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戰趙怡翔的薪水,但你真的知道駐外工作是什麼嗎?

你可以戰趙怡翔的薪水,但你真的知道駐外工作是什麼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口譯哥」趙怡翔的任命案帶動大量討論,但多數人都糾結在薪水以及「美方認證」的層面,卻沒有想過外交人員真正的工作是什麼?而政府的任命是否可以真的促進國家利益?

文:武成(長期研究日本、政治、經濟社會議題,對台日關係有獨到見解)

外交部長吳釗燮任命「口譯哥」趙怡翔為駐美代表處政治組長,反對者多以資歷及薪資批,前陣子駐泰代表童振源任命立委管碧玲女婿林子揚為諮議的人事案也引起爭議,執政黨的人事任命當然是在野當監督的重點,但適法性跟適當性是完全分立的兩個概念,也沒有混淆的空間,非法任命當屬不可,但任由棒打出頭鳥的心態,或把個案講成常態,情緒性的謾罵「廢掉外交特考」,用血洗及焦土的策略攻擊含有主權意涵的外交事務,也暴露出部分人士的偏差心態,確實有必要調整,否則同樣的思維,並無法為我國艱難的外交處境找出活路。

外交官不一定是官,但又不只是「官」

外交官這三字是官嗎?放眼國考,常將特考進用的人員的職銜寇上「官」字,通常是對於特別專業領域及高度公權力範疇給予美稱,例如司法特考,則有法官、檢察官、檢察事務官、書記官等職,調查或移民局特考,則多稱調查官或移民官,通過外交特考的人,也博得「官」的美稱,但認為考試通過就有官做,就是一個「爺們」,恐仍是威權及八股的遺教。

就算是駐外館處,也不是上下皆官,照樣是在層級節制的官僚體系中各司其職,從大使代表到雇員,每人都有專屬的分工。因此口譯哥案討論的重點在於:人事制度的安定性、可預測性,以及高政治事務(high politics)推動上的必要性,而不應流於薪資高低或恣意認定違法等惡意批判,外交部在進行這一項人事安排時, 當然早已準備可依的法條,以及可以變通的模式,而奉給自然是依附在合法職等授予之上。

如果反對者主張,中華民國(台灣)的外交人員駐外,只要會送往迎來,行有餘力再給本國出訪官員提鞋拿包包,提供機場接送服務即可,然後在外薪資還要比其他國家駐外人員低,甚至比照國內基本薪資,唯有如此才能彰顯我國的價值,這種觀念距離理性討論,顯然還有很遠的距離。國家為永業外交人員規劃了以年資為基礎的升遷管道,是為了讓員工能夠將自己的專業及職業生涯,全部貢獻於於外交工作上。因此除了外界所熟知的子女、家庭、配偶、生活補助等,還有相較於一般公職人員更高的薪俸,以及外交人員專屬的特權,例如部分免稅、外交車牌、機場通關和豁免等特權,都是為了協助外交人員忠實執行國家任務。

考量國家培養外交人員所需負擔的成本,以及外交人員需接觸的業務多與國家利益高度相關,文官制度也為外交人員設定了更為全面的保障,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可預期的升遷管道,簡單的說,就是雖然不是人人能當長官,但是依據年資的累績,就有可預期的升遷機會。

不過外交人事制度的安定性,是否代表外交體系官僚的利益,就絕對等同國家的利益,這就是必須嚴格分而論之,應該給予個案「適當性」檢驗,這種特例、非常態、且快速升任的任用模式,與追求的政策目的為何,必須要有緊密的關聯性。讓職業外交人員盡量能在不用擔心待遇,相對更有保障的環境中執勤,是方便他們能更忠於國家,更能沒有後顧之憂配合不同執政黨的政治指導,完成政策任務,並非是要讓外交人事制度變成過度自我防衛的白血球,針對同樣經過「教考訓用」的國家人才,只是非出於同一系統的「外物」,進行無差別的攻擊。

1121
Photo Credit: 趙怡翔臉書

駐外人員不是比誰背書多,而是看誰最能促進「國家利益」

無論跳出來幫口譯哥「讚聲」的是外媒、AIT,還是美國智庫資深人士,或是口譯哥的外國好麻吉,都不具任何的實質參考意義,國人應思考,這位外交人員在國民主權的原則下,這樣「特別任命」中所肩負的具體國家利益為何?

無須否認的是,2020總統大選前,外交上最大的藍綠白共識,就是「親美」一途,無論兩岸關係如何,台灣政黨或總統候選人都必需採取「總體親美」的路線,無論就國防、貿易 、政經社文各層面,台灣的總統候選人都不得不向美國表態,而其中又以追求連任的蔡英文總統,最急於在第一任結束前,將台美關係推至階段性的頂峰,一方面足以彰顯她與前任之不同,制度推論上也是她在2016年勝選後,回應所屬選民的授權及託付。

換言之,蔡英文設法區別馬英九的「和中、友日、親美」路險,轉為與川普當局建立更為緊密的雙邊關係,用以平衡兩岸關係中的不穩定因素,她的選擇是把台北跟華府進行全面接軌。

近兩年,美方除了例行的國防授權法及預算授權等依據,去年從年初到年尾都為台灣送上大禮,《台灣旅行法》的簽署鼓勵高層官員互訪,助理國務親如實訪台,AIT擴建為亞洲各地使館最大的規模,年底國會通過2018年亞洲再保證倡議法案(Asia Reassurance Initiative Act of 2018),再次重述軍售及官員訪台的必要性,甚至有國會議員要讓美國政府直接「上車」,推出維護中國民國(台灣)邦交國的《台北法案》。

無論是美國行政部門或國會的友台作為,少有美國官員或國會議員主動願意增加美國的負擔,其結果必然是前線外交人員在政治指導之下,進行廣泛的遊說、洽辦、提供資料、進行可行性評估及前導作業,才會有「挺台派」的產生。美國人並不會在起床後自動想到保衛台灣,維護台灣民主,國際關係必然是在不違背美國利益甚至以美國利益為前提之下開展,而從中進行拉攏交涉,尋少雙方平衡點等工作,就交由駐外人員負責。

View on Capitol in Washington DC on dusk from the reflection pool — Photo by kzlobastov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眼界夠廣,就知道比較薪水一點意義都沒有

2019年《台灣關係法》迎接40周年,據了解,蔡英文總統的最高目標,就是在台美關係上追求歷史定位,透過突破訪美規格,並進行國會演說,將近年經營美國國會的成果轉為政務的實質進展,蔡政府當局希望比照2015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即便在白宮反對的情況下,仍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說。

蔡英文總統全力發展台美關係,對中採取強硬立場,揣摩美國總統川普心裡面共同的敵人,是否就是中華民國(台灣)的出路,這需留待全選民在下一次大選進行檢驗,不過國防外交兩岸為直屬總統的職權,外交官負有忠實執行民選總統意志的憲法義務,在這樣的憲政民主脈絡之下,口譯哥赴美已由外交部長公開保證這項人事任命的政治判斷,此際國人應考量的是國家利益,官僚體系自我或藉由他人所主張的偏狹「單位」利益,就必須有所退讓,這是國民主權原理在外交事務上的實踐。

不論趙怡祥月領的薪水是24萬還是15萬,比起台美關係的價值,數字的討論毫無必要,國人反而該趁此在下次總統選舉前好好思考,到底我們所希望的執政黨和外交人員,長得是什麼樣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