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的「詹森困境」(一):被越戰拖累而放棄連任,但詹森真的是無能總統嗎?

蔡英文的「詹森困境」(一):被越戰拖累而放棄連任,但詹森真的是無能總統嗎?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詹森總統因越戰的拖累聲望已跌入谷底,對許多人而言,他已不可能連任。然而,詹森真是一個無能的總統嗎?

文:李中志(美國伊利諾州立大學教授)

執政兩年半的民進黨,在去(2018)年11月六都及縣市長選舉中大敗,雖然選前諸多徵兆已令人難以樂觀,但如此大敗仍跌破許多專家的眼鏡。若非事後高明,確實難以想像何以連一些有不錯施政成績的縣市也被翻盤,恐怕連國民黨自己都嚇一大跳。對綠營而言,這似乎是面對一次完美的風暴:中國的因素、耳語與假消息的流竄、各項改革的反彈、綠營自身的分裂,加上以鬼扯當有趣的柯文哲現象,不但不如預期在台北市減弱,還以正藍加強版的韓流席捲高雄。

有許多因素固然非綠營可以掌握,但綠營的分裂卻是可避免而未避免的致命傷之一,然而選後的檢討似乎背道而馳。綠營內部不同的團體互不相讓,甚至提高分貝,堅持自己的主張才是解決綠營困境的唯一方法,但這些主張往往互斥:例如有人認為改革不力,有人卻認為改革過於躁進;有人堅持轉型正義,有人不認為是當務之急;有人力推同婚平權,一步到位,有人直接反對;有人認為台美關係一片大好,主張大塊切香腸,有人認為要如履薄冰;有人高喊公投是台灣的出路,也有人認為公投是開和平協議之門。各式各樣的議題,族繁不及備載。

這些聲音各有堅持,也各有理論,出發點或許良善,都是為了2020的政權保衛戰,然而莫衷一是,之前造成綠營分裂的因素不但未減,反而藉選後檢討繼續自我膨脹。

部分深綠陣營靠其掌握的政論節目,選前已在深綠聽眾之間累積大量的不滿,受影響的深綠民眾幾乎全面否定蔡政府的執政,早已超出對其領導風格的批評,甚至有指控她是統派的誇張言論出現。綠營內部選前即充滿山雨欲來的氣氛,如今面臨期中選舉的巨大挫敗,四大老的勸退信當然不是偶然。

雖然「勸退」的思想本身就十分封建,加上公開的時間點十分不巧,選在蔡總統強硬回應習近平《告台灣同胞書》之後支持度反彈的時刻,徒讓四位德高望重的綠營大老得到不少噓聲,但贊同者也不少。

這種逼宫的戲碼勢必維持下去,除非蔡英文遂其所願宣布不連任,否則就算民進黨提名底定,恐怕也會大演換柱鬧劇或推出另一組人馬投入2020大選。果真事情如此演變,國民黨回朝就幾成定局。

aedvzucflqfu6y9d2oghe7vduowy8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這不禁讓筆者想到1968年的美國大選。當時,尋求連任的詹森(Lyndon B. Johnson)總統因越戰的拖累聲望已跌入谷底,對許多人而言,他已不可能連任。然而,詹森真是一個無能的總統嗎?怎麼連一個區區的越共都搞不定?其實不是,詹森堪稱是美國戰後最好的總統,只是他讓美國深陷越戰泥淖,就算多年之後,大眾文化對詹森的評價也不甚公平。

例如為慶祝《投票法案》50周年拍攝的《逐夢大道》(Selma),幾乎否定了詹森推動法案的功勞,把他和民權領袖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的角色對立起來。事實上若不是詹森、金恩聯手,這個南北戰爭之後對非裔美人公民權影響最重要的法案,不可能在1965年的時空下通過。詹森圖書館的館長認為,詹森與金恩的合作,是有史以來執政者與社運人士聯手推動進步法案的最佳拍檔。事實上1965年的Selma大遊行,是兩人會面後想出來的主意。

說詹森是美國戰後最好的總統並沒有過譽,他是戰後真正確立美國自由主義傳統的總統。約翰・甘迺迪(John F. Kennedy)或可媲美,但曇花一現,人民對甘迺迪的懷念,多少是建立在美好的想像上,而不是可驗證的政績。例如,人們記得甘迺迪發下豪語要把人類送上月亮,但卻忘了之前是詹森參議員推動太空計畫,也是詹森總統對太空總署的無限支持,才實踐了這個夢。可惜詹森將50萬的美國子弟送往越南,五萬多個屍袋回來,上百萬的無辜生命消失,成了遮蔽詹森榮耀的烏雲,在這片烏雲下,歷史低估了詹森的貢獻。

南北戰爭之後,隨著林肯的遇刺與「敗局命定論」(The Lost Cause) 迷思的擴散,南方觀點主導了歷史敘述直至60年代,例如二戰前拍攝的名片《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就是最經典的「敗局命定」敘述。

在這個論述下,100年的時間民權與黑權的進展有限。儘管戰後司法一直有一股進步力量在推動,但行政上制度性的法規遠遠落後,要等到詹森時代才陸續推動一連串歷史性的法案,如《民權法案》(1964),《選舉法案》(1965)。許多人把這些進步法案的通過歸功於國會對甘迺迪的懷念,其實並不正確。每個法案都是正反高度動員的爭議法案,保守派迅速集結,採議事杯葛,沒有詹森的手腕與堅持根本無法達陣,但這些法案也造成南方白人脫離民主黨的歷史轉變。

此外,詹森推動社會安全年金的改革、醫療保險(Medicare & Medicaid)的立法,改善低收入戶的學前教育(Head Start)法案,至今仍是美國人民重要的福利。「大社會計畫」(Great Society)媲美小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的新政, 「反貧窮戰爭」(War on Poverty)也都做出不錯成績,可惜這些政策在詹森之後保守主義抬頭,不了了之,讓美國錯失往福利國方向發展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