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特朗普愛死「他」的建議,才決心興建「美墨圍牆」

真相:特朗普愛死「他」的建議,才決心興建「美墨圍牆」
Photo Credit: Leah Millis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聯邦政府停擺已超過了克林頓時期的21天,到底特朗普是因為「誰」的建議,如此強硬決意要興建「美墨圍牆」,到底來龍去脈和問題的本質是什麼?就此,作者以不同角度加以剖析。

美國聯邦政府停擺創新歷史:超過克林頓時期21天

RTS2A9VE
Photo Credit: /Leah Millis TPX /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不經不覺,我們快將渡過21世紀首二十年,回望兩個世紀的變化,莫過於人們的物質生活明顯比20世紀好得多,但精神生活過得愈來愈不快樂。

這是因為每個人從社交網絡、媒體、教育掌握的資訊愈多,對人生期盼有翻天覆地改變,永無休止互相比較,中產渴望過富豪生活,若身在發展中國家,便設法到發達國家找出路(背後原因眾多,但追求目標更高是其一)。於是,生活質素、快樂指數成為國家或城市比照優劣的重要指標,而貧富懸殊、移民風潮亦成為當世重大議題(不管是合法或非法移民)。最近,美國因為後者陷入嚴重衝突。

如果你是少數留意「美墨圍牆」事態發展的香港人,你會看到目前最激烈的輿論,是數列出政府停擺一系列的後果,一面倒聚焦在特朗普的荒誕言論之上:

特朗普不惜令聯邦政府長期停擺到達第23天(超過克林頓時期21天),令數十萬公務員被迫放假、公共設施及非緊急服務停止,各種清潔、維修無人跟進,面對如此情況,仍堅持國會要通過57億美元撥款,興建只有象徵意義的「美墨圍牆」;而且是用其他跟墨西哥的交易「間接」填補這筆開支。

接著,他跟民主黨代表會面,在派完糖果之後便「拍枱走人」,不見得有誠意協商,完全不顧人民水深火熱。

說實話,如果可以投票決定這件事,筆者會投下反對票:不支持興建圍牆。然而,議論過程往往比簡單宣示立場重要,到底你贊成和反對的理據在哪裏,才是焦點所在,目前所見,沒有多少人能平心靜氣看待事件。

原初說興建圍牆的那個人,他的名字叫Sam Nunberg

RTS1MVRJ
Photo Credit: Mike Theiler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整件事情的緣起,是特朗普多年前考慮參選總統時,聽信政治顧問山姆.努伯格(Sam Nunberg)生動的建議,他知道網絡民情是挑選政綱、落實勝選承諾的要旨,原則是Twitter轉載超過100次的話題都列入其中,有次他留意到「南部邊境移民」很有反應,於是想出一句漂亮口號:(興建美墨圍牆)讓墨西哥人付錢如何?相信我,沒有人比特朗普更懂蓋牆了。(可參考專輯《特朗普的美國夢》)

這句話由特朗普身邊紅人羅杰.斯通(Roger Stone)轉述,特朗普一聽簡直愛死它,大概是意念頗有氣派,完全迎合他的虛榮心、熱愛「龐大工程計畫」的人生經歷:無論是特朗普大樓(Trump Tower),抑或極盡奢華的賭場:泰姬瑪哈陵(The Trump Taj Mahal)都令他風光一時;更甚,連特朗普小時候跟哥哥玩砌高塔模型,也費量心思借走大量積木,興建自己感覺最宏偉的建築(有借無還)。不錯,特朗普這種性情,是難以自制的。

後來,「沒有人比我更懂蓋牆了」(Nobody can build a wall like me)這句話寫進了《總統川普:讓美國再度偉大的重整之路,將帶領世界走向何處?》(Great Again: How to Fix Our Crippled America)一書裏:

「我們必須阻止非法移民湧入,最好的方法就是蓋一座牆。很多人都說不可能—你要怎麼蓋一座撐住整條邊界的牆?相信我,我做得到。沒有人比我更懂蓋牆了⋯⋯我們的新牆只需要封守一千英哩的國界。⋯⋯兩千多年前,中國人就蓋了將近一萬三千英哩的長城⋯⋯相信我,這兩千年來我們築牆的科技進步了很多,我們跟中國人不一樣的地方就是沒有毅力而已。」

不錯,這就是特朗普最初的概念原型,或者說,這是他取用了努伯格的概念原型,然後找了些人研究問題,寫了一整個章節解說。總之,特朗普真的渴望落成其事(原本技術上欲借鑑以色列圍牆,他遭遇國會阻擋後,現在不管是實心牆或鋼欄牆都希望做到)。

無可否認,特朗普近日向傳媒高舉的所謂理據非常脆弱。譬如,其陣營圖利用墨西哥難民槍殺美警事件,喋喋不休指非法移民是導致犯罪率上升的「元兇」,甚至他在電視講話中,用最多篇幅在控訴南部非法移民流入更多毒犯,然後毒品又害死大量美國人,言下之意,被害人數像「雞生蛋,蛋生雞」不斷累計,將之形容為「心靈和靈魂人道主義危機」。

可惜數據不說謊,美國《刑事司法中的種族問題》(Journal of Ethnicity in Criminal Justice)的研究顯示,從1970年到2010年聯邦調查局(FBI)犯罪檔案、美國人口調查數據反映,社區犯罪率並沒有因為移民數量有所增加,一如社會學副教授Robert Adelman總結

「本研究蒐集的資料在時間和地域跨度上都很大,提供了十分明顯的證據來說明,移民愈多導致犯罪率愈高這一推測站不住腳。」

為何有那麼多理據不用,特朗普偏偏要說「對抗移民罪犯」?

RTS2A91X
Photo Credit: Leah Millis /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不過,許多人被特朗普轉移了視線,忽略了他輕輕帶過、欲言又止的盤算:「所有美國人現在正受到不受控制的非法移民的傷害。它會削弱公共資源、減少工作和工資。」

特朗普提及消耗開支的時候,沒有像批評毒犯問題時那麼「繪形繪聲、詳加論述」,沒有把心底話老實說出來,為甚麼?因為相比起來,呼喊美國人「請關心一下納稅人的荷包、你的工作」,遠遠沒有叫他們合力對抗「罪犯」那麼有震撼力,毒犯、毒品更叫人心生恐懼,他刻意棄用保守派智庫更強的理據,皆因它們不利煽動人心。

而他及其幕僚真正的立場,全都交代在剛才提及的個人著作裏,以下僅是其中一小部分(其他還觸及美國處理移民潮的歷史、法案解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