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現代撒謊學:你有一頭黑髮,是事實還是政治立場?

後現代撒謊學:你有一頭黑髮,是事實還是政治立場?
Photo Credit: Joshua Roberts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我的政治對手認定你的頭髮是黑色的時候,我或許應該認定你的頭髮是紅色。為什麽他要管「黑」叫做「黑」?難道我不能從另外一個角度看,並且從你那一頭烏黑的亮發裏面看出「紅色」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這個禮拜在網上瀏覽,關注起了美國最近的政府停擺和美墨邊境建立高墻的一系列政治博弈。看著看著,一不小心就受到了些啟發,產生了些思考。

其實美國政府停擺也好、川普想要的高墻多荒謬也罷,都已提不起我的興趣,我覺得有意思的,是川普電視講話後美國幾大主流媒體孜孜不倦地做「Fact-checking」(事實檢查)。我當然是非常尊重和欣賞媒體在一個「後真相」時代不斷用事實和數據去指正政治人物——特別是總統大人——的荒謬性言論。但另一方面,總感覺這幾年新聞事實檢查變多了,謠言和所謂「另類事實」也沒有變少,甚至是更多了。

川普有因為被指出了撒謊次數而停止胡咧咧嗎?好像也沒有。那麽,媒體的事實檢查意義除了告訴讀者真相之外,是不是對約束謊言和謠言的傳播並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這些問題正在我腦子裏晃蕩的時候,突然就在YouTube看到了Vox一個影片——「Why obvious lies make great propaganda?」,翻譯起來大致就是「為啥赤裸裸的謊言是非常優秀的政治宣傳?」不知道是不是互聯網「老大哥」的演算法過於精確,真是我腦中想啥它就能給我跳出一個相關的節目。點進去一看,影片主要在討論一個概念——「firehose」:不斷重復並不能夠自圓其說的謊言。而節目采訪了兩位研究俄羅斯政治的專家並歸納了兩個主要觀點:

第一,不斷撒謊、並且是拙劣的謊言本身的目的不是要讓受眾相信謊言是真實,而是一種權力展示。

第二,不斷撒謊會讓所有事實性事物變成立場性事物從而達到撒謊者的政治目的。

權力展示的論點有點像中國古代經典的成語故事——指鹿為馬。權傾朝野的太監趙高牽一頭鹿出來告訴秦二世這是一匹馬,他當然不是期望秦二世相信這真的是一匹馬,而是一種自我權力的測試和碾壓:我就是要在你面前說出荒謬的東西你沒有勇氣去指正,這就證明了我的權力之存在。其實這種事情其實在我們身邊並不難見,不論是國家機器的一種歷史認定,還是職場裏辦公室政治的權力鬥爭,可能在地球的每一個角落的人類都會碰到「指鹿為馬」式的壓迫。

什麽叫「不斷撒謊會讓所有『事實性』事物變成『立場性』事物從而達到撒謊者的政治目的」呢?我們都知道生活裏有些事情是事實,有些事情是觀念和立場,事實應該是中性的,而立場應該是非中性的。上海的常住人口加上流動人口差不多超過了3000萬——這是一個事實,如果有爭議,爭議點應該是這個事實(此處為數字)準確不準確,不存在立場問題。而不斷撒謊的其中一個戰略目的就是讓人們開始模糊「事實性」事物與「立場性」事物的界限,甚至開始懷疑「事實性」事物就是一個「立場性」事物。

我認定你是黑頭髮還是紅頭髮不再取決於你的頭髮是黑還是紅,而是取決於我的政治立場,因為哪怕是事實也可以是相對性的。當我的政治對手認定你的頭髮是黑色的時候,我或許應該認定你的頭髮是紅色。為什麽他要管「黑」叫做「黑」?難道我不能從另外一個角度看,並且從你那一頭烏黑的亮發裏面看出「紅色」嗎?這或許也是「另類事實(alternative facts)」背後的某一種邏輯所在。這個世界沒有所謂的事實,只有不同立場和角度認定的事實,這個邏輯無限延伸下去,可以進入一種哲學的糾纏。

實際上,還有一種反過來的扭曲那就是把「立場性」的事物論證成「事實性」事物,事實上,馬克思就談過這樣的問題。比如他認為所謂的市場並非一個中立的場域。而信奉經典資本主義的人會認定市場就是一種純中立的場域。圍繞著市場是「中立」還是「偽中立」,背後就是一個「事實性」還是「立場性」的博弈。我們很多華人會認為中華料理是全世界最棒的料理,這是一個立場性結論。但的確有不少人會認為這就是所謂的「事實」而不質疑。事實上不容置疑的只是他們的「立場」而非這個「事實」。

其實總結了自己網上獲取的新理論外,我在想不斷撒謊會不會還有第三種效果。那就是當一個領袖不斷發表荒謬性言論的時候,民眾並不是害怕、也不是被不斷洗腦所疑惑,而是從荒謬中產生快感和對當下社會不滿的一種情緒發泄。或許對於一些人來說,當下社會主流的一切都讓他們反胃,他們當然知道川普的發言是荒誕的,但比起謊言,他們更希望看到主流社會對於荒謬人物的不知所措和無可奈何。

誰曉得呢?我們真是活在一個有意思的時代。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2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昉間留言 (趙一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