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第一位跨性別議員「誕生」,保守派議長力挺「性格比性別更重要」

德國第一位跨性別議員「誕生」,保守派議長力挺「性格比性別更重要」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甘瑟荷去年11月已經取得精神科醫生開立的證明,確認她是跨性別人士,根據德國法律,更改官方姓名和性別登記的要件之一是取得2位醫學專業人士開立的意見書。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德國聯邦議會即將出現第一位「跨性別」議員,41歲的甘瑟荷(Ganserer)在2013年首次當選德國面積最大的巴伐利亞邦的議員,並在去年10月成功連任,不過當時他還是馬庫斯(Markus Ganserer),今年1月初他正式宣示自己是(Tessa Ganserer),引發熱議,但當地的保守派議長大表支持,「一個人的性格總是比他們的性別更重要。」

《中央社》報導,德國巴伐利亞邦地方議會綠黨議員甘瑟荷去年10月爭取連任成功,但23日開議時,同僚將發現甘瑟荷不再名叫馬庫斯,而是泰莎,且作為德國首位跨性別議員,還獲得保守派的議長力挺。

現年41歲的甘瑟荷2013年首度獲選為德國面積第一大、人口第二多的巴伐利亞邦(Bavaria)議員,當時還是馬庫斯(Markus Ganserer)的他去年10月連任後在社群媒體上「出櫃」,宣示自己如今已是泰莎(Tessa Ganserer)。

目前除了甘瑟荷,在德國地方和聯邦議會目前為止都還沒有跨性別議員,她將成為首個坐在議會中的跨性別政治人物。

她1月初在Facebook個人頁面上表示,自己不但100%女人,也是地方議會議員「女士」,在新一屆議會,她打算登記自己的性別為「女性」。不過,她不考慮以任何醫學方式改變自己的生理性別。

甘瑟荷告訴《南德日報 Sueddeutsche Zeitung》,

大約10年前,當時還名為馬庫斯的她注視鏡中穿著洋裝的自己,突然頓悟自己就是個女人。

自此以後,她扮演過不同的社會角色:男人、父親、丈夫,接著是女人、妻子、母親。現在,她的自我認同已不再搖擺,他對11歲和6歲的兒子宣告:「現在開始,我永遠都會是這個樣子。」

甘瑟荷表示,「孩子沒有成見。如果你以友善的方式將世界呈現給他們,他們就會以同樣的方式接受這個世界。」

她用新名字開了新的臉書帳號,原本的臉書Markus Ganserer上還有他過去男性化的樣子,他說自己已經拿到新的,有泰莎照片和名字的具名公共運輸交通卡(類似悠遊卡),並邀請大家到他的新臉書Tessa Ganserer按讚。

《Sueddeutsche》報導,甘瑟荷向世界所展示的是,當1個女人裝在男性的身體裡是什麼樣子,而現在她決定,不僅僅是與朋友和家人一起生活時,展露她的真實身份,而是永遠,這也意味著她將出現在攝影機前,記者會上,官方招待會上,以1名政治家的身份。最重要的是,他也將出現在議會的台上,一位擁有男性聲音、男性肩膀的女人。

她還在推特上說,過去當Markus Ganserer的生活也不差,但現在她是Tessa Ganserer,「從現在開始,我就會這樣活著。」

德國議會怎麼看?

《The Local》報導,巴伐利亞邦的選民普遍保守,不少人是天主教徒。蟬聯巴伐利亞地區議會的綠黨議員很少。不過,巴伐利亞議會主席艾格納(Ilse Aigner),儘管他是來自在社會議題上多採保守立場的基督教社會黨(CSU),卻力挺甘瑟荷。

艾格納稱,甘瑟荷的跨性別決定很勇敢。在與她懇談後,艾格納公開聲明:「我們原先的男性同僚將成為女性同僚;這對議會來說,不應是個問題而且應該予以尊重。」他強調:「一個人的人格永遠比他的性別重要。」,至於國會中其他議員,艾格納表示,「他們遲早會再次習慣的。」

不過,甘瑟荷的議會同僚並非每一位都對她的轉變表示友善。《南德日報》報導,一位名為哈根的議員第一次在位於慕尼黑(Munich)的議院看見戴著金色長假髮、上妝的甘瑟荷時,破口大罵:「你在這裡耍什麼寶?變裝皇后,是嗎?」

《Sueddeutsche》報導,聽到這句話時,甘瑟荷凍結了一秒鐘。然後,她決定反擊,她對哈根說,「這是一種侮辱,我沒扮裝。」 她高高抬起頭,從講台上走下來,並走到哈根眼前,她表示,「我不是在生氣或報復,我會想辦法解決。」

甘瑟荷去年11月已經取得精神科醫生開立的證明,確認她是跨性別人士,這當中包括一些數據,證明他確實因為「性別角色錯誤」感到痛苦。根據德國法律,更改官方姓名和性別登記的要件之一是取得2位醫學專業人士開立的意見書。甘瑟荷說,她終於有望取得「符合實情的」出生證明。

德國近來在性別議題上有幾番變革,例如聯邦議會去年12月通過法案,規範出生證明應提供除了「男」、「女」之外的第3個性別選項。2017年,聯邦議會則通過同性婚姻法,讓適用於異性婚姻的權利與義務,得以延伸至同性婚姻。

早在幾個星期前,甘瑟荷表示Markus和Tessa都仍然是她的一部分。但從現在開始,她希望以女性政治家,妻子和2個孩子的母親的身份生活。為了紀念Tessa的終於到來,Ganserer邁出了重要的一步:將所有領帶,襯衫和西裝外套裝入袋中,並將它們送走。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