟衰退,你就去勸那個國家的總統,提高累進稅的最高稅率,降低跳級的門檻,這個國家的經濟成長會馬上說降就降,立竿見影。

道理很簡單,因為累進稅鼓勵平庸,會馬上讓這個國家的人才,一個個都變成廢柴。不管是高收入還是低收入的族群,只要他們的收入接近累進稅率跳級的門檻,由於多繳稅給他們帶來的損失反感,會遠遠超過能夠多賺的錢給他們帶來的快樂,所以他們會努力停止賺錢,或是放假,或是縮小生意的規模,或是停止投資。

舉個例子。假設本來多賺1萬塊只要付25%的稅,也就是2500,多賺的那7500,可能只會給他帶來5000塊的快樂(還記得展望理論告訴我們的:損失造成的反感,是賺到的錢的2倍嗎?)一旦跨過門檻,假設要交50%的稅,那麼多賺的那1萬塊得到的快樂,會完全被多付的5000塊的稅抵銷,即使這個人其實還是比原來多賺了5000,這筆錢甚至不會給他帶來任何快樂,他甚至會寧可不要賺這筆錢,放棄這筆生意,心情都還比繳稅給政府要好。

只要遇到需要累進繳稅,不管是高收入或低收入的人,都會說謊,寧可不發揮自己正常實力。我幹嘛替國家拼經濟,去放假不就好了嗎?因為當廢柴舒服多了,不只可以少繳稅,還可以多放假。因此,

降低累進稅率、提高跳級門檻、少收稅,才能釋放人民的生產力,才能讓人民有感。

(工商服務一下,我認為健保核刪,其實也是政府在跟醫生收稅,少核刪,就能減少醫生的損失,就能增加醫生對政府的支持,肯定有感。少核刪也很簡單,不要逼審查委員要有一定比例的核刪就好了,這樣還能減少審查委員昧著良心核刪的痛苦。)

窮人也想有機會出頭天,有一天變富人

這世界上的窮人,大部分是年輕人。因為年輕,所以窮,但是他們沒有哪個不想要有一天有機會變成富人的。因為誰也不想有一天變有錢的時後被政府拿走一半的稅,他們對富人減稅的態度,就會隨著年紀、工作經驗和存款的成長,從反對轉為支持。

再回頭看看展望理論,有錢的時候被抽稅,對政府產生的厭惡,是努力多賺點錢得到的快樂的2倍;只要少繳稅,拼經濟的快樂會大幅提升。窮人也是人,也想賺大錢變快樂,而不是一直領少少的政府補助款。一旦他們去工作,發現扣稅後還不如領政府救濟金,他們就沒有動力再去工作了。照顧弱勢並不是一廂情願的發錢就好。下一篇文章,我會來談談經濟學家對照顧弱勢方法的探討。

結論:減稅、減稅、再減稅

蔡英文在敗選之後,終於了解到執政不是一直謙卑、謙卑、再謙卑就好。要讓人民有感,還需要發錢、發錢、再發錢。

不過,發錢的政策有其副作用。不管是直接發錢或是負所得稅,一旦政府財政出現困難,突然不發了,政府會損失比原來發錢之前更多的多的選票。

展望理論告訴我們,減少人民的損失,能夠比單純發錢,增加更多人民的幸福感。所以,民進黨如果還想在明年奮力一搏的話,「減稅、減稅、再減稅」才是能讓政府拿到最多選票的最好方式。

參考書目: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丁肇九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徐英碩醫師』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