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忽視土地歷史脈絡,屏東新選區劃分是否純政治考量?

完全忽視土地歷史脈絡,屏東新選區劃分是否純政治考量?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歷史上來看,「內埔」和「萬巒」的生活型態密不可分,不過立法院長協商卻強勢將原訂第二選區的內埔直接和萬丹對調,一場選區劃分畫出政治企圖考量,卻也抹滅了這塊土地情感連結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趙文俊

選區劃分攸關長遠未來發展。豈能政治企圖考量。

屏東縣立委選區劃分為兩區,較爭議地區是萬丹和內埔地區。雖通屏東民眾通過減席,不過立法院長協商,強勢將選委會版本原訂第二選區的內埔直接和萬丹對調,在不考慮歷史背景下和分區的治安情形,為自家之利益強勢通關,讓屏東民眾百思不得其解。

2019年1月7日,依照條例因確定減席後,立法院長和行政院長直接協商選區劃分事宜,也就是說兩人說了算,而有影響之縣市,協商都尊重縣選委會版本。唯獨屏東縣,跳過專業所評估的縣選委會版本,通過立法委員蘇震清的調換版本。

覺得不可思議。

選委會規劃選區其有細膩考量,依照屏東縣警察局的劃分,以屏東市分局和里港分局的轄區鄉鎮為考量劃定出第一選區範圍,依照屏東縣屏東警察分局轄區的鄉鎮劃分,分別是屏東市、萬丹、麟洛、長治,里港分局則是,里港、九如、高樹、鹽埔,其餘是山地鄉原民區域。

依照通勤習慣、大生活圈,屏東市和周邊三鄉鎮已形成歷史共同圈。屏東市和萬丹從歷史上來,過去是依著下淡水溪旁的聚落,遙望著高雄大寮和大樹對望。而屏東工業區緊鄰萬丹鄉和屏東市;屏東市公館、頭前溪和萬丹社皮;公館六葆、歸來和麟洛緊鄰,帶出生活共同圈部落。

而因政治企圖硬拆夥,選區劃分,依造屏東警察分局和里港分局兩轄區單位,唯獨只缺萬丹鄉,這在邏輯上就是離譜上的決定,也影響屏東平原和土地上的脈絡。

再者,要論內埔和長治的客家區域的連結,從歷史上來看,「內埔」和「萬巒」才是密不可分的生活型態。早在100年前,隘寮溪的行水道是劃分長治麟洛和內埔萬巒中間的區隔線,當年因是行水區域常患水患洪水,造成民眾損失被迫分離,而在內埔當地仕紳和日人爭取下,成功將隘寮溪水域築提全水改道,從東港溪上游流域,引成荖濃溪和高屏溪上游流域,也就是先今隘寮溪水域路線。

六堆客家先民開墾,依水而聚共同享用水源就能看見其智慧,內埔和萬巒在行水區的一旁和對岸長治麟洛,形成一個重要的分域客家聚落,至今已發展400年,一場選區劃分畫出政治企圖考量,卻也抹滅了這塊土地情感連結性。

蘇震清委員和蘇嘉全院長,貴為屏東政治家族先驅其貢獻量大,怎能為了延續政治命脈,如此草率對待選區結構劃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