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宏「告法國國民書」回應黃背心,邀全民「辯論」2個月

馬克宏「告法國國民書」回應黃背心,邀全民「辯論」2個月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克宏在「告法國國民書」中,再次呼籲法國人不要有不切實際的期待,如果不減少公共支出,就不可能減稅。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法國的「黃背心」運動持續到第9週,並持續出現暴力衝突,甚至有記者遭到抗議群眾毆打,這場起因於抗議燃料稅上漲的運動不斷滾雪球擴大為全法國的反政府運動,而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昨天寫了一封長信給全法國人,期許能「化憤怒為解決之道」,邀請各界參與為期兩個月的公民大辯論,但黃背心運動的群眾似乎不領情。

運動持續延燒,媒體遭暴力攻擊

《中央社》報導,黃背心運動進入第9週,直到12日的週末,全法國仍約有8萬4000人上街,比上週的5萬人顯著增加,憤怒的抗議者中,有人希望政府重組,有人甚至要求制定更民主的憲法,總之沒有罷手的打算。

黃背心運動的群眾攻擊媒體的事件也開始頻繁發生,《中央社》報導,昨天在北部城市盧恩(Rouen),部分穿著黃色背心的抗議民眾包圍並毆打陪同LCI電視台記者的維安人員,他的鼻梁被打斷;在南法城市土倫(Toulon),2名法新社影像記者遭抗議民眾威脅後不得不到餐廳避風頭;在第2大城馬賽(Marseille),群眾侮辱法國第3電視台(France 3)攝影記者以及2名地方攝影師,並阻止他們拍攝。

在法國東南方的包市(Pau),一名記者被踢打;而在土魯斯(Toulouse),「南方電訊報」(La Depeche du Midi)的女記者遭到性侵威脅。11日晚間至12日清晨這段時間,抗議群眾也圍堵「雲恩共和報」(L'Yonne Republicaine)印刷廠,並阻止「北方之聲報」(La Voix du Nord)送報。

無國界記者組織秘書長德洛瓦(Christophe Deloire)表示,有抗議民眾告訴記者,「如果你們報導的跟我們親眼所見的有所出入…我們有權攻擊你」。他呼籲為黃背心發聲者鄭重譴責在抗議活動中對記者升溫的暴力。

馬克宏寫長信邀請全民來「辯論」

(中央社)法國總統馬克宏因應「黃背心」運動,決定舉辦全國大辯論,以鼓勵對話並蒐集群眾意見。他在辯論展開前夕發表公開信,呼籲全體公民踴躍參與,把憤怒化為解決方式。

在「黃背心」運動帶來的社會不安氣氛下,馬克宏去年底承諾寫信給所有法國人,他昨晚在臉書(Facebook)等社群網站公布這封長信。

他在信中表示,他知道有些人覺得稅率太高、公共服務遙不可及、薪資太低、機會不均等,也知道他們的不滿和憤怒,大家都想要一個更繁榮的國家和更正義的社會,他理解大家等不及看到改變,但他不能接受任何形式的暴力,「如果大家彼此攻擊,社會就會崩解」。

因此馬克宏決定舉辦全國大辯論,他說,對他而言沒有什麼禁忌的問題,「我們不會在所有事上達成共識,這很正常,這就是民主,但至少我們要展現自己是一個無懼於發言、交流、辯論的民族」。

「而或許我們會發現,我們比自己所以為的更能超越個人偏好,找到多數共識」。

他提到,他沒忘記自己是基於一套政策計畫而當選總統,他仍然堅守那些方針,決心也未改變,但這場大辯論可讓法國在國家及歐洲層面的計畫更明確,以新的方式預想未來,激發新的想法。

這次全國辯論有4大主題,包括稅制與公共支出、國家組織與公共服務、生態轉型、民主與公民權。

馬克宏在每個主題下,分別提議一些可討論的子題,例如哪種稅最應優先調降、是否應廢除某些支出很多、實際效用卻不高的公共服務、是否應給人民更多決定權及行動權、如何替生態轉型找到財源、是否應更常利用公投做決定、又應由誰發起。

公民可圍繞這些議題展開辯論,除了市政府、社區、組織團體舉辦的辯論會外,公民也可自行籌辦,或在網路平台發表意見。

馬克宏說,公民的建議能為國家打造新的契約,建構政府和國會的行動,構築法國在歐洲和國際上的立場,辯論結束後的數月內,他會直接向人民匯報結果。

他說,這次辯論是為了共和國向前走的一大步,為確保言論自由,要在獨立、可靠、透明的條件下進行,藉此,「我想要與你們一起把憤怒化為解決方式」。

馬克宏長信全文

「黃背心」運動起於反對政府調漲燃油稅,群眾於去年11月中旬首度上街,連續9個週末在全國各地抗議。政府讓步取消調漲燃油稅後,民怨未平,群眾訴求轉為要求更多直接民主、縮小社會差距及賦稅公平等。

在1月12日的第9波抗議行動中,暴力程度比前一週減緩,但全國有8萬4000人上街,比前一週的5萬人顯著回升,顯見這股運動短期內難以平息。

許多抗議者批評馬克宏代表「高高在上的法國」,他們不想繼續忍受菁英階層凌駕民意、忽視底層困境。

馬克宏因此承諾舉辦全國大辯論,自本週展開,持續到3月15日,希望化解「黃背心」危機。這股社會運動已造成部分零售業及觀光業的經濟損失。

但有些「黃背心」不信任全國公民辯論的效果,有的擔心會演變成各說各話,有的質疑政府虛晃一招,到頭來政策上仍是一意孤行,他們寧可爭取由人民提議發起公投的權利,透過更直接的民主方式來做決定。

《中央社》報導,29歲的季佑(Guillaume)受訪時則說:「我不會參加全國公共辯論,政府只是拿辯論以假亂真,事前就先說不會改變政策,那麼我們根本不能討論實質問題,也不能以民主方式做決定,最後還是政府說了算。」季佑認為,唯一和平解決這場社會運動的方式,是讓所有法國人參與制定一部更民主的憲法。

值得一提的是,馬克宏也在信中呼籲人民不要有「不切實際的期待」,《風傳媒》報導,黃背心運動除了反對調漲燃料稅外,也要求政府調降食物與基本商品的稅,降低社會負擔費用,增加消費力,然而馬克宏在2019新年談話時,就曾呼籲法國人接受現實,「近年來,我們公然否認現實,我們不可能減稅又同時增加公共支出。」他在「告法國國民書」重提這個議題,呼籲法國人不要有不切實際的期待,如果不減少公共支出,就不可能減稅。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