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在膚色底下的歷史》:來台美軍的玫瑰假期,讓吧女與性病被劃上等號

《失落在膚色底下的歷史》:來台美軍的玫瑰假期,讓吧女與性病被劃上等號
僅為示意圖|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王禎和和陳映真在描寫美軍往事時都不約而同地使用了玫瑰的意象。玫瑰雖美,象徵著美軍五天假期稍縱即逝的火紅愛情,然而玫瑰之刺,卻是當年有著「西貢玫瑰」外號的梅毒,隱約帶有著染上性病的諷刺含義。

文:陳中勳

一九六六年至一九七○年:玫瑰玫瑰我愛你

越南美軍每年都有三十天的例假,不過休息復原計畫(Rest and Recuperation program)卻是額外五天的亞洲假期,由泛美航空公司負責客運業務。美軍分別從越南的峴港、金蘭灣、新山一機場出發,在飛行途中聽取渡假事宜的簡報以及返回越南時的相關規定,每個人都會拿到一份「歡迎美軍來台」的資料夾,裡面附有來台渡假美軍須知、觀光遊程、台灣簡介、住宿消費指南、特別勤務單位地址;當然,也有台北三十家酒吧的概況和美國海軍供應處歡迎渡假美軍等資料。

當專機抵達松山機場後,美軍轉搭交通車前往圓山的美軍渡假服務中心辦理報到手續。渡假中心由一位美國陸軍上尉主持,以及其他軍官和士官共同協助辦理,程序約一個半小時處理完畢。隨即美軍從渡假中心指定的四十間旅館裡任選一家下榻,單人房間的價格每晚三至八美元不等,假如住進中華民國旅館事業協會的會員旅館還可以再享有八折優待。

渡假計畫初期的來台美軍還沒有很多,大約每隔四天一批,每次三十人至四十人。直到一九六六年九月以後開始每天一批,再逐漸增加為每天兩批,每天也約有一百七十名美軍抵達台北。由於美軍都有五天的假期,換算下來等於每天在台灣的渡假美軍約有六百名。

當時前來渡假的人員還包含美軍眷屬,以及南韓、紐西蘭、澳洲等在越南共同支援反共戰爭的盟軍。到了七○年代,美國中央情報局召募美國及非美國文職人員在寮國負責領導部落突擊隊與越共作戰,其中開出來的福利之一就是可以前往台灣渡假一週。台灣儼然成為越戰的世外天堂。

渡假美軍除了個人薪餉,還有休假補助金一百二十五美元。截至一九六七年,渡假美軍累計了將近七萬人,假設每人平均消費二百五十美元,短短兩年的時間內估計為台灣帶入一千七百五十萬美元的消費金額。

美國國防部在一九六七年一月宣布派往越南的美軍已經超過四十七萬人,單是這一年前來台灣的美軍觀光客也有將近五萬人,此後渡假美軍人數在七○年代結束前也維持每年約四萬人。另一方面,與渡假美軍完全不同性質的駐台美軍也在一九六八年三月超過九千四百人,自此之後也一直維持每年約八千人。

以上數字雖然代表台灣的觀光產業賺進了大把美金鈔票,卻也反映美國在東亞部署的兵力逐漸增強,無論是駐台美軍或渡假美軍都在這段時間雙雙達到了最高峰;有趣的是,隨著駐台美軍與渡假美軍都大量湧入台灣,前者偶爾會有宣示主權的舉動,像是根據警備總部的會議紀錄,駐紮於林口基地的美軍時常成群結隊自備洋酒,前往台北各酒吧佔領檯位不讓渡假美軍入座,又或者故意喝醉酒引發肢體衝突,一時成為警務處的管理困擾。

美军招待所照片
Photo Credit: Nekitarc CC BY-SA 4.0
美軍招待所

沒有人希望意外發生,但是台北在「美軍地位協定」生效的四個月以後發生一場熊熊大火。一九六六年七月,位於松江路的新台北大飯店傳出火警,八層大樓從第六層開始全遭焚毀,起因於一名渡假美軍酒醉亂丟菸蒂引起電線走火,事後燒死及摔死的名單當中包括兩名渡假美軍、兩名吧女,以及美國、日本商人各一名。

另一方面,打從渡假計畫一開始,美國海軍供應處時常派遣憲兵到台北各個酒吧與旅社進行突擊檢查,只要認定不符合衛生標準就給予警告,如果限期沒有改進就會在店家外面張貼「禁止美軍入內」(Off Limits)的標誌處分。

但這其實並不是美國軍方第一次使用Off Limits,因為同樣的手段也曾應用在五○年代的沖繩。美軍當局在一九五六年八月為了反制沖繩舉島上下的土地鬥爭,以治安和衛生為理由宣佈Off Limits,禁止美軍及其眷屬進入以胡差市為中心的中部地區一帶,引起反美運動人士與基地相關從業人員之間的對立。反美遊行最後被迫中止,美方才解除禁令。

即使按照「美軍地位協定」,美方並沒有單方面檢查特種行業店家的權力,但是為了保持渡假美軍的身體健康,美方轉而施壓店家管束吧檯的設備與吧女的身體,否則將讓酒吧老闆面臨門可羅雀的窘境。美軍顯然將過去統治沖繩的習慣帶到了台灣。

此時能夠針對美軍行徑提出批判的,反而是來自最為保守的政治派系。國民黨王師凱黨部在一九六六年十一月致電外交部,希望政府重新考慮渡假計畫以免造成社會問題,不但指出「美軍地位協定」有損中華民國法律尊嚴,更基於中國民族的立場對於跨種族雜交的景象憂心忡忡:

馬來人外國人到台灣觀光只是來找女人,對於我們的民族自尊心與自信力打擊甚大。梅毒傳染結果,勢必貽禍後代民族。種族雜交,難免不步日本後塵遺下大批混血孤兒造成嚴重社會問題。對於傳統的「人禽」、「義利」、「華夷」三辯精神摧毀無遺。

只是王師凱黨部的諫言並沒有受到重視。國民黨政府持續推動一系列友善接待美軍的措施,包括通知各旅社不得哄抬房租、不得賄賂美軍渡假中心分配旅社名額、不得詐欺或苛索美軍(按照當時警察局的規定,酒吧每小時內不得要求美軍酒客購買超過兩杯酒),以及為了讓美軍可以健健康康地返回越南與共產黨打仗更不得介紹私娼。

就在台灣熱烈擁抱美軍的同時,美軍所帶來的喜劇與悲劇也巧妙地濃縮在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七日的《自立晚報》。其中一個版面的標題是:「兩百餘美軍抵花蓮渡假/吧孃們聞風趕往/酒吧業生意鼎盛」,內文提到美軍受到颱風的影響,一度延期並且取消花蓮行程,不過最終還是抵達花蓮港,一百五十名渡假美軍在下午時分上岸,使得市區街頭到處都是美軍的身影,位於南京街九十八號的浪子酒吧也因而生意興隆,一批吧女更是從台中等地聞風趕來花蓮。另一方面,這則新聞左邊又有一則短評,標題是:「觀光製造混血兒/社會平添新問題」,雖然字裡行間沒有提到美軍,不過內文指出隨著觀光業的發展,沒有父親的不幸混血兒也開始流浪街頭,解決之道只能針對妓女採取勸導,要求她們注意避孕的方法。

800px-天母白屋(美軍宿舍Tianmu_White_House,_Tianm
天母白屋(美軍宿舍)|Photo Credit: Tianmu peter CC BY 3.0

猜你喜歡


【影音】整理數十萬張空拍影像,就像一場馬拉松:看見・齊柏林基金會「數位典藏」計畫

【影音】整理數十萬張空拍影像,就像一場馬拉松:看見・齊柏林基金會「數位典藏」計畫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透過影像為環境發聲」是齊柏林畢生在做的事,也是看見・齊柏林基金會要接力做下去的事。打造一座把台灣存起來的影像資料庫,讓齊柏林留下的影像資產得以傳承世代,「數位典藏」計畫需要你我一同支持響應。

2017年,《看見台灣》的導演齊柏林匆匆離開這個世界,留下無數珍貴空拍影像資產;這些跨越1990年代到2017年、長達25年台灣自然與人文地景變遷的真實紀錄,不只保留了台灣之美,更在學術研究、環保倡議和環境教育上有著無可取代的價值。然而,龐大的影像素材需要經過「數位典藏」才能被有效應用,因此「看見・齊柏林基金會」成立的初衷,就是為了承接數位典藏的使命,讓齊導畢生的心血,能夠世代傳承,發揮永續的影響力。經過兩年的摸索,基金會最終研擬出最合適的數位典藏計畫,不只將齊導作品數位化、分類歸檔,更要建置線上影像資料庫,並將繼續記錄台灣的使命傳承下去。

根據看見・齊柏林基金會統計,齊柏林導演在空中拍攝超過2500小時所累積的影像,約為10萬張空拍底片、50萬張數位照片,上千小時的空拍影片;要為如此龐大的影像資料建檔與整理,勢必耗費許多金錢、時間與人力。不過,只要能集結眾人之力,這一場數位典藏人員及專業志工接力的馬拉松,將會是美麗而撼動人心的一段旅程。

「數位典藏」做什麼?

數位典藏(digital archive),意思是將有保存價值的實體或非實體資料,透過數位化(諸如攝影、掃描、影音拍攝、全文輸入等)與加上屬性資料等詮釋資料(Metadata),建立數位檔案的形式,作為永久保管儲存。

而看見・齊柏林基金會的數位典藏計畫可分為三大工作線,分別為:

  • 傳統底片組:挑選底片→掃描成數位檔案→建立屬性資料→歸檔
  • 數位照片組:挑選照片→建立屬性資料→歸檔
  • 空拍影片組:挑選影片→建立屬性資料→歸檔

除了要將齊導留下來的影像作品數位化歸檔,數位典藏計畫還包括改版建置「iTaiwan8影像資料庫」,也就是建設完整的線上影像資料庫系統,讓齊導作品更便於靈活運用,也能讓更多世人看見。

飛行2500小時累積的空拍影像,怎麼整理?

  • 整理底片/數位掃描

數位典藏組專員詹宇雯的工作,是負責整理傳統底片。即便存放在防潮櫃中,傳統底片仍面臨逐漸老化褪色的壓力,需要與時間賽跑進行數位化保存;然而大多未經篩選的10萬張底片,有些因為直升機震動導致些微的畫面模糊,也有因飛行路線連續較重複的地景構圖,而詹宇雯的其中一項任務,就是拿著放大鏡一一檢視精挑,並標註定位和勘誤照片資訊。

「整理底片最常發生的問題就是人工出錯,因為以前留下的資料可能是齊導或其他志工整理出來、用手寫的,貼紙可能貼錯或資料寫錯。」詹宇雯說起某次經驗,當時有一張台北車站的照片被貼了很多年份,為了找出正確年份,她試圖辨識照片裡招牌跑馬燈上的氣溫、股市市值等資料,交叉比對推斷出正確年份。雖然偶有這種偵探辦案一樣的趣事,但大多數時候是耗費專注度與眼力的過程。

完成底片挑選的階段,接著進到底片掃描數位化。然而,這步驟並不容易,除了整體的影像品質控制與檔案管理,齊柏林導演留下的底片最遠距今至少11年,老化褪色的底片容易出現色彩偏誤,須進行色彩還原,再修掉畫面上的髒點、存成解析度高的數位影像才算完成。

image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整理傳統底片的過程,必須拿著放大鏡一一檢視精挑,標註定位和勘誤照片資訊。
  • 建立屬性資料

所謂「建立屬性資料」,其實就是為影像添增各種描述紀錄的資訊,有了這些資訊,龐大的影像資料才能被有效率的搜尋、管理。數位典藏組副組長陳宣穎表示,以齊導拍攝的影像為例,包含:拍攝主題、地點及詮釋地景的關鍵字都屬於此範疇;而其中投入最多時間的便是「定位」和「建立關鍵字」這兩項任務。

「定位」指的是找出拍攝主體所在地點和座標,有時可透過既有的飛行軌跡紀錄來推測,但更多時候是在沒有軌跡紀錄的狀態下,憑藉地理知識及照片上的蛛絲馬跡判讀位置。如果影像拍攝年代久遠,或是地景變化很大,就需要運用更多歷史圖資或佐證資料去搜索、推論。

「我們要一張一張照片判讀,建立屬性資料。像是早期的傳統相機沒有定位功能,常常看到照片中只有一大片山稜線,此時我們就要仔細比對地圖、衛星影像,想辦法查找,盡可能貼近正確。」陳宣穎說。

「建立關鍵字」看起來似乎相對輕鬆,然而事實上,光是決定有哪些關鍵字可以使用,就是一門功夫。第一步必須辨認影像中的景物,例如一塊農田種植的是什麼作物,就必須蒐集其他資料輔助判斷;其次,由於空拍照片尺度不一,在畫面中佔比多大的景物需要設立關鍵字,也需要經過討論訂定規則;最後,還必須從使用者的角度思考,依據一般人的搜尋習慣設立關鍵字。

因此,在建立屬性資料的過程中,看見・齊柏林基金會也特別諮詢多位專家,共同研究規劃出適合台灣空中影像的關鍵字建置邏輯,並以此基礎進行分門別類、校正檢核,確保影像被妥善歸納及運用。

image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建立屬性資料時需要大量對比地圖,並依照訂定好的規則建立屬性資料,使歸納邏輯一致。
  • 影音資料典藏

相較於照片整理,動態影片的典藏工程更為多元複雜。首先,要針對近千小時空拍影片進行盤點,接著進行特殊格式轉檔與備份,再逐步建立邏輯編碼、標示檔案管理方式,以推動後續屬性資料建立。

「影片整理最大的兩個挑戰,其一是影片內容橫跨的範圍很大,導演可能是台中起飛、屏東降落,因此要去判斷每個影片節點的地景定位;其二是飛機上升的垂直範圍很大、晃動又劇烈,有時候會遇到『果凍效應1』致使內容失真。」影音製作組專員鄭宇程說明,由於各時期的影片拍帶檔案格式、影像內容品質、影片時長都不同,大大增加了管理建檔難度。

image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影音資料的典藏,需要讀取大量的檔案,逐格檢視、分段建立屬性資料、調色等。

加入數位典藏的馬拉松,傳承接棒台灣之美

從一步步定義操作流程、統一色彩管理語言、購置影像處理設備等,到培訓志工與實習生、讓人力支援一步到位、避免巨量資料的協作過程中出現錯誤,都是數位典藏計畫的範疇。多元內容創意部副總監王俐文表示,「數位典藏」四個字說來簡單,但過程繁複龐雜,需要所有人一致的專注、耐心、細心、以及熱忱。

「iTaiwan8影像資料庫」作為看見・齊柏林基金會數位典藏計畫的目標之一,改版上線只是第一步,接下來除了完成龐大影像資料的典藏,更大的挑戰是要繼續記錄台灣,讓影像不會只停留在2017年。

「透過影像為環境發聲」是齊導畢生在做的事,也是基金會要接力做下去的事。而數位典藏計畫,就是齊導生命的延續,也是基金會動力的源頭。要打造一座把台灣存起來的影像資料庫並不容易,看見・齊柏林基金會亟需各界的支持,共同建置屬於台灣最美的影像資料庫。讓我們一起守護齊柏林留下的影像資產,讓土地脈動的珍貴影像得以傳承世代,發揮更多價值。

捐款支持看見・齊柏林基金會,透過影像為環境發聲


註1:果凍效應(rolling shutter)是數位相機CMOS感光元件的一種效應,當使用電子快門來拍攝高速移動的物件時,原本垂直的物件拍攝出的畫面卻為傾斜甚至變形。(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