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的心中只有「減稅」,就是台灣無法成為福利國家的原因

政府的心中只有「減稅」,就是台灣無法成為福利國家的原因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弗蘭克林曾說省一分錢就是賺一塊錢,而政府減稅的政策某方面也是「發錢」給人民,但與其使用齊頭式的減稅,政府更應該做的是確保稅收在合理範圍內最大化,並做最有效的重新分配,讓真正需要扶助的人能得到資源,而不是一句「不用繳稅」就了結了。

對汽車族極不友善的西班牙裔巴黎市長安娜.伊達戈(Anne Hidalgo),近日在社會黨的同溫層媒體解放報(La Libération)的專訪中表示,在建設未來大巴黎的計畫中,首先將會針對4到11歲的小孩,提供免費地鐵的優惠,隨後,在2020年時,將會再提供20歲以下的身心障礙者,以及國、高中生相關的乘車折扣,最後達到全部地鐵免費的終極計畫。

大眾運輸免費政策受到了市議員們的質疑,認為提供免費的地鐵,除了造成乘坐地鐵人數暴增之外,也可能增加財務上的負擔,因此,並不能完全幫助伊達戈實現「將汽車永遠趕出巴黎」的美夢。相反的,透過提升巴黎地鐵慘不忍睹的惡劣環境,改善年老失修的基礎設施,引進新式的車廂等,才是上策。

伊達戈會在這個時間點重申她的地鐵優惠政策,無疑是為了2020年巴黎市長的選舉在佈局,希望能喚起社會黨支持者和年輕族群的支持,幫助她再度連任首都市長。

Mayor of Paris Hidalgo attends a news conference at Paris city hall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巴黎市長安娜.伊達戈

這個劇情是不是似曾相似?把目光轉到台灣,民進黨在去年底的選舉遭到大敗之後,隨即公佈最新的減稅紅包,今年5月報稅時,月薪3萬元以下的單身小資族、收入低於81.6萬的雙薪家庭,以及有兩名5歲以下子女,收入不到123.2萬元的家庭,得以免繳所得稅。

選舉將至,執政者無不推出各種利多,來爭取民眾的支持。但這些看似理想的措施,是否真的可行? 抑或是只是花言巧語的政治話術,用來博取民眾的同情?

政府到底為什麼要收稅?其實就是兩個目的

既然政府公佈未來免繳所得稅的族群,那麼就必須先來談談政府收稅的目的何在。從古至今,所有政權對老百姓實施收稅這個動作,不外乎兩個目的:增加財源、控制人口。

中國歷史上最早的稅制改革,也許是春秋法家代表人物管仲向齊桓公所提出的「相地而衰征」。其文本可以在《國語.齊語》中找到,它的主要內容,就是政府依照每家土地的好壞,來徵收不同等級的稅收。會有這個政策的背景,主要是周朝井田制的崩壞,因此把公田分配下去,讓老百姓對土地有更多的支配權,增強農民和土地的黏著度,進而提升產量,也因此,齊國得以在春秋時期稱霸中原。

時間來到16世紀,當時統治中國的大明王朝,國庫空虛、財政困難,且為了應付北方遊牧民族,國防預算也不斷增加。錢穆在國史大綱中提到:「王府久缺祿米,衛所缺月糧,各邊缺軍餉,各省缺俸祿。」[註],或許就是當時情況的最佳註解。就在此時,大學士張居正實施的「一條鞭法」,成為緩和財政矛盾的最佳辦法。萬曆五年(1581年)開始在全國推動的一條鞭法,是明朝中後期一個重要的賦役制度改,將傳統的徭役、賦合而為一,並依照人民土地的多寡折合成銀兩徵收,此舉大大降低了繁複的行政手續。此外,一條鞭法將土地的數量作為徵收的依據,把無地、少地和大地主的賦稅加以界定和限制,讓農民可以合理的安排生產,進而重建了國家統治的基礎。

上述兩個例子紛紛印證了「增加財源」和「控制人口」這兩個稅收的基本目的。在古代,土地即是人民的收入來源,土地的大小、好壞就成為政府課稅的重要依據,而有效的將繳稅者分類,則可以幫助政府更了解人口的動向。換作今日,大部分國家收稅的標準,則是以人民的「所得」來決定,取代過去的「土地」,成為主要的參考依據,但其本質並沒有改變,仍然希望建立一套評斷標準,來區分不同族群需要繳納的稅額。

那麼,如果從這個脈絡來看,蔡政府所頒布的2019年免繳所得稅的族群,這個方針是否存在著缺陷?以及是否能夠維持「增加財源」和「控制人口」的收稅原則?

政府定義的177萬戶 「窮人」,他們需要的真的只是免稅嗎?

政府的減稅、免稅政策,從某些角度來說,似乎有想模仿歐美社會福利制度的跡象。給人民相對的優惠固然是好,畢竟誰不喜歡免費的東西,但政府在給予相對的好處時,是否有仔細思考產生的效應,因為根據財政部的估算,未來將會有177萬的「受惠戶」,稅損會有多少也還不知道。

我們先來看看給予月薪3萬元以下的單身上班族、收入低於81.6萬的雙薪家庭、還有兩名5歲以下子女,收入在123.2萬元以下的家庭免稅,是否真是治本的解方。

首先,月收低於3萬的單身民眾享有免稅優惠,在操作上,似乎沒有什麼太大的疑慮,在一些歐美國家,也對低所得的民眾採取類似的做法,這對剛出社會的年輕人來說,的確是一個利多的政策。但是如果從邏輯上來說,似乎不完全說得過去,因為,這些人真的像媒體所說的,沒有足夠的經濟能力嗎?

試想,兩個在台北跟台東,都月薪3萬的單身上班族,他們的生活品質就截然的不同。在台東,也許可以住在家中,省去龐大的房租開銷,每個月可以有更多的資金周轉,甚至,比在台北月薪4萬的高薪族過得更優渥。反之,在台北,光是房租開銷就佔了很大的部分,沒有1萬左右的預算甚至很難找到一個好窩。在這樣的情況下,或許應該思考,是否真的需要做到這種「齊頭式平等」的稅制?如果能依照每個縣市的消費標準來做規範,是否就可以避免那些因為這項免稅福利而得利的「真」小資族呢?

立委憂台股挫跌 財長:國安基金密切關注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財政部長蘇建榮

再者,雖然筆者也相信人間處處有真情,和童話般純真的愛情故事,但這裡還是要說一下比較尷尬的社會問題。收入低於81.6萬的雙薪家庭,顧名思義,就是夫妻兩人平均的月收入低於34000元這個水準。除非沒有金錢上的顧慮,這種夫妻雙方都低薪的情況無疑是一種惡性的循環,今天的台灣社會,什麼樣的人會在雙方都沒有經濟基礎下步入禮堂?講白點,就是家庭本來經濟情況就不佳,社經地位較低的族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