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講難懂術語的經濟學家無力阻擋氣候崩潰,我們應該召喚工程師

專講難懂術語的經濟學家無力阻擋氣候崩潰,我們應該召喚工程師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外交官不是技術專家。下一步需要全世界發電、輸電、電動汽車、氫燃料電池、能源系統管理人工智慧、能源效率和公共交通的城市設計等方面的工程專家和相關專業人士。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Jeffrey D. Sachs(哥倫比亞大學可持續發展教授、衛生政策與管理教授、哥倫比亞可持續發展中心主任、聯合國可持續發展方案網路主任)

2018年12月的波蘭卡托維茲聯合國氣候變化會議(COP24),成功地產生了實施2015年《巴黎氣候協定》的規則手冊。每個聯合國成員國都在上面簽了字。但這並不足以阻擋氣候崩潰。我們應該召喚工程師。

COP24取得了令人矚目的外交成功,因為化石燃料行業在不停地進行肆無忌憚的遊說和拖延。外交官們閱讀了科學文獻,瞭解到真相:如果不迅速地在本世紀中葉實現零碳全球能源體系,人類就將岌岌可危。近幾年來,數百萬人遭遇到極端熱浪、乾旱、洪水、颶風和災難性森林大火的侵襲,原因就在於地球溫度已經比前工業化平均水準高1.1℃。如果變暖幅度在本世紀後期超過1.5℃或2℃——這是整個1萬年人類文明史上前所未有的溫度——世界將變得非常非常危險。

《巴黎協定》要求國家政府將溫度保持在「遠低於前工業化水準以上2℃以內,並(採取)措施將升溫幅度限制在前工業化水準以上1.5℃以內。」現在,我們有了測量溫室氣體排放、共用知識、衡量從富裕國家到貧窮國家的金融轉移的規則手冊。但我們還缺少促使到世紀中葉實現世界能源體系向可再生能源的轉型的計畫。

當然,外交官不是技術專家。下一步需要全世界發電、輸電、電動汽車、氫燃料電池、能源系統管理人工智慧、能源效率和公共交通的城市設計等方面的工程專家和相關專業人士。在過去24年中,站在聯合國氣候峰會前排的不是工程師,而是外交官。讓工程師佔據中央舞臺的時候已經到了。

《巴黎協定》要求各政府與本國工程師協商制定國家能源戰略,193個聯合國成員國都要產生一個獨立的計畫。該方針深深地誤解了全球能源轉型必須如何發生。我們需要國際層面上一致而協調的方案,而不是逐國方案。

全球工程體系要求全球協調。以民用航空為例,它便是全球協調工程的勝利。2017年,全球共飛行4180萬個航班,沒有發生一起致命客機事故

民用航空系統之所以運轉得如此優秀,是因為所有國家都是用由幾家全球性公司製造的飛機,有共同的巡航、空中交通管控、機場和飛機安全、維護、保險和其他業務標準操作流程。其他全球系統也具有類似的協調性。美元銀行轉帳日均餘額高達2.7兆美元,但通常都通過標準化銀行和通訊協定結算。每天,世界都會產生數十億計的互聯網活動和手機電話,之所以能夠實現,是因為共用協議。這些全球連通的高科技系統的規模和可靠性都堪稱卓越,並且它們都依賴國際而非逐國層面實施的方案。

如果世界各國政府最終將工程師推向最前沿,那麼向可再生能源的轉型可以大大加速。回憶一下1961年5月,美國總統甘迺迪(John F. Kennedy)要求美國在這個10年結束之前將人送上月球並安全返回地球。美國太空總署(NASA)很快就動員了數十萬名工程師和其他專家,並在1969年7月完成了登月,滿足了甘迺迪雄心勃勃的時間要求。

我最近和3位經濟學家以及一位資深商業部門工程師在一個委員會共事。在經濟學家們談論了談價格、外部性的內部化、上網電價、碳抵消等話題後,工程師進行了言簡意賅的發言。「我其實不理解你們這些經濟學家剛才說了些什麼,但我有一個意見,」他說,「告訴我們工程師想要的『參數』和時間線,我們會完成工作。」這絕非虛張聲勢。

這裡有一些參數。要將變暖限制在1.5℃,世界能源體系必須在世紀中葉實現去碳化。這要求大規模動員零碳能源,如風電、太陽能電和水電,即電力系統要能夠利用間歇性能源資源(如日照時間、風力大小、水流速度等)。

這些零碳電力將充入電動汽車,取代內燃機汽車。零碳電力還將用來生產零碳燃料,如船用氫氣和合成航空碳氫燃料。我們將用零碳電力,而非煤炭、石油或天然氣來為住房和辦公樓供暖。能源密集型行業,如鋼鐵業和鋁業,也將用零碳電力和氫氣代替化石燃料。

這些零碳方案超過了任何一個國家的邊界。成本最低、最充足的可再生能源往往需要到遠離人口中心的地方尋找,比如沙漠緩和山區,或離岸風電場。因此,這些能源需要長途輸送,通常需要跨越國境,使用高壓輸電線路。全球能源聯動發展和合作委員會(Global Energy Interconnection Development and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強烈強調國際連通的遠端輸電系統的優勢。該委員會是中國國家電網公司在2016年發起的全球性工程公司和演技所合作項目。

在可行的全球去碳化計畫中,許多現今化石燃料出口國和公司將成為明天的零碳能源出口國和公司。波斯灣的產油國應該利用廣袤的阿拉伯沙漠向歐洲和亞洲輸出太陽能。產煤的澳大利亞應該應該通過海底電纜向東南亞出口其廣袤內陸的太陽能電。加拿大應該增加向美國市場出口的零碳水電,並最終停止出口高碳油砂製品出口。

在卡托維茲氣候會議上,外交官們及時地如約制定了氣候規則手冊——這是一項重大成就。下一個大動作屬於工程師。為了氣候安全的能源轉型便是我們21世紀的登月工程。今(2019)年9月,當各國首腦在聯合國開會時,世界工程師領袖們應該用全球行動的尖端框架迎接他們。

© Project Syndicate,2019.—為了氣候安全,召喚工程師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