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穆斯林移民示威延燒 東西德統一後最大分裂危機

反穆斯林移民示威延燒 東西德統一後最大分裂危機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歐洲反伊斯蘭現象與19世紀反猶浪潮相似。極右政黨在多國選舉中獲勝,說明其渲染恐伊斯蘭情緒的策略奏效,穆斯林成為歐洲人對未來憂慮的代罪羊 。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時報導,由德國新興右派運動「歐洲愛國者抵制西方伊斯蘭化」(PEGIDA)發起,以反移民為訴求的示威遊行,5日在7個城市登場,東部城市德勒斯登的遊行規模最為浩大,約1萬8000人參加。德勒斯登其實很少伊斯蘭教徒,PEGIDA數月前才在該市崛起,去年10月開始,幾乎每周發起示威,剛開始只有幾百人參加,但去年聖誕節前最後一次示威增加到1萬7500人。據警方統計,5日該市示威群眾達到約1萬8000人,創下迄今最高紀錄。

(相關新聞:德東反移民大遊行人數激增 排外反穆斯林引發民粹焦慮

在柏林、科隆、斯圖嘉特、明斯特、漢堡與德勒斯登等地,則約有3萬人上街支持包容、親移民的立場。在穆斯林人口眾多的西部大城科隆,反示威群眾的人數約達PEGIDA遊行規模的10倍,他們手舉「恨外國人不人道」和「國家之恥」等標語,指責PEGIDA散播仇恨和種族歧視。在首都柏林,PEGIDA遊行只有400人,但反示威群眾則多達5000人。

為宣示反對PEGIDA的立場;作為科隆地標的科隆大教堂、科隆市政廳和其他公共及歷史建築,5日晚全部關掉燈光。首都柏林的地標布蘭登堡門也關燈呼應。在德勒斯登,德勒斯登歌劇院和福斯汽車集團總部也熄燈表態。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EGIDA成立之初企圖與極右派劃清界線,在其發起宣言中,它自稱是新草根運動,其宗旨係保護猶太教與基督教共有價值觀,反對「恨人類,倡暴力」的意識形態,但也容忍融入主流的穆斯林。但批評者說,PEGIDA的論調根本就是欲蓋彌彰的新納粹,企圖在德國煽動「仇外」情緒。

風傳媒報導,PEGIDA聲明,組織並非反對庇護難民,而是反對濫用庇護制度;在其他歐盟國家也能平均收容難民的前提下,也願意支持德國提供庇護。PEGIDA擔心,近來大量中東與非洲難民湧入德國,會威脅德國的工作機會與慷慨的福利系統,並造成社會價值觀分裂。他們希望能保護德國的「猶太-基督(Judeo-Christian)文化」,並要求遣返有犯罪紀錄的難民。

受到伊斯蘭激進組織「伊斯蘭國」在伊拉克和敘利亞境內為害影響,德國去年向20萬名主要來自兩國的難民提供庇護,預料今年可能會有更多難民湧入德國。德國難民政策存在歷史背景,由於二戰後期大量德國難民逃亡,獲許多國家大量接收,故此德國一直執行寬鬆難民政策,並向難民提供救濟,因此被視為「避難者天堂」。人數之多在全球僅次於美國,在歐洲位居第一。

德國目前有1,630萬人來自移民家庭,相當於全國1/5人口,其中890萬人已獲得德國公民身份。移民人口中以土耳其及波蘭兩大族裔為主,穆斯林移民則有400萬人,佔整體人口5%,其中45%持有德國公民身分。98%的穆斯林居住於前西德地區,僅0.7%的穆斯林居住於PEGIDA活動核心薩克森自由邦(首府為德勒斯登)。

PEGIDA不滿德國逐漸「伊斯蘭化」,從去年底開始號召每周一上街反移民。德國《亮點》周刊上周公布民調,近3成德國人認為伊斯蘭文化已大大影響德國,PEGIDA抗議有理。反對者批評許多穆斯林都是應該立即打包遣送出境的罪犯。德國總理梅克爾上周罕見地在新年演說中,勸告民眾不要參加示威,不該因宗教或膚色排擠移民。

梅克爾5日表示,「我們必須表明,絕不容右翼極端主義、仇外心態和反猶太主義在我們社會中有立足之地」。PEGIDA發起人歐特爾痛批說,梅克爾的談話意味「在德國又見政治迫害」。PEGIDA支持者因批評德國政府的庇護與移民政策而被侮辱,並貼上種族歧視者或「納粹」的標籤。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德國司法部長馬斯親自參加柏林的反遊行,「德國大眾不應繼續沉默下去,應該站出來證明德國是歡迎難民的國家。」德國雇主協會(BDA)主席克拉默也表示,德國的商業形象正因厭外抗議行動而受到損害,「我們的勞力市場與社會系統都需要移民。」

德國《畫報》發起一個反對PEGIDA的連署運動,獲得不少政治人物和社會名流響應,包括前總理施密特、現任財長蕭伯樂、女明星卡洛琳赫佛斯、前德國國家足球隊隊長比爾霍夫約80人,都已參加連署。《畫報》說,連署者均拒絕仇外,支持多元與容忍。

《基督教科學箴言報》報導指,德國主流社會雖傾向歡迎移民,但今次大型及持續的反伊斯蘭示威,反映有部分德國人抗拒外來移民。示威最初在東部城市德勒斯登發起,雖然該市只有0.4%人口為穆斯林,但德東地區失業率偏高,當地社會對外來移民亦較不容忍。有分析更認為,示威不只是純粹反伊斯蘭化,而是反映德國東西部在制定社會政策上的鴻溝。

倫敦大學社會學者法里斯認為,歐洲反伊斯蘭現象與19世紀反猶浪潮相似。極右政黨在多國選舉中獲勝,說明其渲染恐伊斯蘭情緒的策略奏效,穆斯林成為歐洲人對未來憂慮的代罪羊,唯有加強反種族主義工作才可望避免迫害穆斯林的悲劇發生。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Sid We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