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韓市長:高雄轉型國際級大都市,需具備這四大元素

致韓市長:高雄轉型國際級大都市,需具備這四大元素
Credit: Reuters / TP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個城市轉型成國際大都會是個非常疼痛的過程,需要政府的毅力與民間力量的體諒,部分的犧牲,甚至有些政策要做到國家等級的才可以改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城市轉型是個非常痛的過程,我們必須吞下委屈,放大格局。

講到國際大都市,大家不約而同都會想到米蘭、巴黎、紐約等城市。近幾年,甚至許多生意上有到北京、上海、吉隆坡,或是曼谷的朋友,回到台北不約而同地都會分享,那些新興城市相較台北、高雄更國際化。

台北雖然為台灣的首都(capital),但與紐約、芝加哥等城市相比,好像還是有點不太一樣。去過的朋友都說國際化的都市你要親自體驗才會相信,但再深入問細節時,好像也無法具體說出有哪些關鍵因素,讓這些都市比台北高雄更國際化,因為文化、人文、語言、藝術與商業氣息,都算是非常抽象的元素。

國際商務交流的活躍程度

「Metropolitan area」一定集結許多國際商交流,台灣過去以中小企業為經濟命脈,該有的當地商務交流已經發酵的差不多了。像是我本身常跑的商業聚會,到後來遇到的都是差不多的人,就和一般企業一樣,大家國內資源有限,台灣市場基本上很難倍數成長,當地能互助的資源也已經受限,本地的商人走出去「國際」,才是未來高雄轉型的機會。許多農業、文創商品銷售到國際才能長久的經營下去。政府應積極主動地談判更多外資進入高雄,鎖國的經濟不可能繁榮,與其跟其他國家打交道,或許也可以直接跟國際企業打交道。

由於中美貿易戰的關係,未來的國際交流就不只侷限在傳統的外交體制上,因為網路科技的發達,經濟交流、教育交流、體育交流,或是藝術交流與人文交流,在政府的帶領之下,可以從舉辦國際創業融資大會開始,引進各種藝術舞台、精品展覽,舉辦大企業與中小企業訪問交流。這樣的活動,應由民間繼續維持這種文化氛圍,讓更多私人團體願意連接台灣各產業的商業團體,許多的生意就自然而然由這樣小的聯繫開始。

人民的思考多樣性與開放性

我們可以有更多思想的多樣性。為了台灣好,請盡量與不同思考方向的人才交流,接納各種不同的思想。

台灣自許為民主之地,許多的對話都在批評與謾罵之中,從立法委員到市議員的程序,講話完全沒有建設性,某種程度上只是在比誰的演技更勝一籌。許多朋友這幾年回台灣,都發現了台灣是一個無法有夢想的地方。但事實上我們島上具備了各式各樣的專業領域人才。雖然人很友善沒錯,但homogeneous卻是我自己回台灣後的第一感覺,只要你想要的和大多數人相違背,不論是同性戀、泛性戀、或某些小眾藝術團體,都要抵擋社會與論的壓力。「Heterogeneous」是未來我們要一起努力的方向。

因為思想教育要花時間完成,若從國民教育開始開始儲備,從國立教育到民間社會開始舉辦專業性的辯論,培養搜集資訊與獨立思考的能力,引進更多國際上不同的思想教育,讓各種團體練習,把愛與正能量找回來,並持續維持。能量對了,更多政策才可以靠大家的力量執行下去。重要的是,政府和民間的交流盡可能都用正面的語言,給出有建設性的建議,不要無謂的出氣與批判。

政策穩定與自我約束的程度,要越來越法治

新加坡在某種程度上繁榮就是因為足夠法治,台灣已經運行的民主多年,我們不可能回到state of anarchy(專主治),但我們能在現有的體制之內,讓商業運作規章更制度化與透明化,該處罰的就要罰。體制要走得長遠,絕對要降低模糊地帶。我的觀察是,只要政治制度穩定,台灣人民反而配合度高,適應彈性大。

國際語言的溝通

雙語制度是國際大都會無法避免的,保留在地化的文化,同時間國際化。做生意要從溝通開始,但生意人往往忽略掉溝通是件高成本的事。從國民教育到商業教育,讓英文溝通變得普及,政府必須要出預算開國際商務談判課程。當商務人士的英文水平提升了,就可以降低政府在國際商務談判的Loadings,其他國家在跟我們溝通時心理上覺得相對簡單,在國際貿易的展現上也能不自卑。

台灣做國際生意有ideal location,但語言溝通能力需要提升。引進外籍人才的政策必須要大大開放,不要害怕威脅到當地人才的工作機會,輔導本地人才就業轉型同時,開放競爭才有危機感。

一個城市轉型成國際大都會是個非常疼痛的過程,需要政府的毅力與民間力量的體諒,部分的犧牲,甚至有些政策要做到國家等級的才可以改革。我認為未來3至5年會是台灣在國際間展示自己商業實力的關鍵機會。把握住機會,台灣必須國際化。

本文經Madeleine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