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南向兩週年:中美關係盤整,台灣要如何重返世界?

新南向兩週年:中美關係盤整,台灣要如何重返世界?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府推動新南向政策至今,比較過往投資生產為導向的南進方案,美中貿易戰正在延燒的今天,台灣應該藉由這樣的戰略地景和亞洲國家「交朋友」,用以在未來的關鍵時刻發揮外交作用。

然就如同與亞洲區域國家甚至歐盟、日本的合作一樣,中國因素仍是台美合作一個不可迴避的障礙,台灣與外國合作時仍應以有效適當、低風險的方式為首要選擇,大力強調區域的共榮合作。

此外,新南向政策要穩定持續,就需要廣交朋友。在對外方面,台灣與理念相近國家的合作需穩健前進,不該押寶於單一候選人或政黨,而要求全面性、制度性的關係推展。而在對內方面,新南向政策要記取舊南向的不足,這次要保持民間社會的高度且多面向參與,而不能只依賴政府與大型企業力量推動,這樣才能確保政策的有機發展與持續。畢竟政府資源有限,而民間能量無窮,後者會是新南向最終成效的重要關鍵。另外,在國內九合一大選後,我國政府亦可向新當選的地方首長積極溝通新南向政策的理念與規劃,攜手一同參與台灣區域戰略的佈局。臺灣的新南向不僅是政府與民間的協力合作,亦該是中央與地方的共同努力目標。

此外,由於臺灣資源和其他區域大國比起來相對較少,需在投注合作時擁有通盤性、策略性的探討鋪排,以得最完善的規劃與效果。在中韓日等國以基礎建設為區域戰略前導時,臺灣更應該思考我們現有的主要旗艦計畫(農業、經濟、公衛、教育等)要如何吸引東南亞、南亞及紐澳各國,並如何搭接各國政府的發展藍圖與政策。臺灣當然要關注自身的戰略安排與實踐,但亦需注意各國的實際需求與社會脈動。

另外非常重要的是,政府需確知對外宣傳的重要性。臺灣必需要讓新南向目標國有機會對新南向政策本身的價值意義與內涵進一步理解。和日韓等國可以依靠元首外交與峰會曝光來增加自身國家區域戰略的能見度相比,臺灣並不大有這樣的渠道,因此更需要構思成功的新南向宣傳策略。畢竟是國家的亞洲戰略,新南向不只需要國內媒體上的能見度,還特別需在新南向目標國與歐美日重要媒體上有聲量,來吸引更多國際輿論的關注。

AP_18198380565237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今天廣締的合作鏈結,是為了未來的「關鍵時刻」

總體而言,雖然台灣不該過度主動要求其他國家選邊站,要保留政治資本予適當時機,然現今對中國勢力及其「銳實力(Sharp Power)」[15]抱有警戒的國家亦已經直線上升,對台灣區域戰略與合作推動或有正面影響。澳洲、紐西蘭兩國近期對中國影響力擴大漸增警惕,兩國媒體皆大量報導,中國如何企圖干預紐澳兩國政治,操控當地中籍/華裔商人和留學生,甚至運用政治獻金收買政壇要員,引發兩國民眾反彈。就連親中的柬埔寨政府,都開始要面對湧現的疑中浪潮,國內民眾不滿中國投資的負面影響。中國區域影響力的推展,遠遠稱不上一帆風順。

而儘管面對中國實力增長,許多區域國家暫時選擇在中美間平衡的策略,中國仍缺少成功的軟實力策略,只能仰賴區域國家對它的畏懼,以及這些區域國家社會經濟發展缺口的大小。中國若將區域國家的對中經濟索求,當作是對其區域影響力擴大的支持,那只會是嚴重的誤判。而台灣必須有信心現今的廣締合作鏈結,是為日後恰當時機運用作準備,因為中美關係大盤整後,不見得會是一升一落的單純結局,而是實力大增的區域各國的抬頭時刻,那時或許亦是台灣大步重返世界的時間點。

然區域各國那樣的抬頭時刻現在仍尚未到來。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日前於東協峰會演講時表示,儘管東協國家不希望,未來或許會有一天需要在中美間做出抉擇,並呼籲東協國家團結。台灣只能希望屆時選擇發生時,是對台灣有利的結果,而這些鄰國和台灣有充分的利益關係連帶,讓台灣可以影響其抉擇的點線面。當然若中美關係低度對峙長期持續,而區域各國實力的抬升提早到來,那對台灣亦可能是有利局面。但無論如何,台灣的新南向政策,都是在為未來這些關鍵時刻作準備。

本文作者服務於財團法人台灣亞洲交流基金會,負責協助推動台灣與東南亞/南亞與紐澳國家關係。

延伸閱讀

本文經台灣新社會智庫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