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遺忘的新聞:6名消防員在敬鵬大火「送死」之後

不能遺忘的新聞:6名消防員在敬鵬大火「送死」之後
Photo Credit: Shenghung Lin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5年新屋保齡球館惡火造成6名消防員死亡,2018年敬鵬工廠大火一樣有6名消防員殉職,消防員在火場送命的案例層出不窮,近20年來,就有72名消防員因公殉職。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8年的2月花蓮大地震、蘭嶼直升機墜毀、4月敬鵬大火、8月衛福部醫院大火、南台灣大水、10月發生台鐵28年來死傷最慘重的普悠瑪出軌,多次重大災害造成70人死亡,至少702人受傷。那些受傷的人,可能還在醫院;因為親人逝世而破碎的家庭,可能還在療傷,但事後政府提出的檢討、改善措施又做了多少?《關鍵評論網》為大家一一檢視。

2018年4月28日,桃園市製造影印機電路板的「敬鵬工廠」發生大火,火勢燃燒超過40小時,最終造成8死6傷,死者中包括6名消防員,跑著進去,卻被抬著出來。

由於事發之初一樓只有濃煙,尚未出現火光,且傳出有2名移工失聯,可能受困,加上當時收到的資訊表明,敬鵬工廠不是化學工廠,消防人員於是進入工廠救人。但因為工廠內充滿排風管,火勢迅速延燒到各個樓層,又有大型機台被燒毀掉落,消防員受困火場,最終造成6名消防員殉職,是11年來消防員死亡人數最高的火災。

事後檢討,發現救災現場資訊混亂。敬鵬公司直到火災發生6小時後(衝進去救人的消防員都被抬出來)才告訴工廠外的消防人員,失聯的2名移工是在隔壁棟沒著火的宿舍內,不在工廠裡。另外,還發現敬鵬工廠內囤放2400公升柴油,雖然囤放處與起火處不同,但若延燒到柴油,火勢將更難控制。

工廠安檢都合格,貫通各樓層的「排風管」卻讓大火迅速蔓延

雖然造成如此嚴重的傷亡,但敬鵬工廠近3年消防檢查都符合規定,柴油存放也合法,顯現目前法規不足以阻擋化工廠快速延燒,也無法保障消防員救災時的安全,根據內政部的檢討報告,火勢快速延燒,消防人員殉職主要是因為以下2個原因:

  1. 工廠內充滿排風管,且通到各樓層,排風管又無法防火,讓火勢快速蔓延
  2. 化學物品、大型機械配置不清楚,救災現場資訊混亂,影響消防人員救災

針對排風管無法防火的問題,經濟部工業局表示,目前已經請「台灣電路板協會」研擬新規定,打算擬定排風管的防火安全標準,最近一次開會討論是在2018年12月26日,但新規定目前尚未定案。

而內政部去年5月時承諾,將針對全國2159家「高風險工廠」做消防、建築、環保等「總體檢」,截至2018年底,已經完成97%。其中,消防部分全台有240家工廠消防法規不合格,159家已經完成改善。(安檢結果)

內政部修改法規:申報危險物品沒有用,必須同時申報「配置圖」

針對資訊混亂的部分,內政部則修訂《工廠危險物品申報辦法》第10條,要求工廠不只要申報危險物品有哪些、放在哪,還要申報工廠「大型機械配置圖」,法規已在2018年10月1日實施。此外,也訂定詳細規定,要求工廠必須把危險物品的詳細配置圖,放在24小時有人的警衛室,確保發生緊急事件時消防人員能快速拿到。截至2018年底,全台1936家化學工廠已經全部完成配置圖,並放置警衛室。

消防署也在2018年5月28日修正《消防機關火場指揮及搶救作業要點》,新增一條規定,規定消防人員進行搶救時應該考慮自身安全。2018年8月7日又修訂《消防機關配合執行危害性化學品災害搶救指導原則》,規定發生危害性化學品災害時,災害廠房必須提供配置圖、並有專人提供救災資訊。另外如果災區無人傷亡、資訊不夠充足,消防員應該先考慮自身安全。

消防員要求修法:請讓我們有「不送死」的權利

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消權會)認為,修改上述幾條法規,仍然無法徹底解決救災現場資訊混亂的問題。消權會秘書長朱智宇受訪表示,以化學災害來說,現場資訊之所以一團亂,是因為「危害性化學品」一直沒有統一的管理機關,資訊散落各處,比如「消防署管柴油、經濟部管工業性化學品、農委會管農藥等」,然而如果發生災害,通通是消防員的責任。

就算有了統一的管理機關,如果管理機關的資料沒有即時跟各地區消防隊的資訊串接,救災當下還是無法即時取得資料。朱智宇表示,雖然行政院環保署早就建置了「化學物品雲端資料庫」(稱作「化學雲」),但這些化學物質沒有和災防資訊做連結,要救災時消防人員根本拿不到資料。

此外,就算消防人員能取得資料,評估發現火場內的危險到「不該」衝進去救火,但消防隊現場指揮官礙於輿論壓力、上級壓力,也很難拒絕進入火場。

因此,消權會希望修改《消防法》《災害防救法》(災防法),並提出4項要求:

  1. 統一化學品的管理機關
  2. 化學資料庫串接消防資料庫
  3. 專業人員協助救災
  4. 給予消防員「不衝火場」的選擇權

針對第1點和第2點,消權會希望修改《災防法》第2條第3條第22條,先明定「危害性化學品」由行政院環保署管轄,並由行政院災防辦公室建置「全國防災資料庫」,連結各地方的消防隊,災害發生時,才不會徒有資料,但無法取得。

此外,化學災害牽涉到複雜的化學知識,朱智宇説,就算是環保署「化學局毒災應變隊」,都必須是化學相關科系畢業、受訓數百小時才能出勤。因此,消權會也針對「危害性化學品」修改《消防法》21-1條,特別訂定,化學廠房平時就必須備妥配置圖,如果發生災害,必須提供配置圖,並由工廠的專人提供救災資訊。《消防法》43-1條也明訂罰則,如果沒有提供足夠資訊,可能處以30萬~150萬罰鍰,要是因為資訊不足造成消防員傷亡,甚至可以處以最高500萬罰金,或最高7年有期徒刑。

有了以上資訊,就能夠在場外評估消防人員進入救災是否安全。消權會接著希望修改《消防法》20-1條,規定災區如果無人受困,或屬於「複合式災害」(比如這次敬鵬大火可能就需要化學知識)但專業人員沒到場,或是人力裝備水源不符合安全原則,那麼現場消防揮官可以選擇不讓消防員進入火場。

雖然上述內容大多在《消防機關配合執行危害性化學品災害搶救指導原則》和《消防機關火場指揮及搶救作業要點》都有規範,但朱智宇說,仍然希望透過《消防法》和《災防法》以提高法律位階,「讓指揮官能夠依法行事,不用再靠經驗救災」。

如今《消防法》的修法版本在立法院已經通過內政委員會的二讀,還在等待黨團協商,而《災防法》則還未過一讀,朱智宇說,目前包括國民黨、民進黨、時代力量黨團都有立法委員在推動。

2015年新屋保齡球館惡火造成6名消防員死亡,2018年敬鵬工廠大火一樣有6名消防員殉職,消防員在火場送命的案例層出不窮,近20年來,就有72名消防員因公殉職。

發生危難時,是這群消防員捨身進入火場,搶救受困的民眾。今天,這群消防員受困於不合時宜的法規,是時候由我們來關心《消防法》跟《災害防救法》的修法進度,搶救這些消防員。

不能遺忘的系列報導:

核稿編輯:羊正鈺

4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