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愛讓人受傷?》:基於四個理由,我對人類擇偶能力抱持懷疑

《為什麼愛讓人受傷?》:基於四個理由,我對人類擇偶能力抱持懷疑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代人由於無法將慾望固著在單一對象上、無法追求內心真正渴求的東西,致使內在一分為二,造成自我衝突。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伊娃・易洛斯(Eva Illouz)

全新的愛情選擇架構,抑或意願的瓦解?

在前現代婚姻市場裡,選擇是在自我與家族、自我與工作環境緊密互動之下所做出的決定;或許因為這樣,前現代的選擇才具有約束力。現代婚姻市場則不然,它似乎是藉由無拘無束、自由、不受限制的兩性邂逅而持續運作著,民眾不僅要懂得施展他們的選擇能力,更被整個社會文化要求一直做選擇。然而,選擇能力不光建立在純粹感情之上,實際上,它需要一套複雜的感情裝置及認知儀器,來評估伴侶、商榷自己對伴侶的感情、預測自己有沒有能力維持對伴侶的情感。

現代親密關係與婚配模式,不全然基於個人意願,它們更是選擇的結果,選擇期間得根據一套複雜的評估機制。當然可能有人反駁說,剛才所形容的那種選擇,以前也存在,絕非現代特有的現象。歷史學家艾倫.麥可法藍(Alan MacFarlane)便指出,十六世紀英國農民和僕人從步入青春期開始,直到結婚成家那十年,他們無時無刻都在留意周遭的挑逗和邀約,並時時驗證自身的情感。從起初溫和調情,到最後決定跟特定對象安頓下來,這期間不知已經談過多少段戀情。

然而,現代選擇顯然跟過去很不一樣,不同之處有三,這三者結合起來,足以彰顯現代選擇的當代特質:一、現代人通常得從大量選項之中做選擇,選項有的是真實的,有的是想像的,有的則是真實與想像兼而有之;二、現代人必須經歷一段內省的過程,從各方各面衡量自身的需求、情感、個人偏愛的生活型態以後,才敢下決定,做出最終的選擇;三,現代人所做的任何選擇,是完全建立在個人的情感和意願上,並參與、回應對方的情感和意願,原則上,一個人的感情抉擇需要不斷更新。也就是說,由於愛情選擇不再具有任何約束力,現代人只好不斷地營造感情,以利他們更新他們的愛情選擇。

實際面臨感情選擇時,最令現代人困擾的難題是,他們怎麼在監控選擇和感情波動之間準確拿捏?前者是有意識的作為,後者是自然發生的;前者出於自願,後者屬非自願。由於選擇機制的管制被解除了,因此,婚姻市場上所創造的選擇形式,愈來愈像消費市場上運作的選擇形式。消費者選擇(Consumer choice)是特定文化下才有的選擇範疇,人在實際操作(消費者選擇)時,必須結合:理性而審慎的思考、不斷改良精進的品味,以及將效益和福祉最大化的渴望。正是此一全新選擇架構,加上本章及第一章所描述的選擇生態,使得現代人失去承諾與做決定的意願。接下來,我將逐一檢視全新愛情選擇架構的幾個構成要素;這一新興選擇架構,不光男性受影響,連女性也衝擊甚深,只是受影響的程度遠較男性低。

誠如前文所述,性伴侶數量急遽增長,不管是真實的或想像的,皆不虞匱乏,這是造成選擇生態改變的主要原因。自從宗教誡命、倫理規範、種族禁忌、階級內婚等規範體系瓦解以後,基本上,任何人皆可進入婚姻市場。到了網路時代,民眾經由網路媒介所接觸到的潛在伴侶,數量更是扶搖直上、出現非比尋常的增長,進一步加劇選擇生態的改變。選擇充裕(真實的或想像的性伴侶皆然),使得民眾在發展浪漫情感期間、在決定愛情歸宿過程裡,認知上出現了重大改變。選擇充裕,究竟對個人決策造成何等衝擊與影響?對此,目前已經累積了不少研究成果,這些研究清楚表明:選項愈多,愈容易抑制——而不是提升——民眾承諾的能力,愈無法在特定時間內只跟單一對象交往,或只維持一段兩性關係。

至於為什麼現代人做選擇的能力,以及他們忠於特定選擇的能力出現如此劇烈的變化?研究者提出諸多解釋,其中一項解釋是,由於選項充裕,加上選擇自由,在這種情況下,人為了做出最佳抉擇,不得不反躬自省、審視自我,以確立自身的偏好、評估現有的選擇,並釐清內在的情感。這就需要某種形式的理性自我審視,而「本質性(真實性)情感決策」體制也伴隨而來;在這體制下,婚配決策必須建立在特定基礎上——即當事人有能力了解自身的情感,並將情感投射到未來。依照該體制的邏輯,現代人若想覓得金玉良緣,必須先選擇一個跟本質化自我十分契合的對象,找到一位能夠滿足其需求與偏好的人,因為自我是由偏好與需求所定義的。還有一點至關重要:經由內省(而內省勢必又衍生出高度認知〔hyper-cognized〕的決策過程),民眾才有辦法對自己、對對方的素質、對雙方的兼容度進行理性評估。根據此一模式,內省理當引領人走向感情的澄澈。

從這意義上而言,內省是現代擇偶的基本特質,意味男女雙方應該努力培養情感的韌性和深度,想像兩人的未來,預測雙方關係究竟走向成功,抑或失敗?在我看來,現代社會不斷透過各種大眾心理學管道而一再強調內省的重要性,這無形之中也激勵整個現代文化更積極地開發新的決策技巧。不過基於以下理由,我認為我們應該對人類選擇的能力抱持懷疑的態度。

一、認知心理學已經提供了大量的證據,證明人類先天存在認知偏差,所以無法做出充分的評估、透澈的內省,了解自己要什麼,並準確預測將來的感受。認知心理學家威爾森(Timothy Wilson)和吉伯特(Daniel Gilbert)(姑且列舉這兩位)分別在他們著作裡寫道,由於認知偏差,人類並不擅長吉伯特所謂的「情感預測」(affective forecasting),欠缺預測感受的能力:換言之,即思維的系統性錯誤(同理心偏差〔empathy bias〕、衝擊偏差〔impact bias〕)。

以尤金為例,他現年五十四歲,離婚,跟三十八歲的蘇珊娜交往兩年。

尤金:我深深地愛著她,不過兩人關係始終很艱難。

訪談者:可以請你談談為什麼兩人的關係很艱難?

尤金:嗯,她想要孩子、想要有個家。但我覺得我沒辦法給她。那些我都經歷過了、見識過了。我猶豫了很長一段時間,我不斷思考這件事,我盡可能審視我自己,但不可思議的是,無論如何,我完全不知道我要什麼。我非常愛她,但我不想建立新的家庭,到最後,由於我無法做決定,我沒辦法決定我要什麼,兩人就分手了,是我提出的。她也許願意再跟我交往一陣子,但我覺得我無權把她留在我身邊,她需要跟另一個人共組家庭。直到今天,我還是不知道我做得對不對,直到今天,我依然不曉得我要什麼。

這名男子經過好長一段時間的省思,卻遲遲無法做決定;內省這一舉措,雖然啟動了他評估情勢的理性能力,卻也徹底癱瘓了他的個人意願。不禁令人想起心理學家威爾森曾經引用過詩人羅賽克(Theodore Roethke)一段話:「自我沉思是種詛咒/徒教人更加困惑。」尤金期盼他有朝一日能夠獲得情感上的自我啟示(emotional self-revelation),可惜事與願違,他不可能憑藉理性內省而豁然開朗,因為人的自我並非「實心」、固定、輪廓清晰、內容明確、可知的實體存在。社會自我(social self),實際上是不折不扣的實用主義者,不斷被周遭的環境、被別人的行動強力形塑著。我們總是希冀透過內省去發掘內在固定不變的需求或渴望,然而,人的需求和渴望本是幻化無常的,必須根據情勢的改變而有所因應與調整。職是之故,內省非但無法釐清什麼,反而妨礙人毫無保留地去感受、去接納強烈的情感,因為炙熱激情通常是經由非理性認知迴路而被激發出來的。

二、不管是愛情抉擇或是消費選擇,選項一旦增加,民眾蒐集資訊的範圍勢必也要跟著擴大,以便從眾多選項裡做出評判;這或許就是所謂的「理性」思考,甚至跟男子氣概可能有關。如此高度認知、高度理性的訊息收集技術,非但無助於人明快做決定,反而更容易引發認知心理學家所說的「訊息超載」問題,令決策過程更形複雜。認知心理學家蓋瑞.克萊恩(Gary Klein)的研究顯示,選項太多,反而造成民眾更愛做比較,削弱了他們憑直覺迅速做決策的能力。人若是憑直覺做決定,決策速度通常比較快;此時,決策者必須動員內在情感,下意識啟動長年累積的隱性知識,當然,決策者本身也要有承擔風險的意願。而權衡與評比可就不一樣了,決策者必須先將某物、某人、某一情況拆解成為更小元素,之後再進行審慎評估(含括所有真實或想像的選項),針對選項的屬性做評比與衡量。這一評估模式所仰賴的,並非綜觀全局的通盤考量,而是被層層解析的片斷資訊。

人一旦將某樣東西某個對象拆解成各自獨立、彼此分離的基本元素之後再加以評估,那麼,整個拆解的過程會把直覺性評估給徹底模糊掉,並抑制強烈情感,阻礙給予承諾的能力;這裡所說的直覺性評估,意指無法明確表達或非命題性的決策模式。面對那些無法理性評估、無法理性決定的事情,直覺有其存在的必要,畢竟正規衡量步驟通常不會把情感的力量或強度納入考慮。「找理由」,再將客體拆解成好幾個構成要素,這種決策方式通常會削弱一個人的情感力量,殊不知正是此一情感力量驅使我們去思索自身承諾的能力。不斷在決策過程中找理由,這樣極可能令人喪失憑直覺、憑情感採取行動的能力,因為人透過內省,將外部刺激分解成不同的屬性:「已有充分證據顯示,從不同層面評估外部刺激,容易使人降低他們的評價。」(粗體為我所加)

三、從以上兩點可以推導出十分有趣的發現:理性評估將緩和、削弱民眾對特定事物的正面理解。換言之,不管分析人或分析物,這類認知活動都會削弱客體的情感吸引力。根據威爾森和斯庫勒(Jonathan Schooler)實驗的結果:品味和評價,皆屬非認知性心理運作,所以比較容易被反思性口頭評估所干擾(所謂「反思性口頭評估」,意指當事人將評判標準,對著自己一項一項說清楚);兩人接著又表示,反思性口頭評估回過頭來又會削弱當事人對外部刺激的整體正面評價。何以如此?因為有兩個過程起作用。第一個過程,口頭評估模式和非口頭評估模式,彼此容易相互干擾,每當口頭評估取代了非口頭評估,連帶也會削弱「喜歡」或「不喜歡」這類非口頭評斷能力:例如我們在不開口表達的情況下,比較容易品嘗到食物的美味,或浸淫在視覺賞析中。第二個過程,人經過多方權衡跟比較以後,將變得較節制,緩和自身對特定選項的感受。威爾森和斯庫勒認為,反覆推敲理由——即以口語表達的方式剖析自身選擇的理由——極有可能削弱民眾憑直覺抉擇的能力。由此可見,在一個高度訴諸口語表達的選擇文化裡,現代人很難單憑直覺便一頭栽進承諾關係,或不問情由就貿然捲入一段感情裡。在現代浪漫選擇世界裡,直覺式文化實踐深受打擊,搖搖欲墜。

我們不妨將上述研究跟社會學的婚姻研究結合起來看。近年,婚前同居的人口急遽攀升,其中四○%關係維持不到五年,絕大多數僅能維持兩年。雖然有五五%的同居伴侶步入婚姻,但他們卻比婚前不曾同居過的夫妻更有可能以離婚收場。一般選擇同居的民眾,多半是為了堅定自己步入婚姻或做出終生承諾的決心,男女皆是如此。也就是說,同居伴侶想先創造一個反思條件,視它為感情決策的基礎。不過,這一做法卻違背了承諾的本質,或最起碼未必跟承諾直接相關,因為承諾的認知結構和感情結構,實在跟反思條件大相徑庭,人不可能透過內省、透過自我認識而提高承諾的意願。某些研究顯示,(訂)婚前同居對雙方當事人的衝擊與影響是不對稱的,同居通常會降低男方承諾的意願,造成婚姻品質和滿意度下降,提高離婚的風險。

四、經濟學家赫伯特.賽門(Herbert Simon)說,選項擴增後,人將從滿足感的追求變成最大化的追求,這無疑是選擇充裕造成的最大衝擊。追求滿足感的人,只要能夠在他們接觸範圍內碰上「夠好的」,便願意就此打住;追求最大化的人則不然,他們永遠在尋尋覓覓,尋找可能的最佳選項。根據多項實驗顯示,選項愈充裕,選擇只會變得愈困難,不會變簡單。貝瑞.史瓦茲(Barry Schwartz)說「最大化」思維的核心機制是:後悔的預期,當事人預期自己進入承諾關係後恐將後悔莫及,深怕錯失經濟學家所說的「機會成本」。而選擇眾多,也容易造成人跟人之間的冷漠,因為民眾希望選擇最大化,加上又擔憂自己恐將錯失機會而後悔不已,這一切都在在影響個人的意志力和選擇的能力。

四十八歲數學家菲利普即是一例,他過去二十五年來一直定居在紐約:

訪談者:你一生當中經歷過哪些意義重大的愛情?

菲利普:嗯,這就要看你怎麼界定意義重大了。硬要說的話,我可以說我以前同居過的五名女子,但也可以說一個都沒有,因為我跟每個交往到最後都碰到同樣的問題,我無法說服自己對方「就是她」、我今生唯一的愛。你懂我的意思吧?

訪談者:我聽不太懂,那是什麼意思?

菲利普:好吧,讓我舉個例子,我曾經跟一名女子同居兩年,我們相處得很融洽,兩人談天說地,有說有笑,一起結伴旅行,一塊下廚做飯,非常舒服。可是當她開口提生小孩的事,我不得不捫心自問、認真思量我對她究竟是什麼感覺。無奈我就是沒有那種「哇!」的感動,在我的想像裡,你必須先有那樣的感動才會做出重大決定吧。

訪談者:什麼意思?

菲利普:像是她是我的真命天女啦、我非跟她在一起不可否則我會痛苦萬分啦、她是我見過最美麗動人的女子等等,可是我完全沒有那種感覺。我總覺得假如不是眼前這個的話,大不了我再另外找一個(笑);可能是我自欺欺人,但我認為外頭聰明漂亮的女人多的是,實在不愁沒女人。悲哀的是,我想天底下恐怕找不到這樣一個驚豔四座、出類拔萃的女子,能將我迷得神魂顛倒。

菲利普這一席話印證選項太多確實削弱他對單一女性產生強烈情感的能力。如果市場上充斥優質選項,我們的確很難找到一個完全凌駕其他選項的方案;唯有在當事人意識到選擇有限,或認定那是一筆最好的交易,才會在強烈情感驅使下做出選擇。

另一個例子是黛安.史派希勒(Diane Spechler)在《紐約時報》「現代愛情」專欄裡所寫的一篇文章。文章裡,作者步步深入選擇的經過,先是意識到選擇的機會,之後發現選擇變多了,從而渴望在尋覓人生伴侶的路途上達到收益最大化,字裡行間蘊藏許多極富社會學價值的訊息。這篇文章寫她的學生(也是她的戀人)上電視參加配對節目覓偶的故事:「選角團隊首先分析我學生的問卷答案,再從數百份女性申請資料中進行篩選,並將可能人選的照片寄到他電子信箱內。」男學生雖然跟專欄作家關係很美滿,卻還是忍不住報名參加配對節目,伏案審查數百份女性檔案,根據她們的容貌(有些長得「不夠吸引人」)和心理契合程度進行篩選。

而我們從整個節目作業流程也可看出,現代人多半根據見面前的資訊在做選擇。不過,這名男子最後被製作單位剔除了,理由是他太過「挑剔」;令他變本加厲挑剔的,不是別的,正是整個選擇環境。而在浪漫選擇場域肆虐橫行的挑剔,並非什麼心理特質,它是選擇生態和選擇架構所形塑的結果:也就是說,挑剔基本上是被「選擇最大化」這一慾望給誘發出來的,如今選擇之廣,幾乎到了無法管理的地步。

承諾,有其功能成分在,但也有其情感成分在。而在婚姻市場內打滾的選擇者,顯然都努力絞盡腦汁,想要把選擇的理性層面和情感層面做一完美結合。不過研究顯示,終究還是感情層面取得強勢地位,因為承諾不是理性的選擇。愛情選擇架構一旦面臨潛在伴侶數量出現前所未有的增長,人基於強烈情感而獻身承諾的能力自然被削弱,因為抉擇當下所啟動的認知程序會不斷干擾跟破壞人的直覺和感情。

上述選擇特質,正是所謂「矛盾」這一心理狀態的認知條件和社會學條件。模稜兩可(ambiguity)所要形容的是認知狀態(有對象,但不確定是這個或那個),矛盾(ambivalence)則是情緒。佛洛伊德說,矛盾是種普遍的心理特質,混雜著愛與恨。哲學家大衛.普格麥爾(David Pugmire)則從更廣義的角度來定義矛盾:矛盾意指人在面對同一對象時,內心出現衝突對立的情感。不過我認為,當今愛情矛盾又跟傳統定義下的矛盾有所不同,前者較偏向被削弱的感受。「冷靜的矛盾」可能是較貼切的形容,因為它才能真正傳達先前所說的情感基調,也就是意志力缺失。現代感情矛盾以好幾種樣態呈現:不清楚自己對對方的感受(對方是真愛嗎?我真的想跟他共度一生?);情感上出現衝突(既想開拓新關係,卻又繼續留在當前的關係不走);言溢於情,嘴裡說的是一套,但內心卻無法感受到跟言語一致的情感(我喜歡跟你在一起,但我無法給你百分之百的承諾)。矛盾,並非先天的心理狀態,而是某種社會制度,決定我們的生活怎麼被組織與安排。愛情和獨立自主,關愛和自力更生,一個透過家庭制度來表現,一個經由市場機制來傳達,兩者明明是衝突對立的東西,但人卻奢望魚與熊掌兼得,何以如此?制度性安排(institutional arrangements)恐怕才是真正的主因。

面對相互競爭的東西,整個社會文化並不會提供一套清楚的高低排序。誠如安德魯.魏格特(Andrew Weigert)所言:「我們以概念標籤來解讀自身情感經驗,但如果概念標籤之間出現相互牴觸的情形,將造成情感鈍化,沒有哪個標籤可以主導經驗。」矛盾對人的情感與感受更帶來直接衝擊:「倘若我們對『自己是誰』沒有堅定的立場,那麼在採取行動時,將感到遲疑、躊躇、半途而廢。」羅伯特.默頓(Robert Merton)是最早分析矛盾的社會學家之一,他認為矛盾心理發生的原因,很可能是同一角色背負了好幾個相互衝突的規範性期待所致,不過,這樣的矛盾未必撼動角色本身,相反地,默頓分析道:矛盾心理反而更有助於社會秩序的維護。而我認為,矛盾總是在選擇很充裕且不被明確的時間框架所侷限的時候發揮作用。矛盾或許不成問題,但默頓認為:「伴隨而來的優柔寡斷卻可能阻礙人採取行動。表面上看起來問題出在意志力缺失,實際上矛盾才是痛處所在。」現代人由於無法將慾望固著在單一對象上、無法追求內心真正渴求的東西,致使內在一分為二,造成自我衝突。

相關書摘 ▶《為什麼愛讓人受傷?》:情色是一種浪費虛擲的行為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為什麼愛讓人受傷?:迷惘、煎熬、躁鬱、厭世……愛情的痛,社會學也懂!》,聯經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伊娃・易洛斯(Eva Illouz)
譯者:黃宛瑜

問世間,情為何物?愛情,為何令人遍體鱗傷?
到底情感挫折來自童年陰影,或是源於社會與文化結構的影響?
跟著知名社會學家伊娃・易洛斯一層一層探索現代愛情產業鏈,找出讓我們創鉅痛深的真相。

愛情痛苦的經驗非常普遍,幾乎可以說是人類集體共通的經驗。情傷創造一大票專家,驅策出版業、電視、無數媒體產業持續運轉。正因為整個社會認為痛苦是個人精神史的體現,相信訴說與認識自我具有療效,「自助」產業才會如此欣欣向榮,並將感情煎熬的矛頭轉到自我的私密史,以及自我形塑的能力上。

面對現代親密關係產生的疑難雜症,《為什麼愛讓人受傷?》企圖切換分析的角度:問題的癥結不在失能的童年,不在個人自覺不足,而在社會文化的衝突和矛盾,已構成現代人自我與認同的基本架構了。

作者伊娃・易洛斯想告訴大家:愛情是被具體社會關係形塑和創造的!愛情在市場內流通,市場內充滿相互競爭、地位不對等的行動者;某些人較有能力界定被愛的條件,認為自己比別人更有資格被愛。

社會學主要研究對象是痛苦的集體表現形式,不過對尋常精神痛苦卻相對輕忽。這是由於社會學為了避免蹚個人主義和精神分析這一潭渾水,不太願意涉足情感方面的痛苦,畢竟那被視為臨床心理學之骨幹。可是,社會學若想跟得上時代,就無法迴避這一塊,勢必得面對、探索可充分反映近現代自我脆弱性的情感。因為,自我脆弱易傷,有其制度性原因,也有情感層面的因素,而愛情正是這樣一種情感。

愛情痛苦,不是旁枝末節,也不是看起來比較嚴肅的痛苦型態的附庸。《為什麼愛讓人受傷?》揭開現代愛情產業鏈的真相,證實了愛情痛苦可具體呈現現代性自我無能為力的困境和樣貌。

getImage-3
Photo Credit: 聯經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性別』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