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看台灣的新聞也不會讓台灣變得更好

不看台灣的新聞也不會讓台灣變得更好
Photo Credit: State Farm CC BY 2.0
Photo Credit: State Farm CC BY 2.0

Photo Credit: State Farm CC BY 2.0

我相信許多人最近談起新聞不外乎幾個關鍵字,那是全日都在你打開facebook上都可以吸收看到的:核四公投、大埔拆遷、洪仲丘與狂犬病,偶爾穿插幾個國際話題:史諾登離開機場、Fed與安倍晉三。極少數的人知道敘利亞出現大規模屠殺平民跡象,或是伊拉克教派動亂7月死了好幾千人。先不談到底知不知道內容,光這類的話題,是幾乎不出現在我的生活圈的。

真正引發我對新聞關注的事情,是在去年出現的一部影集:「新聞急先鋒」(The Newsroom)劇情的開始是主播威爾.麥卡沃依到一間大學參加座談,演講後的訪談裡,一段他對大學女同學的對話:

「還有妳,聯誼會女孩,避免你以後不小心亂入投票站,有些事你是要知道的。比如,妳的問題毫無根據,美國是世上最偉大的國家嗎?我們識字率排第七名,數學第二十七名,科學排第二十二名,預期壽命第四十九名,嬰兒死亡率排第一七八名,中等家庭收入排第三,勞動力排第四,出口額排第四,只有三項我們是榜首:監禁人員所佔總人口比重、相信天使的成人數量和國防開支,這項支出比後面二十六個國家的總和還多,其中二十五個還是盟國。

當然,這都不是你這個20歲大學生的錯,但你卻毋庸置疑,生活在這個史上最糟糕最悲劇的年代,所以你問我是什麼造就了這個最偉大的國度,我真不懂你他媽在放什麼狗屁,優勝美地國家公園嗎?

我們的確輝煌過,我們為正義而奮鬥,為道德而戰,因合乎道德而立良法,因違背道德而廢惡法,我們要消滅的是貧窮,不是窮人,甘願犧牲,關心鄰里,勤勞踏實,不空口說大話。我們有過偉大的發明,有過逆天的科學創造,探索太空,治癒疾病,培育了最出色的藝術家,和最強盛的經濟體。

我們敢於挑戰,同時心懷謙遜,我們追求智慧,不自負,並沒有因此降了身價,我們不憑『投票給了誰』來區分人,也不像現在如此輕易畏懼,以前之所以能做到這些,是因為我們訊息充足,有受人尊敬的偉大人物告訴我們,解決問題的第一步,是要承認問題的存在。」

解決問題的第一步,是要承認問題的存在,我寫這篇文章,是因為我認為自己沒有扮演好生活裡面新聞編輯台的角色。

最近越是看faebook越是疑惑自己到底為什麼要讓科技新聞總是優先大過於其他社會新聞與國際新聞。這一方面是我個人偏好,再一方面,我拒絕收看台灣的新聞台,唯一有機會看到的,是在同一個屋簷下的女友轉到新聞台之後不轉台,看了兩則,我搖搖頭拿起遙控器換台。那都是我在facebook上已經看過的新聞,能有什麼新聞台會比facebook來得更快更多?

於是,我選擇不看、不分享、不參與台灣新聞業的三不做法,盡是分享一些相對冷門的新聞,來自大紀元時報、華爾街日報中文版、紐時中文版的新聞,直到我要寫這篇文章,我重新看了上面那段影片,我才突然明白,我做錯一件事情。

冷漠,我們都會說台灣人對社會事件冷漠,你我一定都曾說過這句話:「大家都不管啊」,是的,正是因為大家都不管這件事情,所以你永遠不會看見主播在台上告訴我們這些「聯誼會女孩」我們問的問題毫無根據。當然,你也不會聽見有人說我們不憑「投票給了誰」來區分人。藍綠對立持續存在,你永遠無法清楚看見到底什麼是政治,無法看見到底有沒有合乎道德的良法,這項法案背後的利益考量因素到底是什麼?

我們這個世代到底有哪一位偉大人物願意告訴我們,解決問題的第一步是要看清楚台灣問題存在在哪裡?

就是你,你知道嗎?因為你是你生活中最容易接觸到其他人的平台,你可以在跟你朋友聊天的時候談起印尼油輪沉船,有7千噸燃油流洩到大海裡,也可以跟他們談歐盟6月失業率下降至10.9%,逾二年來首度下降,台灣的現實狀況有哪些會因為這些事件而受到影響?

我自承觀察不足,舉例有限,從此時此刻,讓我們以相對客觀的角度閱讀新聞,將我們對新聞的觸角打開,放寬心接受那些已經被造成的現實,洪仲丘的事件讓大家動起來,願意站上街頭,只有透過我們不停地讓社會上的議題逐一被更多人關心,我們才能夠透過更多聲音,改變生活。至少,看到這篇文章的你我,心中至少記得,再多看一些會影響台灣的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

「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的荒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