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枉死的茅利塔尼亞士兵,仍在等待遙不可及的轉型正義

30年前枉死的茅利塔尼亞士兵,仍在等待遙不可及的轉型正義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茅國議員對執政者說:「即使你們並不需直接為那起玷污每年11月28日的事件所負責,你們仍舊有替受害者找出真相及正義等合理解決方式的權益……偉大的國家以及偉大的人民絕不會試圖抹去歷史上黑暗的篇章。」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Abdoulaye Bah
譯:Maysun Hassanaly(en)、Wenyu

1990年11月28日,茅利塔尼亞伊納爾(Inal)有28名士兵被精心一一挑出,因為被指控計畫反政府政變,在午夜時被同袍吊死。

當天,是紀念茅利塔尼亞1960年脫離法國獨立的日子;對部分想要為這28名遭暴行而死的黑人士兵討回公道的人來說,這個日子是令人痛苦的日子。

西非國家茅利塔尼亞居住著阿拉伯裔柏柏人以及非洲裔黑人;人權團體指出,非裔黑人在茅利塔尼亞長久以來一直遭到歧視以及剝削

伊納爾-法國委員會(Inal-France Committee)主席迪安卡(Youba Dianka)解釋說:「我想要說明的是,伊納爾只是一個例子;在茅利塔尼亞有許許多多的伊納爾。在Azlatt、Sory Malé、Wothie、Walata、Jreida和谷地都發生了恐怖的事件。在伊納爾的軍事基地以及週邊地區,在1990年的獨立紀念日慶典上,有士兵遭到車裂極刑、活埋以及吊死。」

在2018年的獨立紀念日,茅利塔尼亞人更關注的是茅國足球國家隊進入了非洲國家盃(CAF)決賽,而不太在意這一群被遺忘的「孤伶伶躺在陌生黃土之中的士兵……他們仍舊等著要一場體面的葬禮。」茅利塔尼亞新聞網站Le Flambeau新聞編輯卡瓦・托爾(Mouhamadou Kaaw Toure)寫道

西非地區國際特赦組織的行動主任迪奧普(Kiné-Fatim Diop)評論,在2018年的獨立紀念日上,慶祝活動與大多數受害者家庭的真實感受兩者之間的差異:「每一年,當官方歡欣慶祝著主權的轉移時,受害者家庭悲傷地哭泣示威尋求正義以及賠償。有關當局只是試圖掩蓋這獨立背後可怕的一面,就像是當他們1993年秘密地投票通過一項特赦法,證明了國家對於30年前對士兵被殺害一事假意健忘。」

茅利塔尼亞「免罪及非正義論壇」(The Forum Against Impunity and Injustice)特別針對那個悲劇夜晚中發生於一對兄弟的悲劇表達了悲傷:「無疑,當晚詛咒發生在了那28名士兵身上。像是丹巴(Diallo Oumar Demba)和伊卜拉西馬(Diallo Ibrahima)這對兄弟,他們兩人被吊死時身上用筆寫著連續的數字。更令人悲傷的是,必須要見證自己哥哥的死亡。執刑者準確地進行他們的工作,實際上並不是只有停止於吊刑這一步驟,更繼續把死者從刑台上拉下來,坐在他們的屍體上。」

生存者發聲

在30年後,生還者的證詞仍舊持續湧出。

Mamadou Sy是茅利塔尼亞軍隊的中隊長,接著升到了副指揮官,在他於當夜逮捕之時,擔任基地指揮官。在他於2000年出版的著作《伊納爾的地獄》(暫譯,Hell in Inal)之中,他描述了他所遭受到的折磨,當時軍隊指揮官蒙住他的雙眼、把他綁起來,然後把他丟在又臭又髒的水裡。

另一名從那恐怖一晚中倖存的士兵從監獄中出來後,在「基督徒反折磨協會」(Christian Association Against Torture ,ACAT)的協助下,想要逃到法國去。他匿名提出證詞,證實了他於軍中服役24年期間所遭受到的種族歧視:「就我所記得的,自從我開始理解之後,我就一直注意到黑人永遠沒有任何權利,茅利塔尼亞白人享有特權。此處,政府的20名部長中,只有四分之一是黑人;而在軍隊中,每10名軍官中,只有1名黑人。在實習階段,如果茅利塔尼亞白人表現不好,他們仍舊會贏過所有黑人。甚至不要想去抗議……」

描述了他和其他士兵所經驗到的折磨方式:「舉例來說,他們會在沙地裡挖洞,把我們埋在裡頭只剩脖子以上露出來,固定住我們的頭,我們的臉就這樣赤裸裸地被轉向面對太陽。如果我們試圖要閉上眼,守衛會向我們丟沙子。接著他們再把我們的眼蒙起來。」

海關管理員阿拉善(Ba Baïdy Alassane)表示,她過世的丈夫也是1990年被殺害的受害者之一。「我們花了3個月又10天尋找我的丈夫,但一無所獲……海關方面告訴我們他因為心搏停止而過世,但這不是真的。證人都和他一起被逮捕、綑綁及被折磨了。他就在證人面前被殺害。」

「不要再發生了」

2018年11月28日,茅利塔尼亞移民在茅利塔尼亞駐法國巴黎大使館前,抗議法國對於1990年這起悲劇事件置之不理。

茅利塔尼亞議員迪阿洛(Kardiata Malick Diallo)在茅國議會發表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演說,不願人們忘記這起悲劇,並指控現任總理一直在保護行兇者,讓行兇者仍舊於國家體制中擔任重職,而受害者的權益一直未被妥善處理:「即使你們並不需直接為那起玷污每年11月28日的事件所負責,你們仍舊有替受害者找出真相及正義等合理解決方式的權益……偉大的國家以及偉大的人民絕不會試圖抹去歷史上黑暗的篇章,而是會讓這些篇章公諸於世,讓每個人記得這些事件,並說『絕對不要再發生了。』總理先生,你的權力卻偏好那些邊緣化及隔離的政策。」

在2018年10月當下,在茅利塔尼亞內閣的24個部長職位中,只有5名是由黑人或是混血人種擔任,但茅國社會中有70%的人口屬於這個族群。民意代表、安全部隊成員、官員以及地方行政人員中都沒有太多這一群人口多數的位置。

茅利塔尼亞在1981年正式廢除奴隸制度,是全世界最後一個廢奴的國家;但廢奴命令直到2007年才正式實施,據估計該國有20%人口仍舊生活在某種程度的奴隸狀態中,其中大多數是黑人或混血人種。

因為這種歷史傳承而來的種族歧視仍舊存在於當代茅利塔尼亞當中,1990年獨立紀念日屠殺事件受害者以及他們家人所尋求的正義仍舊遙不可及。

本文經全球之聲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4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GlobalVoices 全球之聲』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